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炸弹
    还让他真的找到了一个东西,一枚炸弹。

    这炸弹的引线搭在了洪波的刹车板上,只要洪波一踩刹车,那么就会引爆,将自己炸死。

    洪波拆下了炸弹的引线,用一根假线继续绑在刹车板上。外面看不出来的,但是这炸弹已经废了。

    放下心来的洪波,抬头看了一眼,马上有了决定。

    他下了车,朝着刚才吃饭的酒楼走去,但没有进去,而是左转,去了酒楼隔壁的一家旅馆。

    这家旅馆不怎么大,但是位置不错,正在老街中,离塔很近。

    洪波边走时边留意到,有人在注意到了自己。

    “给我一间干净的房间!”洪波来到了柜台。

    来到了住房后,洪波注意到,这个房间的窗口正对着自己的汽车。

    他看到有一个人打开了自己的车子,低身去检查。

    可能是发现那炸弹还在,引线也绑在刹车板上,所以那人对右边做了一个一切都好的手势。

    然后,那人关上了车门,离开了洪波的汽车。

    顺着那人离去的路线,洪波发现那人上了洪波车子右边的一台车子,车内有几个人。

    洪波点上了一支烟,这些人是什么人?

    如果不知道是什么人,那就是生活在恐惧中。

    这时,洪波看到那台车子的车门打开了,下来了三个人。

    但是车的驾驶座与副驾驶座还有两人,他们没有下来。

    下来的三人是向旅馆走来,说明他们准备在自己的隔壁住下来,与自己做邻居。

    洪波来到了房间的另一个窗户,这窗户在另外的一个方向。

    监视者的那台车上人,看不到这个窗户的情况。

    洪波探身子向下看,发现自己的房间下面,有一个阳台,那也有一套房,结构应该与自己房间相同。

    洪波笑着又退回到了原来的窗户,继续观察那车子。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洪波听到了自己房的左边房和对面房有动静。

    应该是那三个人登记了这两间房,对自己实行特殊保护。

    又过了十五分钟,一个人跑出了旅馆,向那台跟踪的车子跑去。

    车子的车窗摇了下来,从车窗口露出了一个人脸。

    看到了这个人,洪波明白了,跟踪自己的是什么人。

    车窗口的那个人,就是曾经在百乐门,协助花间害自己的少佐。

    想不到他来到了常熟,而且跟踪上了自己。

    洪波仔细地观察着少佐的嘴唇,看他说话。

    “姓洪的睡了吗?”少佐问道。

    “他房间内没有动静,应该是睡了。”跑过去的人说。

    少佐看了看洪波的房:“大佐交待过,明天中午之前,一定要干掉这个中国人。”

    “少佐,大佐不是已经调去了三师团吗?”

    “大佐的家族关系很广,他正准备想办法调回来,应该在一个月后可以回来了。”少佐说道。

    “哈哈!如果这样一来,那么姓洪的一家就全完蛋了。”

    “当然!我们先杀了姓洪的,然后再杀他的家人,抢了他的家产。”少佐高兴地拍着车身。

    “少佐请放心,他那颗炸弹我刚检查了,只要明早他一开动车子,一踩刹车,他就玩完了。”

    “大佐给的三颗高爆炸弹,我只用了一颗。那两颗放好了没?”少佐点了一支烟,从车上下来。

    “这么好的高爆炸弹,真舍不得用,那两颗放在后备箱,保管的很好。请少佐放心。”

    于是,这两人便下了车,向旅馆走来。

    一会儿,他们的脚步声传进了洪波的耳中。

    在他们进去了房后两个小时,洪波在床上睁开了眼睛。

    他轻轻地起身,来到了另一面的窗户,爬着窗沿,将自己的脚对准了二楼的凉台。

    手一松,洪波的身子象猫一样地落在了二楼的凉台上。

    他没有进入这个房间,而是顺着凉台边上的一根水管,下到了一楼,来到了地面。

    双脚落地后,洪波便偷偷地向着日本人的那台车子潜去。

    刚好来到日本人的车边,发现坐在驾驶位上的那个人正盯着自己住房的窗户。不过也是睡眼惺忪的。

    洪波在他的车门外,轻轻地点着了一块迷香。

    这香还是上次回洪家寨时,从二爷爷那拿来的。

    因为洪波提前服了解药,所以他不会被迷。

    一分钟后,驾驶座的这人睡了过去,洪波打开车后备箱,发现了两颗炸弹,还有一些武器装备。

    洪波只拿了两颗炸弹,便锁上了后备箱。

    然后,他来到了驾驶座前,将炸弹的引线牵到了刹车板上。

    你不是想炸我吗?我就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洪波贼笑着,将那车那人还原,然后又去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车。

    他怕日本人在他去旅馆后,又对自己的车子做手脚。

    果然,洪波发现在那颗炸弹边,加绑了一块烈性炸药。

    洪波又看了看那炸弹与炸药,为了防止意外,他将它们拆掉了,不绑在刹车板上,直接收了起来。

    忙完了这一切后,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已经是早上四点多了。

    洪波回到了一楼,顺着那水管又爬上了二楼的凉台。

    借着留在三楼窗户上的一根绳子,洪波爬回了房间。

    然后,他没有睡,拿过一张椅子,坐在了窗前看着日本人的车。

    就这样,到了五点多,天边发白了。

    洪波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将椅子还原。

    又检查了窗户,将房子一切痕迹去掉后,他便提着包,打开了房门,离开了房间。

    就在洪波走出房间时,对面和隔壁房间的人已经惊醒了。

    他们打开门,偷偷向外看,发现洪波离开了。

    “跟上,别让他给溜了。”少佐命令道。

    等到他们下来时,洪波已经退了房,出了小旅馆。

    出了小旅馆的洪波来到了酒楼外面,这时候,酒楼的外面有两个人正在卖粥和油条。

    洪波坐了下来,叫了早餐,吃了起来。

    而那少佐则是带着人回到了自己的车上,看着洪波吃油条。

    十分钟后,洪波吃饱了,付了钱便向着自己的车上走去。

    打开了车门,洪波坐进了驾驶座,借着机会,检查了一下。

    车内现在很安全,没有危险物品,当然没有炸弹了。

    洪波冷笑了一声,发动了车子,开着车子快速地冲向街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