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任务
    ,精彩小说免费!

    别看李安长相有些傻,但他的心不傻。

    当他发现共党已经逃走了,就知道事情不利于他了。

    如果抓住了共党,徐恩曾可能不会计较自己,毕竟有功。

    可现在共党逃了,那徐恩曾就会新帐旧帐一起算。

    所以,在丁默邨与上校带着人去抓共党时,他便溜了。

    他还有一个怀疑,所以他要去证实一下。

    于是,他便拦了一辆黄包车,向着洪波的住处跑去。

    等到赶到了地方,李安发现洪波正坐在沙发上品茶呢。

    “这么晚了,你怎么跑来了?刚才敲门,我还以为警察呢。”洪波瞪大眼睛看着李安。

    李安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洪波在家。

    但是,洪波在等他说话呢!所以,他便将情况告诉了洪波。

    洪波一听,看了看手表:“半小时后,有一趟船去上海,我现在开车送你去码头。要是让徐恩曾知道你回了南京,全城会抓你的。”

    李安也慌了,向外跑去,徐恩曾在南京有多大的势力他知道。

    洪波开车将李安送上了码头,洪波亲自去给他买了一张船票。

    回到了车内,洪波又掏出了五百法币递给李安:“我身上只剩这多钱了,你将这钱带给组长。能周济两个月。”

    李安收了钱,拍了洪波的手:“大恩不言谢,他日必报。”

    直到李安所坐的船离开了码头,洪波才回到了家中。

    今天他特别高兴,因为他救了三号,那可是他心目中的伟人。

    带着兴奋的心情,洪波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三天后,洪波去吃饭时,看到了南京报上的一份寻人启事。

    买了一份报纸,洪波回到了暗室里,给影佐发了一份电报。

    原来是影佐在报纸上发了紧急通知,让他联系影佐。

    很快,影佐给洪波发了一份电报,告诉洪波两件事。

    第一件事:影佐已正式走马上任梅机关机关长。而洪波的归属已经调到了梅机关,少佐情报员。

    第二件事:影佐给了洪波一个任务,救出现在关在南京警察局监狱的一个皇军的重要人物。

    日本人不能出面,所以,影佐让洪波一定想办法救出来。

    洪波将电报纸烧掉后,点上了一支烟,望着窗外。

    三天后,洪波收到了影佐派人送来的资料,主要是被救者现在的公开名字还有照片。

    另外,还有洪波与其接头时,所确认的暗号。

    原来这个人是影佐上司的一个亲戚,地质学家。他来中国堪探地质情报,被抓,因他没有说出身份,所以当作盗墓者抓了起来。

    这日本人也太奇怪了,盗墓!与他的身份不相符。

    想破了脑袋的洪波,决定不想了,去回味茶楼喝茶。

    他开车来到了茶楼,发现这里被封锁了,一大帮警察在外面。

    “走开!今天回味茶楼被包场了。”一个警察过来赶人。

    洪波听后,便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离开。

    “等一等!”警察喊了起来,一听喊声,其他的警察马上将枪对准了洪波的车子,主要是对人。

    “警官!茶楼包了我去别一家,来喝茶不犯法吧?”洪波说道。

    警察来到了洪波面前:“洪大少,不认识我了?”

    洪波一看,笑了:“是你啊?为什么每次见你面,你总要吓我?”

    原来这警察就是上次带信救李安的人。

    警察接过了洪波递来的一包烟,抽出了一根,剩下的全丢给一个警察:“我朋友,请大家抽烟。”

    众警察笑着将烟分了,还有几个人没拿到的,向洪波招招手。

    洪波又拿出一包:“就剩一包,我得先点上一支。”

    说完将剩下的烟丢了过去,然后自己点上烟。

    洪波吸了一口烟,指着茶楼:“是谁比我还牛逼,包了茶楼?”

    这警察是个警长,他笑着说:“孔二小姐在这请人喝茶。”

    洪波好奇的问:“请男的还是请女的?”

    “女的!一个唱戏的名角。”警长说道。

    洪波笑着说:“怎么时候下班?我请你喝酒。”

    警长一听喝酒,眉开眼笑:“下午六点后,去哪儿?”

    “我家前面一里路的那个酒楼知道吗。”洪波钻进了车内。

    “知道!我六点二十分到。”警长说道。

    洪波挥挥手,开着车子离开了,回去了家中。

    他不想喝茶去清醒大脑来想办法,因为他已经有办法了。

    办法就在这个警长的身上,有缝的鸡蛋就好说了。

    到了下午六点十分,洪波开着车子去了酒楼。

    想不到警长已经来了,一见面就说:“你请客怎么不先到?”

    洪波看了他一眼:“你要是一个女的,我肯定提前半小时。”

    两人哈哈一笑,进入了楼上的包间,坐了下来。

    酒楼的老板认识洪波,跑了过来:“公子,今天你怎么不让我们送到你家里去吃?”

    洪波指着警长说:“请朋友吃饭!老板,我就不点菜了,将你们店最拿手的几个菜摆出来。”

    老板急忙给两人倒上茶,然后跑下去下单了。

    洪波与警长喝起茶,吹起牛来,洪波吹警长听。

    说到了洪波花钱如流水,警长问:“那个抢了十元钱的人呢?”

    “给了他三百元钱,让他滚回上海去了。”洪波说。

    听得警长口水都出来了,三百元,他一年多的薪水。

    “洪公子,能不能帮我也赚点钱?”警长问。

    “你们警察靠什么赚钱?”洪波歪歪嘴,但是马上想到了一个事:“有强盗头子没?交给我,我让他将山寨的财宝拿出来。”

    警长摇摇头:“强盗头子没有,流氓头子倒是有一个。”

    “流氓头子是花钱的,强盗头子是存钱的。知道吗?”

    警长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有一个人可能有钱。”

    “什么人?”洪波猜到了警长要入戏了。

    “一个盗墓的!”警长看着洪波,担心他又说不行。

    洪波丢给警长一支烟,自己续了一根烟:“如果是老盗墓的,应该有钱,新人没钱。”

    警长忙说:“肯定是老盗墓的,他有四十多岁了。”

    洪波一听,喜笑颜开:“他犯了什么罪啊?不会是通共吧?”

    警长笑了:“通共的人都送去了特务处中统这些地方去了。我们警察局里,就是一般的刑事犯罪。”

    “那他的罪重不重?”洪波又问道。

    警长摇头:“他盗一个富人的墓,没挖开就被抓了。未遂。”

    “草!那就是无罪了。无罪了,你们还关他干什么?”

    警长轻声的说:“那富人买通了当官的,当官的给我们发话了,所以我们不敢放人,反正就一份牢饭呗。”

    洪波点头:“这个肥羊不错,我们就从他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