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广告牌
    ,精彩小说免费!

    而这时,洪波看到李安一个箭步向着桃花巷12号跑去。

    由于他的手上拿着一本书,所以书店的老板急了,老板一边追了过去,一边喊着:“抓抢书贼啊!”

    桃花巷的民风很友好,听到有人抢书,左右两边的人向着李安跑去,而李安看到有人追来,以为这些人也是为那共党而来的,所以他跑的更快,害怕别人抢了先。

    终于,李安冲到了汽车边,高喊道:“不要放跑共党。”

    李安的喊声惊动了汽车上的人,马上从车上跳下了三个人,掏出了手枪,四外搜索,正看到了追李安的人。

    于是,他们便举枪喊道:“放下手中的武器……竹条子,举走手来。否则我就开枪了。”

    那些追李安的人一看,这抢书的同伙有枪,于是,便有人去打电话向警察报案:桃花巷有劫匪。

    警察局一听,马上就派了二十多个警察过来。

    而在桃花巷12号,那三个人将所有的拿了武器……竹条子的人全部逼到了靠墙站好。

    这时,一个身穿上校军服的人从屋子里出来了。

    他一出来,便问被枪顶住的李安:“他们中间谁是共党。”

    李安一看,坏了,共党搬走了,现在住这里的是上校。

    因为他看到了两大车的家俱用品,才知道自己喊错了。

    为了不让对方怀疑,他马上喊道:“我刚才看到有四个人在这屋外偷偷看屋内,他们的手上有家伙。”

    李安的话,马上让上校头皮发麻,自己才搬来,就被共党盯上了?

    于是,他便让人对屋子四周进行搜查,结果还让他们真找到了一个东西,一颗手榴弹。

    于是,上校一边调人过来,一边审问李安等人。

    而这时,李安才将书还给了书店老板,解释说:“我看到了枪,所以一着急,便跑过去报警。”

    老板收了书,便不再管其他了。只要书在就行,共党与我无关。

    一个小时后,上校给了李安一元钱,将他打发走了。

    李安拿着一元钱,快速地离开了桃花巷,他前方要去的地方,就是下一个目标──城南集市。

    洪波确认了桃花巷12号里的**重要人物已离开了,便不再注意了,他检查了暗室。

    上次半途劫了徐恩曾的财富后,法币已经换成了美元,存在了美国银行,留在这里的都是大小黄鱼、大洋本票、美元。

    这些东西留在南京还是比较安全的,因为这屋又破又小,不管是现在的国民政府的人,还是将来的日本人,都不会占这屋子。

    而且,地下暗室十分隐密,所以洪波将那些大洋本票和美元收了起来,大小黄鱼还是继续存放在此。

    八万的大洋本票,两千的美元,被洪波收进了自己的口袋。

    然后,他用了一个大锁,将屋子锁住。

    洪波开着车去了城南,在广告牌的斜右边的一个茶楼,包了五天。

    这个茶楼的包间,斜对着那一个三个平方米的广告牌,不用望远镜就能看清经过广告牌的人。

    洪波将茶桌搬到了窗户边,借着窗帘布,掩住了望远镜。

    他用望远镜看了看,发现广告牌上没有李安所说的招工广告。

    看来那个叛徒现在没有过来贴招工广告。

    没有来,说明那叛徒不方便,没有机会。

    过了半小时,洪波看到李安来了,他急匆匆地来到了广告牌前,仔细地看着广告牌上的广告。

    随后,他摇了摇头,嘴里咕噜一声:“怎么没有留条?”

    五分钟后,李安离开了广告牌,在广告牌的边上五米处,蹲下身来,与边上的人蹲在一起。

    洪波在望远镜中看到李安的样子不禁好笑。

    蹲在李安身边的人都是苦力工的打扮,只有李安不象。

    因为他穿的衣服是洪波的服装,那衣服挡次不低。

    有穿这种衣服的人来找苦工吗?肯定是没有!就算是有,也没有人愿意请他,怕引狼入室。

    过了十几分钟,李安看到几个人看向自己的不解的目光。

    终于,他知道自己错在那里了,便离开了那群蹲着的人,来到了一个小摊点,坐了下来。

    叫了一碗汤面,李安便坐在那慢吞吞地吃了起来。

    看到李安知道自己错了,洪波笑了,点上一支烟,他美滋滋地看自然大片,免费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了。

    洪波发现李安有动静了,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人去广告牌。

    这个去广告牌的人,也被洪波重点关注了。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瘦个子男人,他嘴里刁着一支烟,慢慢地向着广告牌走去。

    广告牌两边,已经没有人了,因为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没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招工。

    那三十岁的瘦男人左右看了看,便从手上的袋子里,掏出了一张纸,并用袋子里的米饭粒,涂在纸上。

    随后,他便将那张纸贴在了广告牌的上面。

    接下来,他便去清理袋中的饭粒,将饭粒丢向了广告牌后面的小水沟中,拍拍手,四顾一下。

    确认没人注意他,他便快速地离开了广告牌。

    就在他低头去清理地上的饭粒时,洪波已经看全了广告。

    这是一份招花园工的招工广告,地址是香山路98号。

    洪波记下了这个广告的全文,特别是那个地址。

    那个人走了后,李安马上跑去了广告牌前,死死地盯住上面的字。

    最后,他四顾无人,便乘差饭粒没干,索性将那张纸揭了下来。

    手里拿着那张纸,李安便向着左边的一条路走去。

    那条路是通往香山路的方向,他应该去香山路了。

    洪波得意地笑了:香山路20号,南造云子的那间暗室就在香山路20号对面,咱哥们可以躺在床上看着。

    说走就走,洪波离开了茶楼,剩下的四天茶钱,就送给老板了。

    开着车子,经过了一个酒楼,这酒楼离香山路20号只有一里路。

    洪波订了三个菜,一瓶酒。让酒楼做好了送去。

    而他自己,则是先一步,去了南造云子的暗室。

    南造云子走前,将钥匙交给了洪波,这房子还有一年租。

    洪波的这房子的门,是背对着香山路20号,门前的街不是香山路。

    但是洪波还是将车子停在了离这五百米的地方,没有停在院子内。

    他的这个小心是对的。在洪波到了屋子二楼的半个小时后,李安出现了,就出现在洪波的屋后面。

    李安到了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想爬过洪波的院子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