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田亮
    ,!

    “经研究决定:任命你为特侦队队长,队员的组成由你去上海的各部门挑选。”影佐说道。

    “是,筹备阶段可能要一个月。”洪波想了想说。

    “能一个月筹备好,也是快速度。”影佐说道。

    影佐决定,先期的人员都要经过培训,日语与特工技能培训。

    统一培训的地点就设在海上的一个岛上,很多的项目,是不能在市区进行,如射击,爆破等。

    从影佐那出来后,洪波便忙碌起来,陆地海岛两边跑。

    再说田书记,在“情缘酒店”差一点出事后,他们二十多人还有舞厅的二十多人都被集中在酒店内审查。

    在审查的时候,田书记感到不对劲,当一个手上拿着佛珠的人随同李士群经过他们的身边,走向正对咖啡馆的那间房时,田书记才明白:原来军统的人与日本人一起设了这个局。

    好险啊!如果不是自己万幸看到了那个特务身上的枪时,自己当即拿出了那串佛珠,结果就是先接头,后断头。

    自己要是出事了,上级组织还不知道这些情况,可能还会安排同志继续与军统的人接头。

    对了,那串佛珠呢?自己明明丢在左前方,可日伪搜查了整个咖啡馆,都没有找出来那个佛珠啊。

    自己丢佛珠,也是无奈之举,不丢就会被搜出。一搜出,那么自己的身份就明白了。

    但丢出后又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敌人就凭这佛珠,知道自己来过咖啡馆内,而且就在咖啡馆内。

    可现在佛珠不见了,这就让敌人难猜了。是人来了,还是人没来?

    人来的话,肯定是有佛珠在身上,因为这些人进来后,没有人出去过,更没有人去厕所。

    如果共党的人没有来的话,那就说明事情露馅了。

    当审讯到田书记的面前时,他很镇定地回答了回题:自己经常来“情缘酒店”喝咖啡跳舞。

    当调查了田书记提供的人证后,李士群确认,这个人是这里的常客,也是舞厅的常客。

    李士群不知道的是,当他们将田书记带着经过时,集中在一起辨别的酒店舞厅和咖啡馆的店员中,有一个人说:“这人经常来过,给了我几次的小费。”

    其他的人没有什么印象,但有人认出是常客,他们也附合:“对!这人是常客,我们也收了小费。”

    李士群确定了田书记是常客,但是,是常客就不一定不是共党。

    虽说这个接头地点是军统的人确定的,来接头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上级要确定在这里接头?

    所以,李士群派人去调查了田书记的情况。

    田亮,上海的一个商人,开了一家商贸公司。

    公司离这不远,住的地方也离这不远。所以常来消遣。

    平时是不掺和什么政治,一门心思赚钱。

    调查结束后,李士群命放了田亮,但是安排有人二十四小时监视。

    田亮对随身保镖的事已有警觉,但是他不能装出有警察的样子。

    一个老百姓,是不可能有这种警觉的,他要装成老百姓。

    于是,田亮带着保镖回到了公司的办公室。

    其实,田亮的公司也就是前店后仓库,在仓库边上有一间办公室。

    店内有两个伙计,在接待顾客,他们不是地下党的人。就是田亮从社会上招来的工人。

    仓库里没有保管员,平时发货什么的,都是由田亮负责。

    所以,两个店员是不允许进仓库的,那里有财物。

    那个跟踪的人,进了店后,转了一圈便离开了。

    他一个外来人,更不可能进入仓库,所以,他只能在店外建了一个监视点,主要是监视田亮是否出去见人。

    然而,他不知的是,田亮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出去了。

    田亮的仓库外面,有一个大窗户,窗户的外面,是一个百姓家的废弃的牛棚,已经没牛了。

    田亮从窗户出去,踩在牛棚上面,下到了地面。

    然后,他便快速地离开了这个废牛棚。

    来到了一个低矮的民房,田亮环视了四周,四周没人,他才进去。

    在民房内,有一个地下室,其实就是一个农民的家中的地窖。

    田亮进去地下室后,从一个旧柜子中拿出了一部电台。

    打开电台预热,田亮则是在边上的一个小桌子上写起了电报稿。

    边写,田亮的眼前边出现了咖啡馆的情况。

    他如实地将情况汇报给了上级,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军统在与76号联手,共同对付地下党。

    很快,电报飞到了延安,飞到了李先生的手上。

    李先生在接到田亮的电报前一个小时,接到了军统的电报。

    军统在电报中斥责李先生:商量好的事为什么不遵守?为什么要违约?联合抗战难道是一句空话?

    李先生看了田亮的电报后,心里已经明白了。

    他马上请示了首长,在首长同意的情况下,李先生回了一份电报:“你们在昨天与76号商量的事,需要我们将内容公布出去吗?”

    军统一收到电报傻了,共党早已知晓了计划。

    这当口上,如果让共党将情况通报给报社,那军统就成了全国之敌了,于是他们回电:已经查清了,是接头人叛变了。

    当李士群收到了军统转来的电报时,他楞住了。

    原来共党早就知道了76号与军统的勾结,难怪没有人来接头。

    在这种情况下来接头?那才是送死的行为。

    所以说明,现在的“情缘酒店”的人都是不相干者。

    于是,李士群让人通知那些“重点怀疑对象”,让他们喊家里的人和朋友,带钱来赎人。

    至于安排的跟踪的人,全部撤了回来。

    当田亮观察到跟踪自己的人已经撤了,便知没事了。

    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再一次想起了咖啡馆的事。

    事情真的有那么凑巧吗?刚好在自己要拿出佛珠时,突然之间听到了响动,警觉的自己马上看向四周,结果就发现了那人腰上的枪。

    田亮坐在与咖啡馆的桌椅差不多的桌椅前,试了试。

    试后肯定,那声响是那个人发出来的,因为这轻徽的响声只有他那个地方才有可能。

    田亮一下子兴奋起来,他上试第二项,露枪。

    他在相似的位置,做出了与洪波相似的动作,做了五六次。

    最后他又肯定:如果不是故意让自己看到,那枪根本就不会露出。

    田亮激动地站了起来,李士群与洪波的争吵声,外面的人都听到了,他知道这个人是76号的人,是总务处长。

    田亮又离开了办公室,来到了一个经营粮油的店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