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报信
    ,!

    就在洪波将一百人全部分派了出去,回到了家中后不到十分钟,李安来到了洪波的家中。

    “安哥,想与我喝酒了?”洪波笑着问。

    李安接过洪波递给的烟:“波子,你这一个月了,都不去76号了,弄得我怪想你的。”

    “想我怎么不来见我?”洪波点着了香烟。

    “你也不是不知,我每天忙的两只脚停不下来。”

    洪波吐出一口烟圈:“今天不忙了?晚上我们去喝几杯。”

    李安摇摇头:“今天不行,我们有任务,下午六点就走。”

    “你的任务不就是在上海抓抗日分子吗?”洪波奇怪道。

    “你不知道,我们要抓一个重要的抗日分子,必须全部出动。就你你这个局外人另外,其他的人全部上阵。”

    “去哪里?”洪波掏出了钱包,转过头问李安。

    “我去九江,王明星去武汉。”李安的眼睛盯着洪波的钱包。

    洪波掏出了五百法币:“九江是用法币,你那日币军票不要拿出去,拿出去了,东西买不到不说,还会被抓。”

    李安高兴地接过了五张法币装进口袋中:“我就知道波子心疼我,不象主任,只给了我五十法币,五十法币在九江能干什么?”

    洪波笑了:“五十法币,象你喜欢进那个地方,一晚上就没了。”

    李安拍了拍口袋:“现在可以去三次,见识一下当地的美女。”

    李安走后,洪波估算了一下,李士群的人可能也是控制了长江这条线,看来得通知一声了。

    当夜幕来临时,洪波便溜出了家中,化装成一个乞丐。

    他来到了田亮的店子前,这时候,田亮的店内没人。伙计都下班了,只有田亮一个人在店中守店子。

    田亮今天接到了延安的通知,李先生将来上海与自己见面。

    所以,他有点激动,那可是红色的特工之王。

    田亮听了李先生的很多经历的故事,让他特别崇拜李先生。

    就在他准备再点一支烟时,门外进来了一个乞丐。

    “老板,给点钱,我去买一个饼。”乞丐说道。

    田亮笑了:“别的乞丐只讨饭,你却讨钱买饼?你这个乞丐是个活得有滋味的乞丐。”

    那乞丐看到田亮如此说,便将碗一伸。

    田亮摇摇头:“我也没有钱,要饭的话,我可以给你一碗。”

    乞丐气不过!将碗一扑,扣在田亮的柜台边。然后用手指了指田亮,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过了十几秒,乞丐拿回了碗,快速地离开了。

    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人见乞丐出来了,便离开了。

    “好走!不送!”田亮对着门外喊了声,接下来,他睁大眼睛。

    原来在柜台处,有一个他熟悉的东西:纸包大洋。

    田亮快手地将纸包大洋收起,分开了他们。

    将大洋放进了口袋,而那纸条,则是随手插到了一袋米中。

    就在田亮将东西处理好时,门外进来了两个人。

    他们都是隔壁的人,没事喜欢串门,这不,看到乞丐出去了,他们便过来探情况。

    田亮便将乞丐的事讲了,那两人笑着离开了。

    乞丐这一闹,田亮便借故将店门关了。

    从米中拿出了那张便条,仔细地一看,果然是鸢的信。

    但是是一封紧急情报,田亮吓的马上看完,并将纸条烧掉。

    自己今天刚收到延安的通知,敌人在昨天就接到了情报。

    看来这个隐藏在延安的日特和伪特的能耐不小。

    田亮马上从牛棚上面离开了,来到了民房。

    他经过仔细的思考,起草了一份电报。

    “鸢通知,敌昨天便知李要来沪,现两路人马已经封锁了重庆至上海线。每班船上都有人上船搜查。”

    再三审视后,田亮才将这封电报发给了三号。

    当三号收到了这封电报后,他心里也有些怒火。

    日伪的特务太猖狂了,延安的事这快就泄漏出去了。

    按照行程的时间,李先生这时候应该快到重庆了。

    于是,三号便将田亮的电报转到重庆市委,让他们转交给李先生。因为这封电报只有李先生有密码本。

    当三号的电报到达时,李先生正好到了重庆。

    看了电报后,李先生烧掉了电报,马上离开了。

    在一个空屋里,李先生化装成一个有痨病的五十岁的人。

    出来后,他便坐车去了码头,登上了一艘开往九江的船。

    李先生估计,武汉肯定是严控的地方,说不定日伪与军统又会联手,共同来对付自己,所以不能去武汉。

    安庆,是安微的梳,肯定也是复杂的地方。

    而且过了安庆,日本人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强。

    所以最好的地方,就是在九江上岸,再找机会去上海。

    在李先生思考问题时,他看到了岸上有人在喊:“上峰命令,封锁江岸,不许任何人上船离开码头。”

    但这时,李先生乘坐的船已经开到了江心,船向下游驶去。

    李先生从岸上的情况看,知道敌人已经知道了自己到了重庆。可能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来到码头。

    这其中的功劳,应该就是叛徒的了。叛徒的可能性,李先生已猜到了。自己到重庆的消息只有三个人知道。

    等办完了风鸢的事,老子再来好好地清洗门户。

    李先生在船底舱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因为是痨病,所以李先生的身边没有人靠近。

    他便闭着眼睛休息,在那微开的眼缝中,李先生看到了有两个人在乘客中不断的打量着乘客。

    “喂!是给你家妹子找男人吗?”一个人被看火了。

    这两人也是火性子,马上轮起拳头就打,打得那人喊了一声。

    一下子,站起了七八个人,围着这两人打,打得这两人遍体鳞伤。

    没办法,这两人掏出了枪,可是,枪一亮,麻烦就来了。

    这船上刚好有一个排的护卫队,听说有人掏了枪,马上就包围了上来,将那两个人的枪缴了。

    那两个人正是76号的人,这船上有两个人曾经被他们抓过。

    于是,那两个人站了起来:“他们是上海的汉奸76号的。”

    这一声喊不得了了,护卫队的人,马上将那两个人被五花大绑,重点看押起来。

    护卫队的人准备到了武汉后,将他们交给武汉警方。

    由于这一闹,差点要检查到李先生面前的76号的人被抓了,就没有人继续搜查,于是李先生便过了关。

    第二天的晚上十点,船到了九江,李先生下船了。

    一下船,李先生就感到了码头上是警戒森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