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撤离计划
    ,精彩小说免费!

    等到洪波走了,检查站才有人上前观察三个中统的惨样。

    这帮人下手够很的,三个人已经快挂了。

    于是,他们急忙将这三个人送到医院,千万不能让他们死在检查站,否则,中统不客气的。

    专门有人将情况告诉了中统上海站,上海站站长一听,徐恩曾让自己去刁难的人竟然是上海洪家的独子,他也慌了。

    他不怕洪家,可洪家与上海青帮的关系太深了。

    说不定哪天,青帮的人就会在晚上,拦下自己。

    想到了这里,站长马上打电话给徐恩曾,请示怎么办?

    徐恩曾一听,被自己冷了一年,派去当炮灰,又怀疑其与李士群有关,李士群的“信”在他手上的人,竟然是洪家的人。

    他一下子骂了起来:“你妈的,你早说你是洪家的人,我会这样对你?肯定让你当个正式特工,混个组长干干。早知你是洪家的人,我会怀疑你?你洪家的财富海了去。”

    同时,徐恩曾又恨死了李士群,你奶奶的,洪家的人你也敢收下当手下?害得老子也为难了。

    骂完了后,徐恩曾马上去向陈立夫汇报,请求陈立夫帮忙自己。

    陈立夫骂了徐恩曾一顿后,便打电话给洪江,向他解释:怪洪波太会隐瞒了,中统上上下下都不知道他是洪家人。

    再说洪波回到了家中,全家人十分高兴,洪江听说了洪波的事,但是不在乎,打几个中统的人算个屁事。

    将车子开进了车库,洪波爬进车底,将那油皮纸取了出来。

    这时,佣人在车库外喊,老爷找少爷。

    来到了书房,洪江便将徐恩曾的事说了。

    洪波没有在意,气己经出了,他就忘记了。

    “爸!上海不能呆了。”洪波说道,让洪江摸不着头脑。

    “上海又怎么不能呆了?”洪江知道洪波会说清楚。

    洪波将在路上,有五个人截杀自己的事说了:“日本人很快要向上海动手了,这次不比上次,日本人己经准备很充分了。我们家的仇人花间,他的家族势力不小,这次进攻上海的日军中,有他们的势力。”

    洪江哦了一声:“难怪花间家的公司一直不声不响的,但最近一个月,高调起来,每次看到我,都是威胁。”

    “他威胁什么?”洪波急切地问道。

    “说让我把财产清好!”洪江冷笑道:“他与我家的仇大着呢。”

    洪波点点头:“肯定是他们知道了情况,难怪敢在常熟截杀我。万一日本人占了上海,我家的财产肯定会被日本人强占。所以,我们家必须撤出上海。”

    洪江点点头:“我们的船运这块,有两家有意向购买,其他的产业,都能盘出去。最迟半个月,就能处理干净。然后,我就回仙人台去,那里的地势,日本人进不去,进去了也奈何不了我。”

    洪波赞成父亲的意见:“那就半个月后,我们一起回蕲春。”

    “我走了,你怎么办?”洪江看着洪波问。

    洪波点上一支烟:“放心吧,日本人想占的是我们洪家的财产,你带着财产走了,我又有影佐师傅关照,他们奈何不了我。再说,我也不会站着让他们去对付我。万一哪天有危险了,我就退回仙人台。”

    洪江沉默了几分钟,最后同意了洪波的意见。

    洪波让洪江将所有的财产卖了后,全部换成美元,存在美国银行。只有存在美国银行,南京的人和日本人都无可奈何自己。

    这一晚上,书房的灯亮到了很晚,两父子谈了很多。

    第二天,洪江便出门商量事情去了,留下洪波一个人在家。

    “少爷!有客人。”佣人跑来汇报。

    见到客人后,洪波楞住了,因为这是他不认识的人。

    “我是张庆鹏。”来人一见面就向洪波行礼。

    洪波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怎么感觉到很面熟,原来是你。”

    张庆鹏上前,递上一张大洋本票:“洪大少,这三千大洋,是我的谢礼,请笑纳。”

    洪波看着张庆鹏说:“你是个聪明人,我的小心思你看出来了。”

    张庆鹏点头:“洪大少不愿看着我被中统杀了,故意借机闹事,说出了杀我的事,给我报警。这份恩情,张某永生不忘。”

    洪波摆摆手:“不用不忘了,这三千大洋己经足够了。”

    两人哈哈大笑,这时,佣人又带了一个人进来。

    这个人进洪家是不用传报的,他是山本秀子的父亲。

    “叔!”洪波急忙跑了上去,迎接山本到来。

    看见了山本进来,张庆鹏马上站起身,躬敬地叫了声:“先生。”

    山本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你去忙你的吧。”

    张庆鹏马上应了一声,向洪波告辞,离开了。

    洪波马上猜到,张庆鹏是山本的人。

    “你的事云子己经告诉我了。”山本说道。

    “叔!你还不知道吧,我在回上海的路上遭到了伏击。”洪波说。

    山本大吃一惊:“中国特工向你动手了?”

    “不是中国特工,而是日本人。”洪波将事情讲了一遍。

    “你是说他们有一个计划,准备对洪家和你动手。”山本皱起了眉头,感到愤怒。

    因为他知道,山本秀子现在在洪波的老家,洪波是他的女婿。

    “还有你!也在他们的算计中。”洪波编了一段。

    山本冷笑道:“想灭我,他们还差火候,对付你,影佐也不是吃素的,但是你父亲与家产就危险了。”

    洪波点点头,坚定地说:“我们洪家的家产是我与秀子的孩子的,他们想都别想。”

    山本一把抓住了洪波:“你说什么?什么孩子?”

    洪波忙扶着山本坐下:“叔,我向你说实话。那次他们让秀去给那老家伙当妾,我们的事你知道吧?”

    山本点头:“云子同我讲了,我同意的。”

    洪波轻轻地说:“我们回到了我老家,在老家发现秀有了孩子。”

    山本搬起手指头算:“孩子过了半岁了吧。”

    “对!中间我偷偷回去了两次,因为怕说出去,引来杀身之祸,所以我没有告诉你,表姐也不知道。”洪波说道。

    “男孩女孩?”山本问道,他非常高兴。

    “男孩!”洪波形容了一下儿子的情况。

    山本深吸了一口气,接过了洪波的敬烟:“唉!我的秀有儿子了,我有外孙了,可我还没有见过。”

    “我父亲现在还不知道,我准备到时同他一起回老家时,再告诉他。免得他一高兴,说漏了出去。”洪波安慰道。

    听说洪江到现在还不知道,山本得意地笑了。

    “你们商量好了怎么办没?”山本转入了正题。

    “商量好了!乘着我与徐恩曾闹的这当口,将产业卖了,回去老家。等将来皇军占领了上海,花间家威胁不到我们时,再回上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