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救三号
    ,精彩小说免费!

    洪波看到了李安的动作,他吓了一跳。

    这家伙要是爬过来了,那自己不就暴露了?

    必须阻止他爬进来,于是,洪波的屋子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公,我听到有狗爬院墙的声音。”女人沙哑的嗓音说。

    一个男人尖嗓子说:“不是狗!是猫。”

    “他想来看什么?看我们亲热?”女人问道。

    男人安慰道:“等一下他要是向下跳时,我用棍子打昏他,你就拿你那短裤罩他的头上。”

    “好啊好啊!我大姨妈才走,上面还有东西呢。”

    正在爬院墙的李安一听,吓得马上滚回去了。

    这女人心太黑了,想出了这么毒的主意。要是让那东西罩上头,那我今年一年都倒霉的。

    于是,李安便在洪波的窗下,搬了一块大石头,坐着看向对面。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在楼下吹风,一个在楼上望风。

    又过了十几分钟,有人送酒菜来了,洪波去大门处收了酒菜。

    拿到了二楼,摆上了桌子,现在天还亮,也不开灯。

    楼上的酒菜香,喝酒的滋滋声,让李安的心象猫抓。

    他坚持了半小时,天黑了,他再忍不住了。

    跑去了香山路20号,李安在外面观察了一阵子。

    里面有灯光,但是没有人出来,李安确定不了共党是否在内。

    桃花巷的教训让他稳重了,必须看到了人才能去通知人。

    最让李安受不了的是,香山路20号也在吃饭。

    虽说没有酒,但是那菜香还是很诱人的。

    确认了里面的人在吃饭,暂时不会离开,李安便去解决自己的口欲了,可他走了几百米,没有一家餐馆。

    于是,他便来到了转角处的一家餐馆。

    这家餐馆不在香山路20号的视线范围内,从这看不到香山路20号。

    李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进去了,最多半小时,不碍事的。

    在李安进入了餐馆后,洪波便来到了香山路20号。

    刚好这么巧,他在香山路20号外面转了一圈,香山路20号的大门响了,有人从里面出来了。

    出来的这人一到了路边,被洪波看了个仔细。

    这人正是那次红军首长动手术后,在那间爆炸的屋子的外面与医生说话的那个田书记。

    洪波马上跟着他,走了一段的路,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了一间理发店,田书记进入了理发店。

    原来他的公开身份是理发店的老板兼理发师。

    洪波来到了一个屋外,主要是这屋外刚好有一束灯光照下。

    洪波掏出了小本子,写了两行字,便将本子上的纸撕了下来。

    再说田书记回到了理发店后,坐在了椅子上想事。

    他见到了中央首长,汇报了南京市委的工作。

    “那个鸢是什么回事?”三号突然问了田书记一个问题。

    田书记将鸢两次报警,使自己与红军首长转危为安的情况讲了。

    三号听后说:“这个同志肯定是我们的同志,可能他的上线断了,他联系不上组织。但从他在没有上线的情况下继续为党工作,他就是一个坚定的马列主义者。”

    田书记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肯定是个布尔什维克。但是,我不能联系上他,所以我很着急。”

    三号说:“他知道组织原则,你不是他的上线,所以他不可能同你联系的,从他提供的情报看,他在敌人内部。对于这样的岗位,我们千万不能因小失大而暴露了他。”

    田书记点点头:“我明白,现在知道他的事,只有我与医生两个人,我们都封锁了消息。”

    三号说:“医生已经调去了延安,他不会泄漏的。你记住,不要对任何人说鸢的事。我相信在关键时刻,他还会联系你。”

    田书记一想到三号的指示,心里便高兴起来,相信鸢还会找自已。

    “啪!”一声响声,将田书记从沉思中惊醒。

    他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地上搜索,很快让他找到了一个东西。

    看到这个东西,田书记有了不好的感觉。

    因为曾经,他收到过这个相似的东西──鸢的信。

    田书记马上去闩上门,将那地上的纸包大洋收了起来。

    然后来到了一块帘布后,将大洋收入口袋,将信拿出来。

    “香山路20号已经被特务盯上了,马上通知撤离。一个三十岁的瘦个子男人,今天下午五点,去了城南广告牌贴广告,用广告通知了敌人。估计很快就有大批敌人前去。鸢”

    田书记看完后,头一晕,差一点倒了。

    他马上用冷水洗了脸,冷静下来,思索了对策。

    电话不能说清楚,而且电话可能被监听了。

    只有自己亲自去一趟了!想到这,他马上拿了小罐酒,出了门。

    一出门,他便马上坐了一辆黄包车,去了香山路20号。

    黄包车停在了门口,田书记下了车,给了车钱:“我多给你一倍钱,等一下我送样品去了后出来,再坐你的车回去。”

    黄包车夫说:“没事!我等你过来。”

    田书记快步进入了香山路20号,屋内的人还在吃饭。

    三号先吃,已经吃完了,现在有两个人在吃饭。其中的一个人洪波认识,就是那个三十岁的瘦个子男人。

    田书记就酒向饭桌上一放说:“我请你们喝黄酒。”

    那个三十岁的瘦男人马上高兴了:“我是浙江人,喜欢黄酒。”

    说完,他便看向了三号,请示:“首长……”

    三号挥挥手:“你们先喝,我与田书记还有工作。”

    于是,三号与田书记进入了三号的房中。

    一进房,三号轻声地问:“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失魂落魄的。”

    田书记将那封信掏了出来,递给了三号。

    三号看了信后,大吃一惊,想不到身边有一只狼。

    “情况危急,马上撤离!”三号收拾起随身东西说道。

    “那狼怎么办?”田书记问:“他肯定还会……”

    “他该死,但是不能在这,这里杀了他,敌人就会知道情报泄漏了,鸢就暴露了。所以逃出了这里后,我们马上离开南京,就在江上干掉他。”三号想了后说。

    而田书记拿起了电话,装出接电话的样子,大声说了几句。

    三分钟后,三号提着行李出来:“有紧急情况,我们去秦淮河见一个人,马上走。”

    那两人马上进房拿来了行李,田书记拦住了要从大门走的三十岁的瘦男人:“大门的外面有人,我们从后门走。”

    于是,一行四个人从后门出去,穿过了两条小巷,喊了两部黄包车,直接去往了秦淮河。

    到了秦淮河,田书记找到了一条船,是组织上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