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有任务
    将东西交给了南造云子后,洪波便离开了汤山温泉疗养院。

    又转坐了三次黄包车后,他步行回到了自己的屋外。

    这时候,那个监视的人己经转到了右边。

    而洪波便从左边,偷偷地进入了自己的家中。

    屋内一切原样,留下的暗记都没有动,安全!

    洪波没有开灯,但是去洗漱了一下,他不可能带着脏身体上床的。

    洗好后,他才放心地睡觉,留下外面那替他看家的跟踪者。

    而南造云子在晚上九点后,也回去了备用住宅。

    一回去,她马上去了地下室,将胶卷冲洗出来。

    然后拿着放大镜看了起来,每一小张都看了几分钟。

    直到看完,南造云子才高兴地笑了,成功了。

    她将胶卷挂着凉干,自己去了发报机处,给中国课长发报。

    而中国课长收到了南造云子的电报后,思索着如果将情报拿回来。

    由于国民政府决定抗日,所以南京上海的使馆等日本人的机构,全部是中国特工重点关注的地方。

    可以说,除非是想暴露,否则很难秘密转交情报。

    所以他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

    第二天,洪波起床后,便去了回味茶楼,他要将昨天的情况向戴笠汇报,炮台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当他进入厕所时,发现厕所内有人,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洪波一楞,这时,那个人做了一个手势。

    洪波立即认出来,那人正是戴笠化装所扮。

    戴笠指了指蹲坑,洪波马上蹲在了戴笠的身边。

    “我们的人发现你昨晚离开了住宅,但是被你甩了。”戴笠看向洪波问道。

    “我昨晚奉命去汤山温泉疗养院偷一份资料。”洪波轻声地说。

    戴笠一震,知道情况严重:“拿到了吗?”

    “有钥匙,怎么会拿不到?”洪波将经过说了。

    但是,不知为什么,他没有说出南造云子的事。

    “什么资料?快告诉我!”戴笠着急的说。

    “上海吴淞司令部给军委会的扩建炮台的军事设施报告。”

    “情报日本人拿走了?”戴笠明知道,还是问道。

    “一出戴季陶的办公室,东西就被日本人拿走了。不过我现在告诉你了,你们可以让他们改呀。”洪波说。

    “是啊!这个报告刚开会通过,我们可以通知上海方面修改。但是修改了以后,你就暴露了。”戴笠说。

    洪波点头,这个任务就两个人执行,南造云子在他们的心中,是“帝国之花”,她永远不会背叛天皇,所以怀疑的目标自然就是自己了。

    犹豫了一下,戴笠下了决心:“这个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了。等过了一个月之后,我再用我们的内线人员的报告的形式,向委座汇报,那样的话,你就风险小很多。”

    “这样最好!”洪波放下了心来,自己就安全了。

    “我来是告诉你一件事。你暂时要离开南京了。”戴笠说道。

    “去什么地方?”洪波无所谓,去哪都是一个人。

    “去上海!”戴笠递给了一张纸:“这是上海的死信箱,有情报放进去,然后打电话,有人去取。不要让人看到你,死信箱用过一次就放弃,我会在收到你的情报后,报菜价通知下一个死信箱地址。”

    洪波高兴地说:“出来一年了,我想上海了。”

    “你别高兴,这次让你去上海,中统是让你去当炮灰。”

    听了戴笠的话,洪波一惊:“为什么会这样?”

    “中日战争,一触即发,中统制订了暗杀亲日并且己经充当日特的人的名单。准备在战争前,定点清除。选去行刺的这些人,不能暴露中统的身份,出了事,不能说自己是中统的人。怕引起日本人的反攻。所以说,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你们去是与那些目标同归于尽的下场。”戴笠告诉了洪波的实情。

    “那我怎么做?”洪波不知自己该如何处理。

    “你现在是日特,你应该用日特的手法去处理这件事。可以让日本人对你增分。”戴笠说道。

    “明白了!”洪波说道,伸出手:“二表叔,给点钱用。”

    戴笠给了洪波五百法币:“只能给你这样多,你去上海的路上,说不定日本人与中统都会搜查你的。”

    洪波收了钱,起身离开了厕所,去喝茶了。

    就在洪波出来不久,那个跟踪洪波的人向着厕所走去。

    当他进入了男厕所时,戴笠却从女厕所出来了,径直向着茶楼的后面走去,没有人看到他。

    等到跟踪的人出来时,他便放心了,这个门,他是盯死的,没有其他的人出来,里面也没人。说明洪波是方便着。

    洪波知道了自己会离开南京后,便开车离开了茶楼。

    那个跟踪的人也跑去车上,准备开车跟踪洪波。

    但是,他的车子打不着火,车子坏了。

    等忙了十分钟,车子终于发动了后,他忙向前开。

    可这时候,洪波的车子己经无影无踪了。

    原来洪波请戴笠出去后,将这跟踪的人的车子“留住十分钟”。

    洪波开车急驶后,确定没人跟踪,这才将车子开到了备用住宅。

    他从地下暗室中,拿出了从徐恩曾那里借来的两个袋子,想了想后,他便化装成三十多岁的人,用一个大袋子,将十三万的法币全部装进袋子里,然后提着袋子离开。

    路上坐了两次黄包车,他来到了一家门店。

    “找汪星人。”洪波一进去,便对伙计说道。

    伙计一听,便知是熟人,又看了看洪波手上的大袋子,便热情的将洪波带进了一间屋子。

    给洪波到了一杯水后,伙计便离开,去请老板出来。

    五分钟后,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来到了洪波的这间屋。

    “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老板说。

    洪波笑着说:“是不是象徐州那两个人一样帮忙?好象那两个人人间蒸发了,十万大洋也没踪影了。”

    老板一惊:“你是谁?胆子够肥的,敢上我这来诈骗。”

    洪波继续说:“就这句话,你说了不少几十人次吧。”

    老板掏出了手枪,对准了洪波:“老实交待清楚,你是哪一路的神仙,找我干什么?”

    洪波手一飞,一本派司丢在了老板的手上:“自己看。”

    老板打开证件一看,特务处的人,他一下子吓坏了。

    “长官!我可不归你们管。”老板将证件放到桌上。

    “那两个徐州人的亲戚是我们那的一个科长。”洪波掏出一支烟。

    老板忙替洪波将烟点上:“是你们科长安排你来的?”

    洪波点头:“这案子归我们小组办,就在今天上午,查到了你这里来,担心你对我象徐州人一样,所以我让他在外面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