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闹翻
    ,!

    之所以进来的这人让洪波紧张,是因为他就是在南京时,洪波曾帮助过的南京市委田书记。

    老田进来后,首先斜睨了咖啡馆内的情况,然后坐到了洪波的身边,因为这里刚好有一个位置。

    洪波知道,那个军统的人应该也在咖啡馆中。

    他们中间应该有什么联络方式,或者有什么接头物。

    洪波眼睛扫视了咖啡馆内,寻找一些有特别的东西。

    突然,洪波的眼睛看向了一个人,那人坐在李安的旁边桌子上。

    他的手上有一串佛珠,已经拿出来,在手上拨动着珠子。

    这是不是一个信号呢?洪波急忙看向田书记。

    发现田书记正在向外掏一个东西,那东西还没有露出头来,但是洪波却已经能看到,正是一串佛珠。

    洪波心中一急,用脚碰了一下桌子,发出了一声很轻的声音。

    这声音轻到,只有洪波与田书记能听到。

    田书记一怔,松了手,看向了洪波,他知道洪波碰的桌子。

    洪波没有看他,而是去掏裤子口袋的烟。

    但是,从田书记的那个角度!刚好看到了洪波的动作。

    特别是洪波掀起的衣角,露出了腰上的手枪。

    田书记马上明白:出事了!敌人已经包围了这了咖啡馆。

    他知道现在不能走,一走的话,日伪特务就知道自己了。

    但是,他又担心地看着手中的包,只要敌人一搜包,那么就能发现包中的佛珠。

    想到这里,田书记急忙将佛珠丢到了前边去。

    虽说敌人会搜出来佛珠,肯定能发现接头的人就在咖啡馆内,但是自己手上没佛珠,最多只是一个怀疑的对象。

    所以,虽说这样给了日伪信息,接头人来过咖啡馆,但是现在的处境,田书记不得不丢佛珠。

    刚好佛珠丢到了洪波的前面,他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发现。

    就是田书记,因为避忌,所以将头偏向了别另外的一边。

    洪波心一动,用脚将那佛珠勾过来,并快速地收了佛珠。

    半个小时过去了,洪波看了看手表,起身向李安那边走去。

    他向李安使了个眼色,径直去了厕所。

    厕所有一个大窗户,窗外是一条河,洪波在进入了厕所后,便掏出了佛珠,将佛珠从厕所的窗户使劲地丢向了窗外的河中。

    佛珠很快沉入了河中,洪波这才放心,装作小便结束。

    李安是在洪波进来后三分钟才过来的。

    “情况不对啊!没有共党的人接头啊?”洪波说道。

    李安:“我也感到奇怪,军统与共党约好的,怎么变卦了?”

    “肯定是共党从其他方面得到了消息。什么办?”洪波着急道。

    “立即控制咖啡馆内的人!你去守住门,我去外面,喊人进来。”李安说完,向着外面走去。

    而洪波也急忙跑出了厕所,抢到了门外。

    这时,有一个人正要出门,被洪波拦住了。

    “你他妈的找死,竟然敢拦住我。”那人叫了起来。

    洪波没有回答他,而是掏出了手枪,将枪口对准了他。

    那人一见,吓得马上举起了双手:“爷爷,我错了!我找死!请爷高抬贵手放过我。”

    洪波用枪头挑了挑,让那人进去了咖啡馆内。

    这时,咖啡馆内出来了一个人,是咖啡馆的老板。

    “你是哪部份的?竟然在我店内闹事。我与警察局局长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洪波便打断了他的话:“大家听好了,76号办案,不想死的话,给老子坐在原地不准动。”

    那老板一听76号,马上吓得举起了双手,不敢动了。

    警察局局长?76号不高兴,可以让警察局局长去76号喝茶。

    咖啡馆内的人,也是不再语言反抗了,那几个头先叫的很厉害的人,这会儿,低着头看脚去了。

    几分钟后,李安带着十几个人过来了。

    洪波这时候,才将位置让给了一个特工队员。而他自己则是回去了登记的房间,去喝茶去了。

    审讯的事,找人的事,不是自己这个总务处长的事。

    就在洪波喝茶十几分钟后,门外进来了李士群。

    李士群一脸黑,问道:“什么回事?办个事都办不好。”

    洪波忙站起来:“我可是按照计划来的。”

    “按照计划来的?为什么共党没有来接头?”李士群叫道。

    洪波一听,不高兴了:“你不是让李安跟着我了吗?他没向你汇报?共党来不来我怎么知道?我也不是他们的上级。”

    李士群一下子跳了起来:“你是怎么对上司说话的?不要忘了,你是‘上海特工部’的总务处长。”

    洪波也放开了:“总务处长?我总务了什么?有总务过一分钱没?既然是总务处长,为什么让我做行动处队员的事?”

    李士群狞笑道:“不想干?可以!从现在开始,我撤了你的职!”

    洪波一甩手:“撤吧!我本来就不是干这行的命。”

    李安一听,急忙阻止洪波:“波子,不能这样,想想我们可是共过患难的。不能散伙啊。”

    洪波点上一支烟:“共患难的人不一定能共富贵。”

    说完后,洪波便拿上了自己的包,离开了“情缘酒店”。

    回到了家中不久,洪波接到了影佐的电话,让洪波去见他。

    “今天的情缘酒店是什么回事?”影佐问道。

    洪波将情况向影佐作了汇报,并发了几句牢骚。

    影佐笑道:“你难道没有看出来这里面的问题?”

    洪波摇摇头:“我只感觉得事情有些奇怪。”

    影佐说:“为什么要李安跟着去,那是准备在成功之后,由李安来全盘接下这份功劳,也就是李士群的功劳。”

    “既然如此,为什么让我去?”洪波猜到了一些。

    “失败的话,责任就得有一个人来承担。那个人就是你。”

    洪波大吃一惊:“李士群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知道太多他的过去,特别是叶吉卿之事,他不会让这些事从你的口中流露出去。”影佐喝了一口茶。

    “难怪!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这样的全心全意对他,他始终将我当异族。”

    影佐想了想,对洪波说:“你已经不适合再在76号干了。”

    洪波也是这样认为的:“师傅,那我准备干什么?”

    影佐说:“我同驻沪宪兵司令商量好了,准备成立一个特别侦察队,专门对付抗日份子,分化瓦解抗日力量。”

    洪波明白,这是影佐在争权:“那76号的人算什么?”

    “他们听晴气庆胤的,不是我们的人。”影佐很直白地说了。

    洪波站起身:“请机关长下命令,我一定完成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