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救人
    ,精彩小说免费!

    老监就是老监,一回到监狱,就人五人六起来。

    他让人带着洪波去一间秘密审讯室,称洪波受命要秘密审讯南造云子。让他们将南造云子带过来。

    洪波到了审讯室,仔细地看了看,这间审讯室是秘密的,没有监听装置,而且隔音很好。

    这边检查结束,那边有人喊报告,南造云子带到。

    “带进来!”洪波坐在审讯台子上,人模狗样的。

    门开了,南造云子被推了进来,然后门又关上了,从外面锁住了。

    南造云子一进来,便看到了洪波,眼中的喜色露出。

    洪波做了一个手势,南造云子知道,便说:“你们已经审了上十次了,不要白费力气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洪波渍渍地说:“老监说他这里关着一个大美女,我不相信。想不到真的有美女呢。”

    同时,洪波用手势,将自己如何进来的,告诉了南造云子。

    南造云子马上问:“你不是审讯人员?”

    洪波答道:“对啊!审讯人员哪有我对你这客气。美女,陪我一次,我让他们给你送酒菜进来。”

    南造云子的身子已经贴了过来,嘴唇都已经亲到了洪波的脸上,但是她却回话道:“不要!我是正经的妇道人家。”

    洪波接话道:“只要陪了我,你就感到做正经的妇道人家不值。”

    说着,洪波撕了一下,屋里传来了响声。

    而在隔壁的老监,听了听后,摇了摇头,这家伙,霸王强上弓。

    又听到了一阵拉拉扯扯声,老监便没兴趣听了。锁上了监听室的门,离开了。

    而这时,洪波的衣服已经被南造云子脱光了。

    南造云子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紧紧地抱住了洪波,在他的耳边说:“我想要!后面。”

    洪波一下子被点燃了火,两人在审讯室内干了起来。

    十分钟后,南造光着身子坐在了洪波的腿上。

    “你舅舅在南京,他要救你。”洪波说。

    “就你们两个人?他们呢?”南造云子抱着洪波的头。

    “中国课已经放弃了你。”洪波说完,看到了南造云子眼中的火。

    叹息一声,南造说道:“我早就猜到,如果我没有价值了,结局就是这样,所以我才不让秀走我的路。”

    “你放心,他们不救,我救!我一定要将你救出去。”洪波说。

    南造云子感动了,她将胸贴着洪波的脸:“不管能不能出去,不管是生还是死,从现在开始,我的身子只给你一个人占有。”

    两人又温存了一阵子,洪波说:“我准备用钱将他买出去。”

    南造云子摇头:“不要对那个监狱长幻想了。我进来后,听说过他的事,收了钱不办事,他做的够多了。”

    “那怎么办?”洪波心里一惊,看来老监很奸。

    “我留下的一根项链带来没?”南造云子问。

    洪波马上从衣服的口袋中,掏出了那根项链。

    南造云子一喜,接过了项链,三两下,拆了项链,从里面拿出了两粒药:一红一黑。

    看见洪波好奇,她便说道:“这药叫假死丹,红的是药,黑的是解药,是我们南造家的家传之宝。父亲从我进入特工培训班时,就知道我逃不了一死。所以将这药交给了我。”

    听名字,洪波便知道做什么用的,他问:“使用方法?”

    “服下红色的丹药后三十六小时,药性发作,服药者就会如同死人一样,在一百个小时内,服用黑色的解药,就可以醒转过来。”

    说完,南造云子亲了洪波很久:“夫君,我的命就在你手上。如果一百个小时内,没有服解药,那我就真的去地府了。”

    洪波发誓道:“我一定要将你接回去。”

    又说了一些事后,两人才穿了衣服,洪波敲门。

    门开了,外面的狱警将南造云子带走了,而洪波也离开了。

    在监狱门口,洪波摇摇头对老监说:“失手了!但是我说的话算话,给,一千元。过两天再来。”

    递给老监一千元,洪波便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老监看着洪波离去的身影笑了,不失手才没意思。

    洪波回家前,去澡堂好好地洗了洗,他怕山本看出什么。

    果然回家后,山本问七问八的,一双眼睛在洪波的身上转。

    最后可能认为监狱不是旅馆,所以才收回了目光。

    当洪波将南造云子的主意说出后,山本连连点头:“只要假死丹在,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了。”

    “按照药效,她应该在后天的上午假死过去。”洪波说道。

    “我去联系收尸队,等监狱的电话打来,我出面去将云子接出来,然后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将她交给你。”山本说。

    “你交给我后,回去将车子退了,并且立即离开南京。”洪波说。

    山本摇摇头:“我必须看到云子醒过来,才会离开。”

    “我担心他们查收尸队后,会戒严的。”洪波解释道。

    “你准备怎么安排云子?她回不去日本了。”山本问。

    洪波请教道:“我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叔,你说呢?”

    山本点了一支烟:“不要让她去秀子那,两个人目标大。”

    “**控制区不安全,那就只能去上海了。”洪波说。

    “好!她的相貌,当初出于保密,挡案中的相片都毁了。现在中国课的人,只知有她的人,不知她的真面目。”山本说。

    “不可能吧?她在南京工作了这多年。”洪波不相信。

    “现在的她不是她的真面目。”山本得意地说。

    洪波点头:“那就好了,让她去上海,暗地里还可以帮我们。”

    第三天,老监遇到了头疼的一件事,犯人死了。

    而且这个犯人还是上面非常重视的人,交待要重点看守的。

    没办法,他只得向上面作了汇报,请示处理办法。

    特务处的处长戴笠来了,带来了一个法医。

    医生检查后,确认犯人已经没有呼吸了,真死了。

    “怎么突然死了呢?”戴笠看着老监问道。

    老监吓得直摆头:“我可是严格检查的,没人下毒。”

    医生说了句公正话救了他:“这病人有心脏病,发作后就死了。”

    戴笠失望地离开了,让老监处理尸体。

    接下来,中统等四个单位的头头们也来了,一样的认定。

    于是,在案宗中,南造云子就被一笔勾销。

    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老监命令道:“让收尸队来人,快点拖走,时间一长,有味道的。”

    狱警马上给收尸队打电话,却被爬在电线杆子上的山本截获了。

    山本装作是收尸队,答应半个小时后来收尸。

    等到山本来到监狱的大门外时,发现南造云子被丢在外面的地上,身上盖着白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