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救不救
    ,精彩小说免费!

    “秀子知道这事吗?”洪波抬起头来。

    “她要是知道的话,就会马上赶回来。所以这事不能告诉她。”

    洪波点头:“她现在住的地方,已经与世隔绝了。她不会知道。”

    “可将来她知道了,一样会伤心的。她爱她的姐姐,是云子罩着她,她才没有走云子的路。”山本说。

    “叔,她是重点看守的犯人……”洪波为难地说。

    “我没办法,所以才来找你。她父母只有她一个孩子。”

    洪波的眼前,突然闪出了云子的那封信,还有她江中救自己的场面,他欠她的,必须去救。

    当决定下来后,洪波说:“叔!你准备怎么救?”

    山本一喜,终于说动了洪波:“我有关系了解到,云子现在关押在秘密监狱,那里关押的都是重要的人犯。监狱长,是一个赌鬼。”

    洪波心中一动:“赢的多还是输的多?”

    “十赌九输!他怎么可能赢。据说他借了十几万法币了。”

    洪波笑了:“这倒是一个机会,可不一定他就会因钱卖权啊。”

    “他就是那样的人,有人在他的手上捞过人。”山本说。

    “那好!我们就去会会他。”洪波说道。

    讲到赌,从小在青帮中混大的洪波,可以说是老手了。

    于是,两人商量好了计策,每一步怎么走,都想清楚。

    当夜色降临的时候,洪波与山本分头进入了“留一手”赌场。

    在一楼的一张台子上,洪波见到了那个临狱长。

    洪波与山本都化了装,就是不化装,那监狱长对他俩也是:不熟!

    那老监现在正垂头丧气地看着荷官:“小妹,让我赢一把吧,你看,我都被你榨干了。”

    荷官呸了一声:“我可没有与你做什么,我怎么榨你?要榨也是你那三姨太四姨太榨的。”

    洪波在边上一听,笑出声来:“美女,想被榨吗?”

    荷官媚眼一飞:“哟!来了个俊哥哥。想榨我?有本钱才行。”

    “什么本钱?”洪波掏出钱包,从钱包中掏出一叠钱。

    荷官眼一热,别显摆,不到一小时,那钱就是我的了。

    但是她的嘴里却说:“如果你赢了大钱,我让你榨一次。”

    “好!”洪波坐了下来,正坐在老监的旁边。

    有赌场的工作人员,帮洪波换来了一千法币的筹码。

    荷官马上开始摇骰,翻了几个花样,才将骰子放下。

    “押大!”洪波拿出一个五十法币的骰子,放到了大上。

    开盅是小,输了!洪波却不在意:“我曾经在一个赌场,连输十盘,第十一盘,让我一盘翻本了。”

    围在边上的众人一听,一个个都歪嘴:吹吧!反正牛吹破了,天破不了就行。

    第二局,洪波押了一百法币,还是押大。

    开盅之后,那一百法币的筹码被荷官勾走了。

    第三局,洪波押了二百法币,继续押大。

    众人都指指点点:这人不会赌,死押一个大,守株待兔啊?

    果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开盅之后,还是小。

    三局下来,洪波输了三百五十法币,都是押大惹的祸。

    等到第四局的骰子摇好后,洪波改主意了,准备押小。

    这时候,坐在边上没有下注的老监说了话:“兄弟,这把可能会出大,出大的概率很大。”

    洪波一听,马上收回准备放到小上的四百法币。

    对老监点点头,坚定地将四百法币的筹码放到了大上。

    荷官瞪了老监一眼,但是还是将盅开了,真的是大。

    洪波一看,大叫起来:“我上次用了十局才板回,今天运气不错,三局过后就赢了。”

    荷官划过来八百,加洪波面前的二百五十,总共有一千零五十元,洪波赢了五十元。

    这时,旁边的山本开口了:“还不是你旁边的那位先生指点一下你,你要是押小的话,就得输四百元。”

    “对对对!”洪波忙承认,从自已的筹码中,拿出了二百元,送到了老监的手上:“老哥!请笑纳。”

    众人一阵羡慕声:“这有钱人将钱真不当钱啊!”

    老监今天输了一百八十多元,想不到洪波给了二百元。

    他推都不推辞,接受了,与洪波两人结成了友好合作关系,一起下注,押一个方向。

    两个小时后,虽说老监输了二百,洪波送的钱没了,但洪波输光了,就是那一千元的筹码只剩下十元,被洪波丢给了荷官:“输了就不能榨你了,给十元小费,洗白白,明天等我。”

    说完,洪波便与老监勾肩搭背地走出了赌场。

    “走!喝酒去!”洪波高兴地拉着老监上了一部出租汽车。

    在一家高挡酒楼,两人喝了八分醉。

    “找一个姐儿玩去。”洪波付了帐后,对老监说。

    老监连忙说:“我要回去做事,不能……”

    洪波哈哈大笑:“做事?回去交公粮?你呀!哈哈哈!”

    两人分了手,约好了明天继续去赌,血洗赌场。

    等二天,两人在赌场再见,洪波没要老监掏钱,他买了一千法币的筹码,两人一人一半,各五百元。

    几个小时后,一千元输光了,两人又去喝酒。

    一连三天,两人成了“忘年交”,无话不说。

    老监这时也对洪波放心了,肯定洪波不是有心人派来的。

    因为他跟踪过洪波几次,每次与他喝了酒后,洪波便去花楼找小姐,而且不是专门一个地方找。

    这人纯粹就是一个有钱没处花的富家公子。

    第五天,两人喝酒中,说到了美女,洪波一个劲地吹自己玩了多少美女,排队可以排到夫子庙。

    “切!你那叫美女?”老监歪歪嘴。

    “怎么?自己爬不动了,看不惯生龙活虎的我?”洪波不服道。

    “我爬不动,不等于我不知道美女,知道吗?我手上有一个女人,美若天仙。许多南京的达官贵人都是她的裙下之宾。”老监说。

    “你吹吧!你那破监狱内,猛男有,美女?做梦时有。”洪波鄙视的眼神看着老监。

    老监一下子跳了起来:“你别不信,我今晚带你去看。”

    洪波摆摆手:“不去!我担心菊花残,满腚伤。”

    老监说:“你别不相信!如果没美女的话,我就爬着同你喝酒。”

    洪波兴趣来了:“如果有美女的话,明天请你吃大三元。”

    两个人说完,收了摊子,不喝酒了,立即回老监的地盘。

    到监狱之前,老监让洪波冒充中统的人,单独提审那女人。

    洪波贼笑道:“说好了,如果她能让我上,我给你一千元。”

    老监笑了:“反正让你与她呆在一间屋子里,干不干的成,干什么,看你的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