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将军(为“化为情鱼 ”大大三万赏加更 )
    ,精彩小说免费!

    很快,局长回来了:“戴处长同意了,给他五千法币。”

    洪波不高兴:“五千法币,我可以喝……”

    刘全碰了洪波一下:“让局长将话说完。”

    局长点头:“半路上,犯人逃跑摔死了,钱不就回来了。”

    洪波这才满意:“这还差不多,说好了,我要一千元。”

    洪波又回到了审讯室,洪波将局长等人半路想让犯人死的事告诉了他,让他小心,并承诺,马上向影佐报告。离开后,洪波不再来了,俩人在去墓地的路上见。

    犯人点头,接过了洪波递过来的烟与火,离开了审讯室。

    洪波处理好纸条后,也离开了审讯室,走时,他故意大开审讯室的门,让那过堂风吹进了审讯室,冲走了烧纸的气息。

    与警察局局长告别后,洪波去了暗室。

    他将情况汇报给了影佐,请影佐派人来接应。

    一小时后,影佐回电,明天,在洪波他们到达鬼哭岒时,左边的悬崖下面有人接应,让洪波听到了崖下狼叫时,将人推下来就行。

    洪波收到了指示后,便离开了暗室,去吃饭了。

    第二天一早,刘全便赶过来喊洪波,上路了。

    洪波一听,不出门了:“你才上路了呢,说话吉利点行不行。”

    刘全笑了:“请洪大公子动身!”

    “这还差不多!”洪波背了一大包东西出来了。

    刘全接过大包一看:“你是准备野餐?带这多吃的。”

    “千万不能苦了自己,人生百年,一晃而逝,不要留有遗憾。”

    到了警局,局长与刘全,还有另外的二十个警察。

    他们开了三部车子,都是警车。武器全套,还有一挺机枪。

    又过了十分钟,来了一位特务处的科长,他也带了二十人,也有一挺机枪,一辆大车一部小车。

    两拨人汇合后,警车在前面开路,特务处的车子在后,洪波的车子在中间,一大队人马离开了南京。

    经过了十个小时的行驶,终于来到了鬼哭岒。

    “为什么停了?”洪波从自己的车里出来。

    “前面的路窄,不能走车。”刘全解释道。

    这时,那犯人也被带到了,他指着一个山坡上说:“从这山上,可以看到那墓地。”

    众人一喜,终于到了,于是,犯人带上,上去十个人。

    上去的人中有犯人,还有警察局长与特务处科长,洪波也上去了。

    一到山上,大家拿出了望远镜看向了犯人指点的地方。

    他们看到:在对面山上,有一个大工地,大批的新土正从一个洞口里向外搬出,在搬运的人外围,有六个持枪站岗的人。

    “是这里吗?”警察局长放下了望远镜。

    犯人点了点头:“就是这里,按他们的速度,今明两天就会挖开洞了,我的事做完了,你们可以放我了。”

    这时,在山崖的下面,传来了一声狼嚎。

    “这里有狼?”特务科长一喜,对警察局局长使了个眼色。

    警察局局长对刘全也使了一个眼色,刘全会意,猛地一歪,身子撞到了犯人的身上。

    犯人被撞,马上向着崖下掉去,空中传来了他的惊叫声。

    “这人太不小心了,竟然掉到了崖下面去了。”警察局局长说。

    刘全忙说:“要不要下去救他,说不定没摔死。”

    特务科科长拾起一块石头向下丢去,许久才传来落地声。

    “最少有一千多米,不死那是妖精。”特务科科长说。

    警察局长也认同:“还有狼等着他,这会估计肉都没有了。”

    洪波捂住了耳朵:“我们下去吧,说不定那边的人快挖开了。”

    于是,众人下了山,留下了三个人看守车子,其他的人全部步行去往鬼哭岭的山谷中。

    却说,那犯人掉下了悬崖时,在悬崖的下面,垫有几床棉被。

    棉被的上面,还有四个人拿着一张网,网上也有一床棉被。

    犯人掉下时,下面的四人马上将网对准了犯人。

    果然,犯人落在网上,并撞破了网,但他的身子已缷力。

    于是,他的身子又向空中弹去,不过弹的不高。

    当他再次下落时,依然被破网网住,带到了地下的几床棉被上。

    就这样,犯人终于没有受伤,从地上爬了起来。

    “将军!”一个日本特工的领头人来到了犯人面前敬礼。

    犯人(将军)点了点头,拍了拍身子说:“马上撤走!”

    几个日本特工,马上拿来了一个袋子,将袋子里的东西倒在地上。

    原来这是一推碎骨,在三个小时前,他们将墓地那边的一个守卫捕捉,堵住嘴从悬崖上丢了下来。

    这个人换了与将军的身上的一模一样的衣服。

    由于面朝下,摔的又厉害,没有人能看出这人是谁。

    他就是日本特工给将军准备的替身,让中国人相信:那犯人死了。

    布置好了现场后,将军在日本特工的保护下,去了离这五百米的一条河,那里有一条船。

    看着古墓的方向,将军狞笑道:“想发财!出血吧。”

    洪波这边的人不知悬崖下面的情况,他们向着鬼哭岭走去。

    突然,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一个警察倒了下去。

    “有埋伏,快退。”警察局局长喊道。

    众人马上退了回来,后面的枪声追着他们。

    又有两个警察受了伤,不过跑的快,没有生命危险。

    警察局长马上命令:“机枪正面掩护,左右各六个人包抄上去。”

    在警察局长的命令下,十二个警察从两边向前摸去。

    那边的是长枪,但是他们一开枪,便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警察这边的机枪一响,对面就有人痛苦的声音响起。

    对面最少有三人中弹,由于受伤,他们耽误一下,结果两边包抄的警察冲了上去,守在那里的人挡不住,便跑了。

    而特务处的人马也压了上去,追着他们杀。

    一直追到了离墓地只有一百多米处,那边的人才有了象样的火力来阻击警察与特务队的人。

    那边虽说有上百人,但大多数是挖掘工。武装的人员只有四十人。

    在警察局与特务处的人的两挺机关枪的打击下。他们只坚持了十分钟,便垮了,最后都举起了手。

    “我们是警察!”警察局长喊道,将那些挖掘工集中起来,安排人看守,指挥他们继续挖洞。

    而那些武装分子,则是被绑了起来,集中在一个挖出的洞里,洞外有警察看守,明确道,谁敢逃跑和反抗,杀无赦。

    等到战斗结束了,洪波才畏畏缩缩地去了工地。

    进入了洞后,洪波看到,洞已经全挖开出来了。

    因为刚挖开,怕里面有毒气,所以众人又退了出来。

    洪波刚出洞,突然感到了一阵山摇地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