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老川
    ,精彩小说免费!

    “好漂亮的丫头!”樊梨花看过后,便让南云将相貌继续化装,不过年龄保持在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岛上很复杂,所以云儿不能让人看到真面目。”樊梨花说。

    “是!妈妈。”南云忙重新化了装,这个装不怕水,没有专用药水,是去不掉装的。

    为了保密,洪波与南云没有将南造云子的事讲出来,在他们的心中,那是上一世的事。

    不过洪波让南云在母亲面前展露了几手功夫。

    三个人商量后,便决定让南云作为樊梨花的护卫,跟在母亲的身边,保护母亲,对外不说婆媳关系。

    洪婆将那张地图拿出来,交给母亲。

    樊梨花没有收,她从屋内的一个秘密地拿出了另外的三分之一块地图,交给洪波与南云看。

    南云马上将那图复画出来,两张一模一样。

    洪波看了看后,便让南云将自己的那一幅也画了出来。

    这样就有了两幅真品和两幅复制品,洪波有打算。

    他让母亲将这两张真图藏到了岛上的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

    两幅复制图的上面,又将每张图修改了三个点。

    不要小看这三个点,却是偏离了几十公里,从东岛偏到了西岛。

    最后,南云与洪波又将这两张错误的图,进行了做旧。

    现在只要一天的时候,这两幅图就会如同千年一样。

    “你们用这两幅图干什么?”樊梨花问道。

    “洪波是想将这两幅修改过的图放出去,从而减去外界对铁缨队的关注,减少风险。”南云解释道。

    樊梨花点点头:“不错!不然的话,整天被人盯着也不是个事。”

    洪波将从甲方土匪那拿来的大洋本票交给了母亲。

    一万三千大洋,土匪头子身上一万一千,加那女人身上两千。

    樊梨花收了一万,其他的三千退回给洪波,让他留在身上用。

    “你父亲还好吧!”终于,樊梨花说出了她想说的话。

    “上海呆不下去了,父亲回去了祖屋。”洪波说。

    “妈妈,父亲现在还是一个人。”南云说道。

    樊梨花的身子一颤,眼晴看着屋顶:“波儿,你爸是否很恨我?”

    洪波摇头:“爸爸每天都在想你!他说过,希望有一天,你能回到祖屋去,他说你知道祖屋的位置。”

    洪波又说了自己去南京,其实就是想去找母亲,可是找遍了南京,也没有踪影。

    樊梨花流下了眼泪,紧紧地抱着洪波和南云。

    在岛上住了十天,洪波一直不想离去,他想与母亲多呆几天。

    却在这时,樊梨花惊喜的告诉洪波:南云有喜了。

    这对铁缨队来说,是个大喜事,几十年了,没有新生命降临铁缨队,所以,这是一个天大的好事。

    而这时,洪波被南云赶出了岛去,他有事做。

    洪波兴奋地乘船离开,中间是转了三次船。

    由于樊梨花熟悉太湖上的情况,所以洪波知道了太湖支队的位置。

    但是他没有马上就去,寻找太湖支队?没有一个月是找不到的。

    眼下,他要处理手下的一件事,就是那两张图。

    洪波化装成一个武林人士,住进了苏州大观园酒店。

    之后,他来到了苏州的一家拍卖行,外国人开办的拍卖行。

    “先生,有什么能帮助到你?”一个二十出头的苏州女孩迎上来。

    洪波一开口,就是流利的英语:“我要见你们的老板。”

    很快,洪波被请进了一间办公室中,那里有一个人等着他。

    洪波一楞:“川普特?你怎么在这里?”

    那个美国人也震住了:“我叫川普奇,川普特是我的弟弟。”

    洪波哈哈大笑:“如果是在外面,我肯定会将你当川普特。”

    有了这层关系,两个一下子亲热起来。川普奇喊来了一个苏州女孩,给他们俩泡碧螺春茶。

    洪波喝了一口茶,舒服地叫了一声好:“老川,你不会同小川一样,也找了一个中国媳妇吧。”

    苏州女孩脸一红,但是,川普奇将她挽住,坐在他的身边。

    “小烦子,你上门不会是来认亲的吧。”老川听洪波说过,他姓凡名仁,叫凡仁。

    洪波看了看那女孩,老川马上会意,在那女孩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那女孩便离开了,并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老川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洪波说话。

    洪波没有开口,而是从怀中拿出了一幅动物皮出来。

    老川接过了动物皮,看了看,又拿出一个放大镜,仔细地看着。

    过了十分钟,老川看向了洪波,正要说话,被洪波制住了。

    洪波拿出一张纸,写了起来:“小心日本人的奸细。这东西,日本人可是找了很久。”

    老川写道:“那你为什么要拿出来?”

    洪波写道:“我想组织一支队伍,抗日。所以要钱要枪要物资。”

    老川伸出了一只大拇指:“你想怎么做?卖给我还是拍卖?”

    洪波:“老川,我同小川关系不错,不想害你。这东西三份凑齐了,才知道那藏宝地,就算三份到齐了,日本人早就盯得你的尿拉了多少都知道。更别说你带出去。弄不好,性命没了。”

    老川学中国人,对洪波抱拳,表示感谢。

    “当务之急,就是换成钱,有钱才是大爷。”

    老川点头:“那就拍卖!我拿出来拍卖,日本人就不好抢了,毕竟他们的很多东西都要依靠美国政府。明面上不敢横来。”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来找你。”洪波说道。

    “我找人去鉴定!”老川迫不及待的说道。

    洪波拦住老川:“如果东西一露面,我就不能再同你联系了。你先给我准备一些武器弹药,还有给养。再准备五万大洋。放到……”

    洪波轻轻地在老川耳边说道,声音只有老川知道。

    老川笑着说:“没问题,这些东西苏州就有。只要鉴定一完成。我就让人送过去。”

    “迟了!你让人将东西送到离接收地不远的地方,等你的信。鉴定一结束,马上打电话,让他将东西送上船。我担心鉴定一结束,你就成透明人了。”洪波说道。

    老川想了想,点头:“那剩下的钱怎么给你?”

    洪波还真的没办法,只好说:“三个月后的今天,你去上海百乐门舞厅,最好在那玩三天,我会安排人与你见面。见面的暗号是……”

    说完后,老川马上将这些写了字的纸,全部烧了。

    两个人又开始风花雪月起来,谈了一个小时。

    洪波告辞了,临出门时,还对门口的一位小姐抛媚眼。

    老川没有出门送洪波,而是向脚下的一个地方一点,露出了一个0.6平方米的暗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