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重活
    ,精彩小说免费!

    守门的狱警看到了山本驾驶的收尸队的车来了,便挥挥手高声喊道:“快点将死尸拖走。”

    山本上前将南造云子的身子一抱,转身向车厢走去。

    很快,收尸队的车,停在了一个废弃的院子里。

    山本将南造云子抱了下来,进了屋内,交给了洪波。

    洪波从口袋中拿出了一粒黑色的药丸递给山本。

    山本接过来,看了看,便将那黑色的药丸塞进了南造云子的口中。

    而山本放了药丸后,便说:“醒过来需要半小时。乘这时间,我去将车子还了,准备下午离开南京。”

    山本走后十五分钟,南造云子醒过来了。

    “夫君,我又有新的一生了。”南造云子说。

    洪波将山本与他的意见说了,南造云子非常赞同:“我今天随舅舅去上海,住进你的家中,就说是你的表妹。不行,你的家人都走了,说是表妹会引人注意的。就说是你的相好的,上门找你了。”

    很快,山本来了,两人坐着洪波的车子,去了南造云子的暗室。

    在暗室,南造云子恢复了她本来的面貌,竟然比之前的样子还漂亮,过去妖娆,现在的文静。

    山本也化了装,乘山本化装的功夫,云子轻声说:“早点回上海来,我想与你一起。”

    将所有的东西全部带上,南造云子与山本离开了。

    在码头,洪波看着他们上了船,等船开了,洪波才放心地回家。

    南造云子走后两小时,南京刊登出了新闻。

    “一代艳谍,魂失金陵,从此金陵暗色。”

    “成也男人,败也男人,归天不论成败!”

    “日本帝国之花,昨夜南京狱中逝去,为心脏病发作。今天下午,已安葬。可叹日本方面拒绝换俘,日本第一谍命丧南京。”

    不知是谁,在南京城外,建了一个土丘,上立无字碑。

    三天中,竟有上千人慕名而来,献上千束鲜花,将那无字碑包裹在中间。更有意思的是,有一大半的人是女人。

    而在上海,日本中国课课长被免职了。

    因为私心作崇,他担心换回南造云子会威胁到他的权力,所以他那一派人上下活动,让大本营拒绝了中国换俘的要求,从而让全世界都知道,狡兔死,走狗烹,日本军方是如何对待有功的特工的。

    东京的抗议声太大了,所以,这位课长被调去了第八师团。而他与影佐争了许久的梅机关机关长一职,被影佐拿到了。

    这些事,被山本告诉了南造云子,但是,山本已经发现,南造云子的心已经死了。

    她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南云,已经不再用原来的姓了。

    山本曾有些担心,可一想到,两姐妹侍一夫,是好事,毕竟肥水没有流去外人田。只是美死了那个混蛋。

    山本这边骂洪波,洪波在那边感应到了,他连打了几个喷嚏。

    但是没容他去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有人来找他了。

    一大早,一个警察敲开了洪波的大门:“你是洪波先生?”

    洪波点点头:“我是洪波,查户口吗?我去拿证件。”

    警察忙喊住了洪波:“我不是来查户口的,我是来送信的。”

    洪波一楞:“警察给我送信?不不!你去给隔壁的送,我这里没人偷也没有人抢,小嫖不犯法吧?”

    看到洪波误会了,警察笑了:“大嫖都没人管。”

    洪波拍拍胸口:“我放心了,请抽烟。”

    洪波殷勤地给警察上烟了:“警官找我到底什么事?”

    “你认识一个叫李安的人吗?”警察问道。

    洪波一楞:“李安?这名字有点熟悉,好象有一个人叫李安,不过他去香港发财去了。”

    警察听傻了:“他在香港发财了?发了财会抢人家的十元法币?是不是弄错人了?”

    洪波忙问:“你说的这个李安长成什么样?”

    警察将李安外貌一说,洪波笑了:“他们是一个人。”

    警察忙说:“你不是说他去香港发财了吗?”

    洪波编着说:“他这个人有个毛病,白日梦游。就是他会在白天里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所以做了事后自己都不知道。”

    警察点头:“对对!他对自己抢钱的事一概不承认。可能是他在白日梦游的时候抢的。”

    洪波问:“十元钱,你们抓他干什么?”

    “他抢钱的时候,打了那个女人一巴掌,那女人与警备司令部的一个少校好,所以就抓了他,让他连本带巴掌还五十法币。”

    洪波一听,马上从钱包中掏出五十法币给那警察:“我这人懒,不想动,麻烦你让他自己过来。”

    警察收了钱:“他说让我报信,你会给我二十元法币。”

    洪波又从钱包中掏出二十元给了警察,警察高兴地转身就跑,仿佛怕洪波会抢了回去似的。

    过了一个小时,洪波听到了小院子里有响动,便喊道:“你再在外面装神弄鬼的,信不信我开枪了。”

    “别别!兄弟,我不敢进来。”门口站着李安。

    洪波一看,李安变样了:“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

    “一言难尽了!”李安这才进来,坐在一个椅子上,不敢坐沙发,怕弄脏沙发。

    洪波指着洗澡间说:“有热水,你去洗澡,我给你找换洗衣服。”

    说完,洪波上楼去了,找了一套没穿过的衣服。

    由于山本秀子喜欢给洪波买衣服,所以买了几十套衣服,很多的衣服,洪波都没有穿过。

    洪波将衣服放到了洗澡间的外面,让李安自己拿着换。

    等到洪波回到沙发处打电话,叫酒楼送四个热菜过来时,李安已经洗好了澡,手里拿着脏衣服。

    “丢到屋后面的大洞里去。”洪波说道。

    李安出去丢衣服,而洪波则是拿出了一条烟,一百元法币,放到了茶几上,等着李安回来。

    李安回来后,听了洪波的话后,马上收了烟和钱。

    “你们不是去香港发财吗,怎么混成这样,十元钱也抢?”

    李安一听,满腹的苦水一下子上来了:“兄弟啊,幸亏你没去,香港是有钱人的天堂,不是我们能呆的。在香港住了三个月,组长的钱也用光了,那日本人不理我们,每个月只给五十港币。你想想,五十元港币吃饭都不够。”

    “那后来怎么办了?没钱的日子我是一天都过不了。”洪波问道。

    李安点了一支烟:“对!于是,我们便找些事做。这不,我们在香港发现了一个共党的高级干部,是从国外回来的。组长让我跟着,看他到什么地方落脚,争取将他们一网打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