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拍到
    ,精彩小说免费!

    男人将枪放在地上,用苏州话说道:“我是这个公司的警卫。”

    上来了一个警察,拿走了枪,警察局长这才走过来。

    “你说你是警卫,谁能证明?”警察局长问道。

    男人拿出了证件,上面有他的照片,于是警察局长相信了。

    这时,两个警察拖出了一个被绑的人,警察局长问:“他是谁?”

    “劫匪!来了三个,我只抓了一个。”男人说。

    这时,听到了枪响,拍卖行副理过来了。

    他跑到了男人面前:“阿强,发生了什么事?”

    “副理,有三个人进了办公楼,搜什么图。被我乘机抓了一个,另外的两个听到警车声音,最后跑了。”

    副理上前拍着阿强的肩:“我请老板奖励你。”

    这时候,被樱子喊醒的老川醒了,听说拍卖行出事了,他急忙开车来到了公司。

    听了阿强的汇报后,他又去审讯那被抓的人。

    可那个家伙就是不开口说话,挨了十几脚,依然不说话。

    “我听他们之间说过话,是日语。”阿强说道。

    老川明白了,这是佐藤一计不成又来一手了。

    一听是日本人,警察局长头也痛了,日本人更不好惹。

    但是,他还是让人押着那日本人回警察局去。

    走到了半路,警察局长打开警车门,对那日本人说:“你快走吧,再迟走,中统的人就要来提审你了。”

    那日本人一听,对警察局长说了声:“谢谢!我记住你了。”

    说话,那日本人几个跳跃之间,便消失在夜色中。

    而警察局长命人开枪,并大喊:“有人劫车,犯人跑了。”

    自从日本人在美国拍卖行被抓的事发生后,美国领事馆向中方提出了要求,要确保美国公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

    于是,在美国拍卖行拍卖“夫差藏宝图”的时间里,警察局派了一个小队的人保护老川的家和办公室。

    这一下子,佐藤没有办法了,这一条路行不通了。

    于是,他便想到了另外的一个主意:用恐吓和威胁来阻止其他的人来竟价,争取用起步价拍到那两张藏宝图。

    佐藤这边一开始行动,老川就得到了消息。

    老川不禁冷笑,想低价拿到藏宝图,你以为我二啊?

    老川便联系了一批客户,让他们不要屈服于日本人,只要不是日本人的占领区,就不怕日本人使诡计。

    同时,老川自己也留了一手,准备与佐藤斗。

    一切都在暗流中消耗了时间,很快到了拍卖的那一天。

    苏州拍卖会,在苏州酒店的大会议室举办。

    这间酒店里,住的都是前来参投的客人,不参投不能入住。

    同时,警察局来了一百多人,保护客人的安全。

    驻军也派了一个连过来,在警察的外面建立了防线。

    看到了这个情况,佐藤知道原来计划的强抢方案行不通。

    看来只能去竟争了!佐藤恨恨地看着那象妓一样在门口接人的老川,恨不得将他拉过来,左右开弓十下。

    上午十点,拍卖会开始了,先期都是一些小玩意。

    到了下午两点,出现了很多的精品古玩,基本都拍出了。

    老川就是想通过藏宝图的影响,让这些有钱人,一时兴起,拍下附拍的那些拍品。

    到了下午三点半,正题到了,老川上了台。

    “大家没有一点反应?是不是感到我没有前面的两个美女拍卖师性感动人?”老川上台说。

    这时,一个面谱丢了上来,有人说:“既然知道了,还敢上台来,说明你不是一般的脸皮厚。”

    “看到你那脸恶心,快戴上脸谱。”另外的人喊道。

    老川戴上了脸谱,众人大笑,这是一个孙二娘的脸谱。

    老川继续说:“我忠告你们,关了灯后,不在脸上,在感觉上。”

    众人一阵喝彩,有人喊老川快开始拍藏宝图。

    老川拍了拍手说:“得到了这个动物皮后,我也想自已买下,但是我的能力不足。一是没有这多的钱,二是卖方指定拍卖。所以我只好与藏宝擦肩而过。”

    随后,老川请上了三个在国内的收藏界有名的专家上台对一张藏宝图进行了鉴定。

    专家经过一番鉴别后,确认这是真品。

    在专家退下台后,老川开口:“以大洋竟价!可以付黄金、美元。其他的货币一概拒绝。起步价,十万大洋。”

    众人一听,都没有说话,各人都在思考自己该如何出手。

    “我大日本帝国上海商会出价十万大洋。希望大家看在大日本帝国的英名上,给我们一个机会。”这时,佐藤开口了。

    场内有三分之二的人,一听佐藤的话,便摇摇头放弃了。

    这时,一个南京的商人举牌:“不要拿什么大日本帝国来吓人,这里是拍卖会,认钱多钱少,不是认你是什么日和不日的人。钱多才是大爷。我出十一万大洋。”

    老川笑了,不过戴着面具,他笑别人也不知道。

    佐藤气愤地盯着那人:“你厉害!告诉我你的身份。”

    那人回瞪了佐藤一眼:“怎么?想找我喝茶?行,记着,我是国民党中央党务调查处的,欢迎你来南京。听说你上次从南京装死才逃过一劫,要不要再来一次?”

    一听对方是中统的人,佐藤缩了缩脖子,不再发狠话,举起了牌子:“你不说钱多才是大爷吗,我出十二万大洋。”

    到了十三万大洋,那个中统的人便收手了,因为另外有两家参加了竟争,就这样,价值抬到了二十三万大洋。

    老川的预计是二十万大洋,现在已经过了三万,于是,他便做了一个让人不注意的动作。

    他的动作刚做完,正好佐藤报到了二十三万三千大洋。

    那两人犹豫了半天,最后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竟价。

    于是,佐藤赢了竟价,他上台来,当众付出了二十三万三千大洋,拿到了那两张藏宝图。

    就在台上看了看那两张藏宝图:“不错,载体和痕迹还有字形,都是夫差的藏宝图。”

    佐藤的话说完,便一挥手,立即在人群中,站起了三十多个人。

    他们立即将佐藤护卫着,向着大门外走去。

    佐佐木撕开了上衣,喊道:“所有的人都原地不准动,谁想顽抗,我就拉响炸药,与你们同归于尽。”

    酒店的人尖叫着四散,旅客们纷纷向着远处跑去,不敢向炸药包靠近,那可是要人命的东西。

    这时,佐藤已经出了门,在外面,警察局长命令警察全部退开,给佐藤一行人留出了一条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