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检查
    洪波的车子快速的冲走后,少佐急忙对驾驶座上的人说:“跟上他!但不要跟的太紧,小心他的车子爆炸,伤到我们。”

    司机马上启动了车子,跟着后面开去。

    出了街道,他们看到洪波的车子在飞快的跑着:“肯定他发现了我们,所以急于逃命。”

    少佐命令:“我们也提速,紧跟他。”

    于是,两台车子在这清晨的公路上,飞驶着。

    行了约二十多分钟,洪波的车子来到了一个急弯处。

    他没有踩刹车,怕后面车上的人怀疑,只是转了一个大弧度,擦着路边越过了急弯。

    越过后,油门一加,车子又向前奔去。

    而后面的一台车子,则是习惯性的急忙刹车,减速转弯向前。

    但是在他将刹车踩后的五秒钟,一声巨响。

    后面的车子发生了大爆炸,两颗高爆炸弹将车子炸的不象车形。

    面坐在车上的五个人,全部被炸得四肢飞溅。

    车子的惯性,让被炸后的车子冲入了路边的湖中。

    很快,车子沉入了水中,再也不见踪影了。

    路上,还有着残肢血迹的存在,也有汽车的残骸存在。

    洪波在前面,听到了后面传来的爆炸声。

    并且他感到了车声的震动,那炸药太厉害了。

    因为距离较远,所以洪波的车子没有受到影响。

    他没有回头去品尝自己的战斗成果,那是非理性的。

    “妈的,想要我的命?我就让你先没命。”洪波向着车外吐出一口痰,继续驾车向着昆山方向驶去。

    又行驶了几个小时,洪波的车子来到了进入上海的检查站。

    在进入检查站前半个小时,洪波将车子开到了一个废弃的小院内。

    因为他的心里又有点突突的感觉,所以他便停车。将自己身上的东西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身上的东西没有什么特殊的,枪、证件,一千法币,从南京买的给父亲家人还有秀子的父亲买的特产。

    最后,洪波的眼晴盯在一张存单上。

    这是一十一万五千美元的存单,是凭存单取款的存单。

    没有这存单,美国银行就不付款,认单不认人。

    洪波原本计划到了上海后,将这张存单转为记名存单。这样的话,存单掉了,别人也拿不走。

    现在,洪波一看这存单,便猜到心慌是什么原因。

    所以,他便找出了一个油纸,将存单用油纸包好。

    然后,下到了车底,将包有存单的油纸,绑在了车底部的一个又不易掉,又不易被发现的地方,用绳子绑得紧紧的。

    回到了车上后,洪波点了一支烟,将自己的东西慢慢地放进了皮包中,再一次确认无误后,便开车离开了废院子。

    在检查站,洪波发现检查的军警对自己的车子明显注意起来。

    在自己车子前面的几部车子,他们都随便检查便放行了。

    一到洪波的车子,他们便命令洪波的车子开进了检查站。

    “为什么对我优待?”洪波盯着一个中尉问道。

    “例行检查!”那个中尉不耐烦地说。

    洪波指着外面问:“他们三两下便放过了,为什么我的车子要开进来检查?认识我吗?不说清楚,你的好日子怕要到头了。”

    中尉一听,马上说:“我知道你们家在上海有势力。对付我这小官随便就捏死。但是,不是我要为难你……”

    洪波将烟刁在嘴上:“不是你,那是谁?”

    “是我让他们检查的。”这时出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人。

    “你算什么东西?”洪波一句话,将那人的脸面击在地上。

    “我是中统上海站的行动处长。”那人得意地说。

    洪波笑了:“中统?行动处长?算个刁!信不信让我老子去找蒋委员长,扒了你这身皮。”

    那人冷笑道:“我还真不相信。你有什么能耐?”

    就在这时候,一队宪兵冲了进来,一个宪兵少校进了屋来。

    那宪兵少校上前抱了洪波一下:“你小子,放着上海巨富公子不当,跑去南京,混的怎么样了?”

    洪波也抱了少校一下:“一言难尽!你看这就知道了。”

    少校眼一瞪:“谁同你过不去?老子关他进牢房。”

    洪波指着中统人:“这个什么中统行动处长,将老子劫持来了。”

    那个中统的人喊道:“我是奉徐恩曾处长的命令,来搜查你的。”

    “徐恩曾?我知道了。”洪波来到了桌子前,当着众人的面,将自己身上的东西全部掏出。

    中统的人没有发现问题便说:“身上。”

    “要搜身是吧?搜吧。”洪波很配合。

    中统行动处长让一个人上前将洪波的身上搜了,什么都没有。

    这时,从门外过来了一个人,向中统行动处长汇报:“处长,车子都仔细地搜查了,没有什么问题。”

    中统行动处长挥挥手,对洪波说:“滚吧。”

    洪波笑了:“在上海,还有人敢这样对我?你知道两年半前,蓝衣社的一个头头,搜了我的身,还没有搜我的车,他是什么结果吗?”

    “什么结果?”中统处长不在乎地问。

    这时,少校冷笑道:“他们成了废人,只能躺在床上一生。”

    中统处长退后一步:“你敢!我代表政府。”

    洪波打断了他的话:“兄弟们!将这三个人打残了,我给你们每人五十法币,请你们喝酒。”

    洪波的话一说完,马上冲上来了九个宪兵。

    那中统处长知道情况不妙了,准备掏枪,进行自卫。

    可惜他的枪还未掏出来,便被打翻在地,枪被搜走了。

    接下来,三个人对一个人,中统的三个人被打残了。

    洪波掏出了驳壳枪,对那中统处长说:“知道这枪是谁给的吗?这就是中统配的,老子为了报国,从上海去南京,想为国出一份力。可徐恩曾怎么对待老子的。让我来上海杀张庆鹏,你应该知道,张庆鹏身边有上百的人护卫,这是杀他还是去送死?不但这样,到了家门口,还让你这狗东西来搜老子的身。你回去告诉徐恩曾,我日他老婆!将来日他女儿。”

    说完,洪波将那驳壳枪与证件丢在地上。

    “中统与我的仇已经结下了,你们小心点!”

    说完,洪波带着少校离开了,上了自己的车子,将那些被搜过的南京特产拿出来,递给随同少校的士兵:“大家拿回去吃!”

    士兵们高兴地将南京特产抢光,还有其他的东西。

    他们知道,这些东西被外人的手动过,洪波不会要的。

    洪波掏出一千法币,递给少校:“给兄弟们分了。”

    来了十五个人,每个人五十,剩下的都是少校的了。

    少校上了洪波的车,士兵们开着军车,离开了检查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