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无锡行
    ,精彩小说免费!

    影佐又拿出了一万法币:“这个给他,告诉他,如果他能带队投奔皇军,我可以任命他为皇协军师长,武器装备由我们提供。”

    随后,影佐提供了李辰的部队经常活动的几个地方。

    离开了日本酒庄,洪波便返回了家中,与南云商量。

    “其实影佐在试探你,如果你有问题,那么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南京的耳中,那么南京就应该有所行动。”南云说。

    洪波点头:“我也怀疑,影佐一见面,就将为什么要我去执行任务的事说出来,一点没有怀疑我的样子。”

    “他那是稳住你,让你不会警觉后面的安排,这招叫做温水煮青蛙,失去戒备而招灾。”南云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用心,那么我就唱一曲好戏。反正我也要去太湖,名正言顺地去太湖。”洪波说。

    “对!给了这么好的机会,正是寻找婆婆的时候。不过,老公,我不能同你一起走,那样会给你带来麻烦,我先去无锡,在无锡等你。”南云说道。

    “你什么时候动身?”洪波掏出了两千大洋,交给了南云。

    南云接过本票,拉着洪波去了卧室,再出来时,已经是吃晚饭了。

    脸上流露着满足与幸福感的南云,在房内将自己化装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丑妇,衣服也是粗布衣服。

    “我会继续化装成那次去芜湖的样子。”洪波说道。

    两人约好了见面的地点和暗记后,南云便被佣人赶了出来。

    原来佣人被洪波派去做事,等他回来时,发现一个要饭的妇人,不知是姨太太,便将南云赶了出来。

    南云出来的时候,发现在洪波的家外,有两辆车六个人。

    看样子,他们是梅机关的,是影佐安排他们来跟踪洪波的。

    南云装作纠缠的样子,又跑去了大门内。

    进入死角,她做了暗记,告诉洪波,外面有六条狗。

    最后,洪波出来了,给了南云一元法币,南云这才满足地离开了洪府,向着另外的一家走去。

    南云给洪波有手势,告知有暗记。在门卫“送”南云走时,洪波在角落里看到了暗记,并擦掉了暗记。

    等门卫回来,洪波命令关好大门,便回了房去。

    到了晚上九点钟,洪府的左边围墙上,爬上了一个人。

    这人就是洪波,他站在黑暗中爬上了围墙边上的树,然后静静的看向那两台车子,还有前后门的一边一个人。

    等了几分钟,确认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洪波这才从树上下来。

    轻手轻脚地,他离开了洪府十米……五十米……一百米。

    过了一百米,那边是一个街角,黑灯瞎火的,很冷清。

    洪波在街角的前面,找到了一辆车子。

    这辆车子是南云帮洪波偷的,汽油也加满了。

    洪波上了车,打着了火,开着车子向着检查站驶去。

    到了检查站,一个士兵过来检查,看到一个丑男人,吓了一跳,挥手让洪波快走,这样的男人,看到要多洗两次眼。

    洪波开着车子离开了,心里冷笑道:嫌我丑,你才丑。

    到了清晨三点钟的时候,洪波到了无锡。

    一进入无锡,洪波便将车子停在了无锡酒店,而他自己则是坐黄包车去了鼋头,顺着一路的暗记,他住进了一家小旅馆。

    旅馆老板带着洪波从一楼走到了二楼,最后,洪波选择了二楼的东边第二个房间。

    东边的第一个房间有人住,第三个房间是存放物品的房间。

    洪波住进了房间后半个小时,窗户口跳进来了一个人。

    洪波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会过来的。”

    这人是南云,她现在的装扮是四十岁的妇女,但是衣着光鲜,不再是那个象要饭的妇人了。

    南云将无锡了解的情况告诉了洪波:“听说今夜马山上有事发生。老公,我们去不去看看?”

    “去!”洪波想到,在马山上有事,可能是好事。

    太湖这一带的土匪强人,有什么事情要解决,就会到马山来谈判。

    所以要想知道铁缨队和太湖支队的事,还只有找那些土匪才行。

    所以,洪波与南云商量好,今天下午四点钟去马山一带,玩到天黑,就找一地方藏起,暗中观赏土匪谈判。

    决定了行程后,两人便上床了,直到天快亮了,南云才回去自己的房间,两人都累得睡着了。

    洪波睡到了下午两点半才起床,出门后看到了南云留的暗记。

    知道南云先行去了马山,洪波便坐车来到了湖边,租了一条游船,让其送自己去马山。

    船在湖中,看到了一个小岛,洪波问船夫:“那是什么地方?”

    “一个小岛,叫拖山。”船夫介绍说道。

    洪波看了看,这是一个大约在一平方公里的小岛。山上青峰苍翠,桔香沁人;山下芦苇丛生,与烟波浩渺的太湖连成一片,相映成辉。

    “拖山岛顶峰有一座古代墓葬,相传是吴王夫差之墓。公子要去看看吗?”船夫问道。

    洪波一笑:“人死灯灭,看什么?看他当初擒越王勾践,引勾践卧薪尝胆,韬光养晦,十多年后起兵复仇?还是看他被范蠡一路追赶,逃至莲蓉桥,苦战之后又逃到鼋头渚,最后逃到马山,终为越国俘虏,自刎于无锡阳山?这是命运,有什么可看?”

    船夫点点头,这人长得丑,可肚子里有墨香。

    上岸后,洪波付了船钱,便向着附近的山上走去。

    在两山交界的一个茶亭中,洪波见到了南云,她在等洪波。

    喝了茶后,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茶馆老板也关门了。

    洪波与南云看了四周,发现没人跟踪,两人便一前一后向着玉笔峰走去,那里今夜有活动。

    如果不早点去占个好位置,等到谈判的两方面一到,山上就封锁了,想进去就不可能了。

    所以,乘着土匪的人马没有到,先藏起来。

    来到了玉笔峰的棋盘石上,两人看了看,选了一个顺风的方向,在那里可以听清楚土匪们的话头。

    在他们两人藏身后的一个半小时后,来了一大拨的人。

    他们先占了一个地形,然后对周边进行了搜查。

    但是,他们经过了洪波与南云藏身地,却没有发现他俩。

    又过了半小时,另一队人马来了,他们也是占位置再搜查。

    谈判正式开始了,原来是甲方的土匪头子的小老婆,上无锡看戏,被乙方的土匪头子的儿子看上了,去调戏。甲方的护卫土匪一见,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所以便将乙方土匪的儿子绑了去。

    于是,两方面的土匪,便到了马山上来谈判。

    谈判的结果是,乙方赔付甲方精神损失费一千大洋。

    本来甲方要三千大洋的,但是乙方说,他可以提供一个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