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炮灰任务
    老板一听,便知洪波早就提防他了。

    “黄组长,你想怎么办?”老板软了下来。

    洪波点点头:“你是个识相的人,不象城东的方大财主,不给他点厉害,他就不愿意吐血。”

    说着洪波用脚踢了踢脚边的大袋子,受他用力,大袋子口一歪,一叠法币踢了出来。

    老板一看,一大袋子法币,最少有十万。

    他放心了,因为他知道怎么去对付洪波了。

    “黄组长,我这人很愿交朋友的,我出五万法币。”

    洪波笑着说:“城东的方大财主只杀了一个人,给了我十三万法币,我觉得他才是够朋友。”

    老板知道这是一个大灰狼,胃口很大。

    “我出十万法币,不,那十万大洋全给你。”老板说道。

    洪波点点头:“够义气,今后有事需帮忙,直接去我们处找我。”

    老板心里说道:“有事找你?那就是送钱。”

    老板出去了一会儿,拿来了一叠大洋本票,洪波收了。

    “这些东西不好带,全给我换大洋本票。行不行?”洪波问。

    “行行行!”老板又跑了一趟,拿回了十三万的大洋本票。

    现在的市面上,一元法币兑一块大洋,老板没有吃亏。

    装好了本票后,洪波收好了证件,便向着窗口走去。

    在老板还未注意的情况下,他己经从窗口跳了出去。

    等到老板跑到窗口,向外看时,四周己经看不到洪波的人。

    “真不愧是当特务的,处处都防备着。”老板咕噜一声。

    其实,洪波这时正躲在窗下死角处,他在看老板是否喊人,现在见老板没有公了的打算,他才放心地离开了。

    洪波穿过了两条小巷,来到了一条大街上,上了一辆出租汽车。

    出租车将他送到了美国花旗银行门前,洪波下车后直接进入了银行,对一个接待的人说道:“我有大宗业务。”

    于是,他来到了经理办公室,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国人说着不熟的中国话问:“我是经理,有什么事可以帮到你?”

    洪波马上一口流利的英语说:“想在你这里开一个户,存点钱。”

    “我们暂时不做法币的存贷款业务。”经理马上回答英语。

    “我存大洋!或者将大洋兑换成美元,再存美元。”洪波说。

    这时候,美国政府正在中国购买白银,所以大洋比较受欢迎。

    一听洪波有大洋,经理马上说:“我们先给你兑换成美元,然后再帮你开设美元帐户。好不好。”

    洪波装作考虑一下,最后掏出了二十三万大洋的本票。

    经理一下高兴起来,这是一笔大业务啊。

    于是,由经理亲自出面,帮洪波兑换了一十一万五千美元。给洪波开设了一个美元帐户,存进了一十一万五千美元。

    将手上的法币处理好后,洪波便离开了银行,坐黄包车去自己停车的地方,将自己的车子向家中开去。

    刚一到家,洪波便见到了一个中统的人,让洪波跟他走。

    洪波跟着他来到了中统办公大楼,进了徐恩曾的办公室。

    “我们认为,让你整天无所事事的不好,你毕竟是中统的一员,应该为国家出力。”徐恩曾说。

    “是是!我一直都想为国出力。”洪波点头哈腰道。

    “现在有一个任务交给你,如果你能完成好这个任务,回来后,你就是我们中统的正式成员。”

    洪波站直腰身:“请处长下命令吧!”

    徐恩曾丢给洪波一个文件袋,里面是一个人的资料。

    “你去上海,杀了他!考虑到他的警卫情况,我可以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徐恩曾点着一张照片说。

    “保证完成任务!”洪波立正喊道,喊完后,他问:“处长,能不能给点活动经费。”

    徐恩曾早就猜到有这一项,打开抽屉,拿出了五百法币丢给洪波:“这是你三个月的活动经费。既然你有汽车,那你就开车去上海,免得坐火车引人注意。”

    说完,徐恩曾便不耐烦地将洪波赶出了办公室。

    回到了家中后,洪波将自己在南京应该办的事全梳理了一下。

    暗室中的黄金美元大洋,已经藏好了,这边屋内的东西也清理好了,到时锁门走人就行。

    对了,应该给南造云子打个电话,就是不知她在不在。

    于是,洪波便去了离南造云子比较近的一个咖啡厅喝咖啡。

    一进咖啡厅,他立即去打电话,刚好南造云子在家。

    “我被派回上海执行任务,现在在来一杯咖啡厅。”

    洪波马上放下电话,向着靠墙的一个位子走去。

    这个位置有点暗,所以没有多少人愿意坐。

    就在洪波坐下时,跟踪洪波的那个人也进了咖啡厅。但是他来迟了,没有看到洪波已经打了电话。

    十五分钟后,南造云子来了,她这次是男装打扮。

    用戴着手套的手拍了拍桌子,也不开口,就指着报价单的一顶点了点,掏出了钱,便掏出香烟抽起来。

    等到咖啡到了后,她用嘴去吹咖啡,借机说话:“什么任务?”

    “炮灰任务,去上海杀一个汉奸。”洪波也端着杯子。

    “杀的人是谁?有危险吗?”南造楞了楞。

    洪波说出了那人名字:“让我一个人去杀有几十人全副武装保护的人,不是送死是什么?而且那是亲日的人,杀了他,我师傅会杀了我。”

    南造喝了一口咖啡:“我马上将情况告诉我舅,你回上海后,就能通过他得到上级的指示。记住,为了秀,你必须活下来。”

    说完,南造云子便不再说话了,认真喝起咖啡来。

    第二天,洪波将屋子院子全部锁了起来,带上了一支冲锋枪和两支手枪,还有手雷和子弹,离开了南京。

    车子行驶到常熟时,天已经快黑了,洪波便准备找地方休息。

    这一路上,他发现有人“护送”他到了常州后,便离开了。后面的一段路,没有人跟踪。

    可是,当洪波开车寻找旅馆时,他发现有人跟踪自己。

    这批跟踪的人,与常州前面“护送”的人不是一路人。

    但是,这批人知道自己来到了常州,说明他们了解自己的行踪。

    想到徐恩曾让自己开车去上海,这些人与徐恩曾有关系吗?

    既然知道了自己被人盯上了,洪波便十分小心。

    他先去了一个酒楼,吃了一餐饭,然后准备开车去找旅店。

    不知怎么的,洪波感到车子好象有什么问题。

    这是洪波的感觉,在过去的日子里,有几次的危险,洪波都是凭感觉逃过了一劫的。

    而现在,这个感觉出现了,洪波立即警觉起来。

    他没有马上发动车子,而是低头在车子上寻找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