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搬山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洪波来到了警察局,发现叫刘全的警长已经在门外等他。

    经过刘全一番解释后,洪波明白,他一个人做不下来,所以他们局长也参加了,还有两个人。

    洪波被带进了警察局,局长一见面便客气地说:“洪公子,终于见到了你的真人了。”

    洪波一楞:“局长,不会你的追缉犯人名单里有我吧?”

    局长笑了:“谁敢抓你?我是听戴处长说过你。”

    “二表叔?他跟你说这些干嘛?”洪波一只脚向门外跨,准备溜。

    局长忙解释:“公子听我说,做这事,上面没人罩着不行,所以我向戴处长作了汇报。”

    洪波一听,这才放下心来,回到了沙发上。

    三个人商量起这个案子来,洪波问:“那个富人不会又找人吧?”

    刘全骂了起来:“那个混蛋!我们查清楚了,那个墓与他家根本就没关系,不是他的祖人。那是一个明朝的墓。”

    局长说:“我们有戴处长,戴处长上面有委座!他找谁都不行。”

    “地址在哪里?”洪波给二人上了烟。

    局长与刘全都摇着头:“富人也好,盗墓贼也好,他们都不说。”

    “这就有点难了!”洪波抓了抓脑袋。

    “所以我们请公子出面,你做中间人。看盗墓贼有什么要求。”局长说。刘全也点头。

    “他要是提出释放他的要求呢?”洪波问。

    局长一挥手:“一个盗墓贼,又不是共党,释放不就一句话。如果他能协助我们拿到财宝,我再送他一千法币。”

    洪波听了心里好笑,这么多的财宝都给你了,才给一千法币?

    不过他的表面还是一副很赞成的样子:“我只有与他交谈过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想法。”

    “当然,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地方,你去见见那人。”局长说。

    于是,洪波被带到了一间审讯室内,一进去,他就看到一个警察站在边上,当他进去后,警察准备走。

    “你不在,他要是行凶怎么办?”洪波害怕道。

    警察笑着指着那犯人手上说:“铐着呢?他行不了凶。”

    警察走后,带上了门,洪波忙在纸上写了一句话,然后来到了犯人的身边:“我看看,手铐牢不牢,要不要再加一个脚镣。”

    说话的同时,洪波将手上的纸呈在犯人面前。

    那犯人一看,马上瞪大了眼睛,马上他明白了,接过洪波递给的纸,写出了下一句暗语。

    洪波接过纸,嘴里啧啧称赞:“不错!很牢靠。”

    马上他写下了:影佐是我师傅!我奉命救你出去。一切听我的,用盗墓的名义去往那地方,自然有人接应。

    犯人眼睛一亮,他当然知道影佐,于是他点了点头:“公子,能否给我一支烟?”

    “可以!”洪波马上递给对方一支烟。

    对方将那张写了字的纸点燃,最后才点着了烟。

    地下是土层,地面很脏,烧成灰烬的纸条掉到地上,被犯人用脚踩没了。做完了,犯人才松了口气。

    洪波点了一支烟:“你叫什么名字?”

    “张二宝。”犯人猛地吸了一口烟,被呛住了。

    “做盗墓的这行有多久了?”洪波回到了审讯桌边。

    犯人马上分辩说:“我们不叫盗墓贼,叫搬山。”

    “搬山?没有墓的山你怎么不去搬?”洪波坐下来。

    “我们也叫摸金校尉!”犯人继续解释。

    “校尉?是校官还是尉官?盗墓的还能当官?”

    洪波在审讯室的对话,让躲在监听室的警察局长与刘全笑了。

    这个洪公子,真没有辜负他不学无术花花公子的美名。

    洪波不知这些,他在继续说道:“你盗的那墓是苟大富人的祖墓,人家非要你死才罢休。”

    犯人将烟吸完,丢在地上:“他爷爷是明朝的人吗?那他爷爷是妖怪?什么祖墓,还不是看中了里面的宝贝。”

    一听宝贝,洪波兴趣来了:“那里面真的有宝贝?”

    犯人一翻白眼:“废话!没有宝贝我会到这里来,这阵子说不定在哪地方喝酒呢?”

    洪波一笑:“想喝酒吗?我带的有十年窖的。”

    犯人眼一亮:“十年陈酿还凑合,下花生米最合适。”

    洪波一伸大拇指:“知音!我师傅也是这样说这样喝的。”

    犯人点头,影佐的习惯他知道。这小子可能真是影佐的徒弟。

    洪波让犯人过到了审讯桌前,两张椅子一张桌子,桌子中间放着一个油纸包,油纸包里是黄澄澄的花生米。

    洪波从包中又拿出了两个酒杯,到满了两盅酒。

    两人连喝了三杯,犯人开口了:“小子哎,今天跑到牢里来请我喝酒,肯定是黄鼠狼请鸡喝酒。说实话!我听着。”

    洪波丢了一粒花生米入口:“老爷子,你知道自己出不去吗?”

    犯人喝了一口酒:“知道!不弄死我,那苟不会罢休。”

    “如果你与我联手,让我们找到了宝贝藏处,我们就可以说,你半路上掉江中淹死了。”洪波说。

    “你才死了呢?”犯人大吼一声。

    “我是打个比方说,不愿死,我们的方法多着呢。比如你被娘子关的那群女土匪抢去做压寨上门女婿。还比如……”

    “不要再比如了!”犯人喊道。

    “我不比如了,总之,我们见到了藏宝地,就给你一笔钱,半途放跑你。怎么样?”洪波诱惑道。

    “给我多少钱?”犯人被诱惑到动心了。

    “一千法币!不少吧。”洪波伸出一个手指说道。

    犯人冷笑一声:“那里面的东西最不值钱的东西也值几千法币。”

    洪波站起身来:“那你提个价出来,我们看看。”

    “动身前给我五千法币!到了那地附近,就放我走。”犯人说。

    洪波说:“不行!一定要看到了墓才放你。”

    犯人说:“一公里范围看那墓,清清楚楚。你们进不去,那地已经被姓苟的安排了上百人在挖呢。”

    “我草!你怎么不早说。”洪波马上起身,掏了本子写道:在什么地址接应你?

    犯人拿过笔写道:鬼哭岭的山谷,从涧边失足掉崖,崖下接。

    洪波看了三遍,将那张纸烧了,转身去拍门。

    门打开了,洪波对犯人说:“老爷子,你在这喝,我们商量一下。马上回来答应你。”

    说完,洪波便出了门,一出门便看到了局长与刘全。

    洪波明知他们偷听了,但还是将情况说了一遍。

    局长马上去办公室打电话去了,洪波与刘全在外面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