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知情
    ,精彩小说免费!

    洪波一听,心火上来了,李士群已经这样了,还忙着对付**。

    这人就是一条疯狗,长着反骨的疯狗。

    但是,洪波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问道:“怎么个打法?这里是南京,徐恩曾对组长恨之入骨。”

    李安说道:“不找徐恩曾,有功也不给他。组长给了其他人的联络方式,只要确定了共党的下落,就去联系他们。”

    洪波知道,李士群又在找新主子了:“日本人对组长不相信吗?”

    “相信个鬼,日本人给点钱,便不管了,他们认为,组长不熟悉香港,帮不了他们,所以说了好几次,让组长回上海。”

    “组长的意思呢?”洪波猜到李士群肯定会回上海。

    人生地不熟的香港,确实对李士群不利,做什么事,都要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

    李安吸了一大口烟:“下个月,等皇军占了上海,组长就准备回来了,王明星已经在半个月前去了上海。”

    这时,酒楼的饭菜已经送来了,两个人便在餐桌边吃喝起来。

    李安已经有十多天没有喝酒,这一路跟来,肚子都没有吃饱。所以看到这些好酒好菜,不禁连喝几口。

    “安哥,你少喝点,等一下你还要去办事的。”洪波劝道。

    李安又喝了一口:“兄弟,我有好久没沾酒了,你就让我喝吧。办事误不了,共党的头目不也要吃饭睡觉不是。”

    “行行!你喝!我不说了。”洪波拿起酒杯与李安碰了一杯。

    李安笑着说:“我就知道兄弟你对我好。”

    说完,他便起身去上厕所,解决人生所急。

    洪波耳听着李安的脚步声,发现李安在去厕所的路上回头了两次。

    洪波冷笑一声,以为我是刚出茅庐的新手?

    提防我?那就不要贪杯,只要你一贪杯,老子就能拿下你。

    想法一起,洪波便将手指甲在口袋角的一个纸包沾了一下。

    沾了一点白粉,然后将手指拿出,轻轻一弹。

    无踪无痕中,那点白粉融入了李安的酒杯中。

    白粉一进入杯中,立即与酒合在一起,放大镜都看不出来。

    洪波将手指朝着地上弹了一下,残留在手上的粉末一点不剩地弹掉了,又用手在裤子上擦了擦。

    确认对自己没有危害后,洪波这才点上了一支烟。

    这时,李安回来了,他一直都在注意着餐桌上的动向。

    只是洪波弹白粉的动作他没看到,所以他认为是安全的。

    回来的李安,又端起了酒杯,喝了起来。

    只喝了三杯,他便被**了,眼睛直直地看着洪波的手指。

    “你这次来南京的任务是什么?”洪波问道。

    “共党的一个重要的人物去香港会见一个港商……”李安说。

    洪波打断了他的话:“知道为什么要见港商吗?”

    “红军与南京合作抗日,那港商对红军进行支援。”

    “知道有多少的财物吗?”洪波关心地问。

    “五十万港币的货,军需用品。”李安眼都不眨。

    “知道怎么走吗?”这才是洪波最关心的问题。

    “暂时不知道,但是那共党的重要人物身边有组长的人,只要他们的车船一动,我们就知道了。”

    “李士群的人?他不就是你与王明星吗?”

    “组长在共党那边的时候,便留心建立了一个特务网。”

    洪波明白了,李士群的叛变是早就有心的。

    “那共党的重要人物现在在哪?”洪波问道。

    “我本来跟到了桃花巷12号,可是我被警察抓了。共党不知还在不在那?”李安回答。

    “你都闹出了这大的动静,共党不走才怪。”洪波暗暗说。

    “如果共党搬走了怎么办?”洪波追问下一个问题。

    “他身边的那个人会联系我的。在城南集市的广告牌上,他会贴出招工启事的,用那联系我。”

    “密码是什么?”洪波知道了叛徒的联络方式。

    “没有密码,那上面的地址就是真地址,只是门牌号码是不同。”

    洪波忙追问:“门牌号码怎么才能真实?”

    “所有的数字加二,就是真正的门牌号。”

    说到这,李安头一歪,扒在了餐桌上,睡了过去。

    “安哥!”洪波上前推了推,仔细地检查了,发现李安确实醉了。

    将李安拖到了沙发上,洪波又去了酒桌,将剩下的半瓶酒拿出了屋外,二十米外到了。

    提着空酒瓶子回来,放到了餐桌上,这才回到了沙发上。

    看着醉酒的李安,洪波在考虑着如何去帮助首长脱困。

    三个小时后,到了下午四点左右,李安醒了。

    他一醒来,便发现歪躺在沙发上的洪波,那嘴角正在流口水。

    李安起身,感到头有些晕,这是喝醉了酒后的特征。

    他走到了餐桌处,看了看,菜吃了一半,发现那瓶酒没了,酒瓶倒在桌上,里面已经无酒。

    “难怪醉了,我喝了这多的酒。”李安依稀记得自己喝了不少酒。

    去了厕所的趟,李安回到了沙发,坐着点了一支烟。

    想了想,还是将洪波拍醒:“波子,我要走了。”

    洪波睡眼惺忪地看着李安:“去吧!晚上我们喝酒。”

    李安笑了:“晚上不能喝了,我还有事做。这几天都有事,就不来你家了,等事情办完了,我再过来,我们好好喝几杯。”

    洪波拿出了口袋的钱包,又掏出两百元法币,递给李安:“做事的时候,营养要跟上,吃好点。”

    李安接过钱,非常感动,在香港,四个人,日本人只给他们五十港币一个月,酒都没钱喝。现在洪波一给就是三百了。

    李安什么话都不说,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离开了洪波的家。

    李安一离开,洪波马上去洗了一下,将剩菜全倒掉,该丢的丢了,不能丢的装在了菜盒子中,准备送去酒楼。

    因为担心李安杀回马枪,所以洪波便没有立即离开。

    到了五点的时候,洪波才提着菜盒子,出了门。

    将菜盒子送到了酒楼后,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后没有人跟踪。

    于是,他便将车子开到了自己的暗室,这里同桃花巷是隔壁,两条街是紧挨着的,从暗室可以看到桃花巷12号的情况。

    洪波用望远镜看了看桃花巷的情况,发现李安正在一个书店的外面地摊书前,坐在一个小櫈子上看书。

    手上三分钟翻一下书,其实他的眼睛却盯着桃花巷12号。

    看了几分钟的李安,洪波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他便转头向着桃花巷12号看去,难道那里的人没有走。

    因为洪波发现桃花巷12号里有人住,而且不是一两个人。

    可能李安来后,发现了桃花巷里有人,人没走,所以他便盯上了。

    六点钟的时候,洪波发现,来了两辆车,停在了桃花巷12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