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母子见面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消息可贵,当乙方说出后,甲方马上收了一千大洋走人。

    洪波与南云觉得这个消息肯定很重要,所以在散场后,他俩便跟着甲方的土匪头子来到了一个院子里。

    这里是甲方土匪在无锡的联络点,今晚他们要在此休息。

    土匪头子正在与小老婆说话,是躺在床上说。

    “当家的,为什么少收他们两千大洋?你可是说好了,这收的钱,全给我,现在我少收了二千大洋,你要补给我。”女人说。

    “好好,我回去就补给你两千大洋。”土匪头子说。

    “为什么要回去才补?你那包里可有一万大洋的。”女人撒娇道。

    “那是给眼子的钱,他们说今晚三点钟,铁缨队的小半人马会到拖山来拜祭祖师。如果消息确认,我要付给他一万大洋。”

    女人吃醋道:“一个铁缨队的消息就让你心甘情愿地付出一万大洋!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铁缨队的小么啊。别做梦了,铁缨队有规矩,进了铁缨队,就不能再嫁人了。记得当初她们的大家姐,就是同一个男人有了孩子,最后,她师父要去找她相好的算帐,逼得她离开了丈夫和儿子。你喜欢的那个小么妹,能比她还厉害,不怕队规,跟你走?”

    洪波的手动了动,南云知道他要干什么,急忙抓住了洪波的手,死死地抓着,另一只手,在洪波的手上轻抚。

    洪波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他知道了二十多年来一直想弄明白的问题──母亲为什么要抛弃父亲与他,悄悄地离去。

    原来,是因为母亲的师傅逼迫!可恶的老太婆。

    这时,那个土匪头子说话了:“年轻时候的事早就风吹云散了。我想找到她们,是因为她们知道一个地方。”

    “为什么要找到那个地方?”女人好奇的问。

    “当初有传言,夫差有一笔财宝,藏在太湖里。夫差死后,这笔财宝就变成了三幅图流到了社会。”土匪头子说。

    女人惊叫起来:“你的包里,有半截图?难道是……”

    “对!我那只是三分之一,但是我知道铁缨队的大师姐手中有一幅,所以,我想找到他们的地址,将她们围了,俘虏了她们,夺了那一份图。”土匪头子得意地说。

    “三份图,你就有两份了。再努力,争取拿到另外的一份,我们就有了夫差的财富了。”女人兴奋起来,与土匪头子大战了三次。

    结果,两个人都晕睡了过去,衣服都丢了一地。

    洪波在南云的耳边轻声说:“下去干掉这两个狗男女。不能让他们继续打铁缨队的主意。”

    南云点了点头,从屋上轻轻地滑下去,来到了床边。

    只见她拿出一把小刀,在土匪头子的咽喉处一割,那土匪头子便死了,随后,她又用同样的方式干掉了那女人。

    杀了那两人后,两人便拿起了两个包,首先看的是土匪头子的包。

    包里有一万一千大洋的本票,还有一张三分之一的藏宝图。

    还有一把勃朗宁手枪,一盒勃朗宁枪的子弹。

    洪波将这些东西收进了自己的包中,再去看那女人的包。

    那包中都是女人的用品,南云将里面的首饰全收了,还有两千三百大洋,也笑纳了。

    忙完了后,洪波将南云托着,让她上去了,而后,南云又将洪波拉了上去,俩人从屋顶,悄悄地离开了。

    出来后,他们便向着湖边赶去,发现了一条船。

    这条船不知是谁的,但是洪波顾不得这些,他跳上了船,与南云驾船向着拖山驶去。

    到了拖山后,发现四周已经有人巡逻,铁缨队的人已经来了。

    洪波将船划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乘巡逻队的人不注意,两人偷偷地上了岸,向着山上潜去。

    到了山腰处,看到了十几个人正在拜祭一排坟墓。

    他们又向前面前行了三步,可这三步走完,发现坏了。

    四支枪对准了他们两人,一个女声说道:“有两下子,潜上岛来,到了这里才发现。”

    洪波只得站起身,看到是两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每人手握双枪,枪口对准着他们俩。

    洪波忙举手道:“两位姨,我是来拜祭师祖的。”

    “呸!谁是你的姨?你都四十岁了,还叫我们姨?”一个女的骂道,作势踢洪波一脚。

    另一个女的问:“你要拜祭的师祖是谁?可别说就在对面,这里睡的都是我们的师祖。”

    “姨真的聪明,我要拜祭的就是对面的。”洪波说道。

    这时,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女人过来了,她问道:“什么事?”

    两个女的忙报告:“三家姐,这两人潜上山来,说是要拜祭师祖,可他说的师祖,就是我们的师祖。”

    三家姐眼一瞪:“你不说清楚,我就将你丢下太湖喂鱼去。”

    洪波忙弯腰行礼:“三姨妈好!”

    三家姐气得发抖,一脚踢来:“你这个流氓!谁是你的三姨妈?我没有你这么老的外甥。”

    这时,又有两个人过来了,洪波知道了她们的身份后,便礼貌地喊“二姨妈”“四姨妈”。

    二家姐气着洪波说:“你是从大峡谷(神经病院)过来的?”

    “大峡谷是干什么的?我不是大峡谷来的,我是来找我妈的。”洪波真的不知道大峡谷是干什么的。

    “你妈叫什么名字?”二家姐问道。

    “我妈叫樊梨花!”洪波激动地说了出来。

    同时,洪波马上拿来药水,将自己的脸恢复原样。

    洪波同母亲很相象,所有的人都喊了起来:“大家姐!快来。”

    三分钟后,一个四十岁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一看洪波便楞住了,不敢上前一步。

    “妈!我是波儿!”洪波猛地一跪,跪在地上。

    见母亲还不相信,洪波便拉开了自己的衣服,从前胸处拿出了一个玉佩,双手举起来。

    樊梨花抢过了玉佩,看到了反面的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上前一声抱住了洪波:“儿啊,娘终于看到你了。”

    洪波也是大哭,就是边上的南云,也哭出声来。

    哭了几分钟,洪波突然说道:“妈!各位姨,你们有危险了。”

    樊梨花也恢复了正常:“波儿,你知道什么?”

    洪波便将偷听到的甲方土匪头子的事说了出来。

    樊梨花马上命令:“结束拜祭,马上撤离!”

    山上的人纷纷退到了湖边,分批都上了船。

    洪波的那条小船给别人了,洪波与南云同樊梨花一条船。

    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行驶,她们终于回到了一个岛上。

    樊梨花将洪波与南云带到了她的住处,问洪波:“这位是?”

    “妈,她是你儿媳妇!”洪波忙请南云缷了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