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逃跑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洞中传来的惊叫声,洪波急忙倒地向着外面滚去。

    本来他到了洞口,外面是一个向下的斜坡,洪波一滚,马上越滚越快,离开洞口几十米了。

    留在洞外的有二十几个人,其中有刘全,那个特务处的科长竟然也没有进洞,这人命大,不象警察局长,抢着进去。

    刘全被惊傻了,站在那看着已经塌垮的洞发呆。

    洪波大喊一声:“快带着武器突围,有人想杀光我们。”

    特务科科长马上惊醒,大喊道:“带上武器弹药,杀过鬼哭岭。”

    众人跟在洪波的身后,向着鬼哭岭跑去。

    突然,洪波看到了前方有人影,便喊道:“爬下,前面有人。”

    众人一听,全爬下了,就在他们爬下时,一阵弹雨从他们的头上飞过去了,吓得众人暗叫幸运。

    特务科科长亲自掌着一挺机关枪,向前射击。

    另外的一挺机枪也响了,两台机枪压住了对方的火力。

    洪波对着身边的人说:“冲过去,杀了他们,不然我们都得死。”

    说完,洪波猛地向前冲去,在他的身后,有八个人冲了过来。

    被机枪压住的人正躲弹雨,哪知道洪波这八个人已经冲了上来。

    他们想开枪,但是洪波八个人的手枪齐射,一时间,阵地上留下了十具尸体,还有三个举手投降的人。

    “你们的任务是什么?”洪波问一个投降的人。

    “阻击你们二十分钟,我们的一千人马上就到。”那人说。

    特务科科长举枪便打,三个俘虏全死了。

    “不能让他说出我们的面貌。能动用一个团的人,不是小官。”

    特务科科长说道,众人都赞同,大家马上向外跑。

    十分钟后,大家逃了出来,洪波跳上了自己的车。

    进去前,洪波便将车子的头调了向,还有两部军车也调了向。

    洪波伸出头:“不要开警车,警服脱掉,跟我走。”

    连刘全在内,只有三个警察,他们马上从警车下来,钻进了洪波的车内,一边上车一边脱下了警服。

    洪波油门一加,车子立即冲了出去。

    在一个转弯处,三套警服丢下崖,而洪波的车子离开了鬼哭岭。

    后面的特务处的八个人,开着两部车子跟了上来。

    进去时的四十多人,现在只有十二个人出来。

    洪波将车子开到一处三岔路时,想了想将车子向左边驶去。

    这条路是一个大弯,前方与直路相通,洪波提前知道。

    当洪波开到直路交汇处,发现后面的车子没有跟上。

    “糟糕,他们去了直路,那直路有人拦截。”刘全说道。

    “必须救他们!如果他们交待了我们的身份,我们会被通缉的。”洪波说道,毕竟他们杀了十几个对方的人。

    洪波车子从直路向原路驶去,洪波说:“将机枪拿出来,杀光他们。我开车,你们负责杀人。”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了,果然,特务处科长被拦住了。

    二十多人,爬在一个临时阵地上,开枪阻击他们。

    而他们已经死了一个,负伤了两个,情况危急。

    洪波他们的车子到时,对方的人以为是自己人,喊道,快来帮忙。

    波将车子一停下,四个人跳下了车,向前走去。

    那边的人一看,发现不是自己的人,马上喊:“站住!”

    回答他们的是机枪声,一挺机枪三支手枪之下,那二十多人全死伤一地,对面的特务科长跑了过来。

    他们抢了这二十人的两部大车,死者也带走,不能留下线索。

    洪波四人则是去检查了那二十人,没死的,补枪打死。

    在这时候不能讲仁慈,讲仁慈就是死。

    三台车从弯路那边去了另一个方向开去,多走了两个小时,才赶到南京城内,在进城前的江边,他们将死者丢进了江水中。

    两挺机枪也丢进了江中,那两台车子也推进了江中。

    “大家分散,各自回去收拾了行李,便离开南京。”科长说。

    “科长,我们怎么办?”一个特务处的人问。

    “你们在三号站等我,我请示了处长就回来。”科长说。

    洪波开着车子回到了家中,将车子洗干净后,他便将屋内的衣服等物品装上了车,值钱的东西都运去了暗室,衣服也放那里了。

    顺便,他准备去给戴笠传信,走前,看了看收音机,心中一动,洪波便打开了收音机。

    刚好有报菜价,抄收下来后,一看,原来是戴笠最新的能知。

    戴笠让他立即逃出南京,回去上海,因为三个警察的一人已经被捕。那人不清楚洪波的底细,正在画像。

    戴笠让洪波争取打入上海日伪内,今后的联系方法依然报菜价。

    洪波一听,马上将暗室整理了一下,身上带着那些大洋本票和美元,还有一千的法币,锁好了暗室,然后开车离开。

    当洪波的车子离开南京后两个小时,一队宪兵冲进了洪波那处于偏僻处的住宅,包围了住宅。

    结果他们搜查了一个小时,什么都没发现。

    奇怪的是,屋内的衣服都没两件,值钱的东西也没见。说得难为情,想发财的士兵,一毛钱也没找到。

    “立即向司令汇报,洪波已经逃了。”一个上校喊道。

    三个小时后,南京的街头巷尾贴了通缉令。

    洪波的画像在上面,还有文字,洪波被冠名为土匪。

    南京宪兵司令部的人全部派出去抓洪波了。许多与画像有点相似的人,都被抓进了宪兵司令部。

    但是,被通缉的正主,这时,已经开车来到了常熟。

    一到常熟,洪波就想起了上次遇杀的事,常熟对他来说,不是个吉祥之地,所以他警惕起来。

    洪波在大义停车,将带在路上的最后的二十公升汽油倒进了油箱。

    有这一箱油,应该可以到达上海,他将油桶放好,来到了车前。

    不知常熟这边的通缉令到了没有?自己得准备一下。

    于是,洪波便进车内化了装,变成了一个四十岁的人。

    这才开车向常熟城驶去,因为去上海,必须经过常熟老街。

    当洪波开车来到老街时,一队宪兵拦住了他。

    “从哪来?去哪去?”一个上尉来到了车窗边,敲了敲。

    “常州来,昆山去。”洪波递过一支烟。

    上尉看了看洪波,发现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便上车检查了一下,车上再没有其他的人。

    “路上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驾车没?”上尉问。

    洪波努力的想了想,摇了摇头:“男人有什么看头的。”

    那中尉笑了,抢过了洪波手上的刚拆开的烟:“快走!”

    洪波摆摆手,开着车子慢慢地离去,走到街上看到有一个妇女,还伸出手打了一个招呼。

    等到离开了老街,洪波才加快了速度,向前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