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接鸢
    ,!

    楚丽丽说:“我事先也不知道有一个师兄。那次我去报仇,碰上了他,他阻止了我,等于是救了我,凭我的能力,肯定非死不可。”

    接下来,楚丽丽将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

    “你是说,他用了一个毒蜘蛛杀了叛徒?”李先生问。

    楚丽丽肯定地点头:“我亲眼看到他动手。”

    “你说你后来住在他的家里,他姓什么?”李先生问。

    “他姓洪叫洪波,是上海船王洪家的独子。”楚丽丽说。

    随后,楚丽丽又讲了洪波残废了那几个蓝衣社的人,最后被逼,离开了上海,去日本留学。

    楚丽丽走后,三号高兴地拿出了一坛土酒,与李先生喝了起来。

    “首长,可以肯定洪波就是风鸢。他是楚天发展培训的,所以他认楚天为师。另外,他不顾一切地残了那几个蓝衣社的人,正是他们包围楚天,致楚天牺牲的敌人。”

    三号与李先生碰了碗:“我同意你的观点。现在我们应该将他接回家来,让他归队。”

    “嗯!要不我们通知上海市委,让他们去接头。”

    三号摇摇头:“据我们得知,洪波在日本时,曾经受戴笠之命,加入过日特组织,影佐是他的师傅。”

    李先生:“是啊!他现在既是军统的特工,又是日本特工,同时又是76号的人,身份复杂啊。”

    三号笑了:“我不是说他的身份复杂,我相信他对革命的忠诚,否则他不会几次出手救人。我是讲,这是一步妙棋,我们不能随意地安排他,好钢要用在刀口上。”

    李先生放下心:“首长是说不能放在上海市委管辖下。”

    三号说:“现在田亮已经猜到了洪波的身份,所以我建议让田亮当他的上线,但是洪波不属上海市委。只能田亮一个人知道他。”

    李先生点上一支烟:“那就将他的档案建立在我们社会部。”

    三号也要了一支烟点着:“社会部内的资料,很难保证不被泄漏。我的意见就是,不建明面的挡案,他的挡案,在我俩的心里。”

    “那就是说,党内知道他的身份的人,就首长、我、田亮。”李先生知道,这种情况,在党内不会超过三人。

    “对!不能扩大知情范围。他的代号还是叫风鸢。”

    “原来的风鸢已经牺牲,党内有人知道,所以别人不会想到风鸢还活着。”李先生又喝了一口酒。

    “专门为他设计一个新的联系方式,不准他直接对我们发报,减少暴露的风险。电报一律由田亮发出。密码最高保密度。”

    “是,首长,我去一趟上海,亲自同他接头。”李先生说。

    “你怎么同他接头法?”三号问道。

    “用我原来同楚天同志的接头方式,如果他听楚天交代过,那么他就会同我接头。”李先生说。

    “我相信楚天肯定同他讲过。因为他不知自己何时有生命危险,为了让下线能继续联系到上级,楚天同志肯定向他交待过这件事。另外,你让楚丽丽给你一个信物,让洪波能相信你。”

    三号与李先生将一坛子土酒喝光了,商量了五个小时,才商量出一个把握性很大的方案。

    第三天,李先生便偷偷地离开了延安。

    然而,在李先生从延安动身的时候,他来华东的情报被日伪暗线发到了上海,被梅机关与76号同时收到了。

    洪波被喊到了梅机关,影佐问:“你那些人的培训怎么样了?”

    洪波立正道:“学了一半,枪法与搏斗差一点。”

    “现在有一个任务,交给你们。”影佐说道。

    洪波立正:“请机关长下命令,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影佐说道:“据我们在延安的内线报告,共党的社会部负责人李,已经于三天前离开了延安,目标正是上海。”

    洪波吸了一口冷气:“共党的特务大头目,他敢来上海?”

    影佐斜睨了洪波一眼:“有什么不敢的,听说半年前,共党的三号曾经去过南京。”

    洪波连忙问:“南京抓到他没有?那可是大鱼。”

    影佐摇头:“靠徐恩曾戴笠这样的草包,能抓住大鱼?”

    “也是,徐恩曾赚钱行,做其他的不行,硬不起来。”

    影佐哈哈大笑,他知道洪波恨死了徐恩曾。

    “机关长,预计共党李会从哪条线来上海?”洪波问道。

    “黄河海路不行,一上船就是入网,他不会走这条线。”影佐来到了地图前面,用一根指示棒指着。

    “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不会走这条线。”洪波递给影佐一支烟。

    洪波帮影佐点上烟:“我查过这个人的资料,他总喜欢出人意料之外的行事。我估计,他会先去南京,再从南京来上海。”

    影佐的指示棒延着地图向下:“如果是我的话,我会从汉中经嘉陵江到重庆,然后从重庆顺江而下到南京。”

    “师傅高明,我相信他会走这条路。”洪波说道。

    影佐得意地接受了洪波的马屁:“我要在沿途设卡,沿途阻击他。直到将他抓捕他。”

    “抓捕?机关长,象他这样的人,抓捕的可能性很小。击毙的把握要大一些。”洪波说道。

    “你知道什么?他的脑袋内装的都是共党的潜伏人员名单。只要抓住了他,我就请东京的刑讯专家来,将那些东西从他的脑袋中挖出来。”影佐兴奋地说道。

    “是!我们抓活的,先伤再抓。留他一条命。”

    影佐这才点点头:“将你的人马上撒出去,从重庆到南京,沿线注意搜查,如果在哪一个地方发现了他,不要私自行动,马上电报我,我安排人抓他。”

    “是!那南京以下的……”洪波提醒道。

    影佐挥挥手:“南京以下的地方,我会安排梅机关和特高课的人行动,这一带是皇军的控制区,他只要进来了,就逃不掉。”

    洪波从梅机关出来后,便带着影佐给的法币来到了海岛上。

    海岛训练的人有一百人,全部被洪波喊出来排队。

    “接下来有一个任务,也是你们的实习课目了。”洪波站在了队前,将情况讲了一遍。

    讲了十五分钟,讲完了后,洪波便开始分派人员。

    重庆是共党李上船的地方,所以重庆派了五个人,都是重庆本地人,他们混在重庆人群中,没人当他们是外人。

    武汉也分了六个人,因为防备从武汉坐飞机来上海,所以武汉机场派了两个人。

    九江、安庆、芜湖、马鞍山每一个地方都安排了五个人。

    除此之外,在九江,建立了一个点,每当有重庆至南京的船经过,就派两个人上船,在船上搜索可疑人。

    就这样,岛上受训的一百人全部安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