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黄浚
    ,精彩小说免费!

    山本仔细地分析了一阵子:“这个借口不是很有说服力,但也能说的过去,就这样办吧。在皇军进入上海前离开,皇军责怪不了你们。何况你还在上海,为皇军效力。”

    两人又商量了一些事,将洪波与洪江的计划进一步完善了。

    对于张庆鹏的事,山本直夸洪波做的好做的巧。

    山本走后,到了下午四点钟,洪江才回来。

    “船运和其他的公司全部卖了,只留下了这幢房屋,做个念想,何况你还要住的。”洪江说道。

    当询问到明天上午交接时,洪波安慰洪江:“爸,等上海稳定了,我们再来,有钱在,做什么都能赚钱。”

    第二天,洪波亲自带着青帮的人去给洪江护驾。

    交接很顺利,将所有的美元全部存入了美国银行后,洪波也给自己开了一个银行帐户,将那一十一万五千美元转存进自己的帐户中。

    所有的僱员的工资奖金全部发放了,之后人员全部移交给了买家。

    只有洪宅的佣人继续留用,因为洪波在上海。

    当天晚上,洪江带着洪家的人,上了一艘山本安排的日本货轮。

    洪波有交待,任何人来拜访,请留下姓名,随后回访。

    而洪家的门房对所有的拜访的人说:“老爷带家人去苏州了。”

    两天后,日本货轮到达了九江,洪波带着大家下船。

    坐上了五爷爷安排的快艇,一家人去了蕲州。

    在蕲州,租了五辆马车,去往了大同镇。

    在大同,河水干枯的季节,全家人,只有骑着洪家寨来接的马队的马,一人带一个,骑马前往大山深处。

    当洪家人精疲力竭地到达了洪家寨时,己经是下午了。

    山本秀子抱着儿子出来迎接,一下子让洪江差点喜晕过去。

    惊喜过后,洪江拿着棍子追着洪波打,追了一里路。

    这么大的事,洪家寨的人都知道了,就他,蒙在鼓里。

    最后还是洪波的爷爷出面,才让洪江丢了棍子。

    于是,洪家人离开了喧嚣的城市,在宁静自然的洪家寨住了下来。

    洪波在洪家寨高兴地陪着妻女,亲情满满。

    而外界,因他、因洪家的事发生了小漩涡。

    首先是花间发现,派出去暗杀洪波的五个人失联了。

    经过调查,他们发现,曾经在常熟境内发生了一起大爆炸事件。

    在那次大爆炸中,有一台车子冲进了路旁的湖中。

    当他们买通当地军人,请打捞人员从湖中将车子打捞出来后,发现车内己经什么都没有,车内己经被炸弹炸没了。

    通过专家分析,这台车子在高速行驶过程中,车内突然有高爆炸弹爆炸,从而毁掉了车内的一切东西和人。

    没有人驾驶的车子冲进了湖中,而车上的人被高爆炸弹炸成了粉碎,什么都没有留下。

    联想到曾经给了少佐三枚炸弹,花间知道,少佐他们不知什么原因引爆了车内携带的高爆炸弹。

    由于少佐他们与洪波入住旅馆时,用的是假名字,所以,花间的人没有查到他们曾经住过的旅馆。

    也没有人能证明,少佐他们之死与洪波有什么关系。

    第二件事,是洪家在一夜之间,从大上海消失了。

    在洪江走后的第二天,有人来拜访洪江,但是门房说:“老爷带全家人去苏州还愿去了。”

    这话说了五天,引起了上海的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终于,让他们知道了一个重大消息:洪家的船运公司卖了。

    接下来,发现洪家的其他产业也都转卖了。

    在上海,洪家只剩下洪宅没有卖,其他的产业都不信洪了。

    这个消息被报纸刊登出来后,立即引燃了上海。

    发展势头正旺的洪家,为什么会卖产业?

    接下来,报纸登出了中统的上海站行动处长在检查站搜查洪波之事,也扒出了两年前洪波带人灭了蓝衣社的人之事。

    于是,大家明白了,洪家得罪了国民政府,避祸去了。

    到于洪家去了哪里,众人说法不一样。

    有人说洪家去了日本,马上有人反驳,没见洪江拿着钱进了美国银行,去日本应该存钱进日本银行。

    最后,大家统一了意见:洪家人隐姓埋名去了美国。

    而得到了这个消息的戴笠将情况汇报给了老蒋。

    听说与自己关系较好的大商人、同盟会的老人洪江,被徐恩曾从上海逼走了,老蒋气得让人喊徐恩曾过来。

    徐恩曾这两天看着报纸,心惊胆颤,担心会出事。

    果然,老蒋宣他了,一进老蒋的办公室,徐恩曾忙跪下了。

    “是不是洪家没给钱你,你就对他看不顺眼了。”老蒋问。

    “委座,我真的不知道洪波是洪江先生的儿子,要是知道,我肯定不会这样对他。”徐恩曾发誓道。

    “洪江一走,上海的经济就影响很大,几百万美元,上海有几个几百万美元的巨商?”老头子的手杖敲的直响。

    “给我查,看他去了哪里?我要将他再请回来。”

    下完了命令后,老蒋将徐恩曾赶了出来。

    徐恩曾倒霉,戴笠看到应该是最开心的,可是他却开心不起来。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国民政府内,发生了多起情报泄密案。

    一些军事情报,跑到了日本人的台桌上去了。

    所以,老蒋给特务处、中统几家情报机构下了命令:一定要将这个害虫找出来,杀了它。

    可是,他们找了十几天,一点收获都没有。

    就在特务处与中统寻找作案者时,作案者正在策划又一次行动。

    在洪波曾经去过的那间“凤巢”,南造云子正在接待一个人。

    这个人叫黄浚,国民党行政院主任秘书。

    黄浚是福建闽侯人,生于1884年,出身官宦之家,年轻时曾留学日本,熟悉日本的风土人情,精通日语。

    回国后黄浚曾在北洋政府任过职,后得到南京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赏识而被调到行政院,任主任秘书。

    1932年汪精卫担任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行政院长后,对熟悉日本情况的黄浚更是刮目相看。

    黄浚是个好色之徒,经常来汤山温泉招待所消遣。

    他第一次见到南造云子,就被迷住了。

    黄浚有才无德,一味追求个人享受,生活极为奢靡,毫无人格与气节。其长子黄晟和他是一丘之貉,也曾留学日本,回国后在国民政府外交部工作。

    黄浚父子沦为汉奸、间谍。被拉下水后的的黄浚于是又用重金收买了参谋总部、海军部、军政部中一些失意的亲日派高级军政人员,组成了一个间谍集团,为日本人窃取机密便大开了方便之门。

    今天,黄浚就是来向南造云子提供一个重要情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