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归队
    ,!

    这副对联,原本是明朝有名的才子解缙的一副名联。

    原联是:千年古树为衣架。万里长江作浴盆。

    楚天告诉洪波时,将衣架改成了裤架,将浴盆改成了脸盆。

    洪波答上了对联后,便开口:“我也有一诗,请帮解答。”

    那人点头:“你说出来看看,是不是我知道的。”

    “奈何奈何又奈何,奈何今日雨滂沱。”

    那人笑了:“滂沱雨夜祝陶寿,寿比滂沱雨更多。”

    那人答上来诗后,便马上解开了洪波身上的绳子:“让你受苦了!风鸢同志。”

    洪波一听,眼泪流了下来,流过他的面,流进了脖子。

    等待洪波情绪稳定了下来,那人才开口:“楚天同你说过没有,他有一个朋友姓李。”

    洪波擦了擦眼泪:“说过!他笑着说的。”

    那人眼一红:“我就是他说的那个人。”

    洪波一楞,马上回过神来,向李先生行礼:“首长,你没有收到我的电报吗?”

    李先生去口袋掏烟,洪波马上从地上拿起烟,敬了李先生一支。

    李先生点燃烟:“收到了!在重庆时收到的。”

    李先生将重庆发生的事说了,气得洪波直骂:“该死的叛徒。”

    “我这次的任务,是受三号的命令,来与你联系的,所以不管有多大的风险,我都必须去上海见你。想不到在九江碰到了你。对了,你怎么跑到了九江来了。”李先生问。

    两人坐在石头上,洪波看了看四周,警备着。

    “外面有我们的人,他们不进来,不会见到你。”

    洪波放了心,将自己如何接头,被蓝衣社围捕,为了掩护楚天,而中弹倒下下水道。后来如何杀叛徒杀凶手,戴笠如何逼迫,让自己去日本留学,最后,在东京大学碰到了影佐,被影佐逼迫加入了日特组织,回来后的南京之行,还有与李士群闹翻,受影佐的命令,组建特攻队的事,全部向李先生作了汇报。

    李先生紧紧地握组波的手:“风鸢同志!你是一个坚定的**战士,我代表党组织,欢迎你归队。”

    洪波高兴地向李先生敬了一个军礼:“风鸢向组织报到!”

    “根据三号的指示,你的组织关系归中央社会部。”

    “是!”洪波兴奋地说,楚天当初也是直属社会部的。

    “鉴于你认识田亮同志,而且田亮同志是一个坚强可信赖的同志,所以决定由田亮同志为你的上线。”

    洪波的眼前,出现了南京的情景:“是!”

    “你的情况很特殊,所以,组织上同意你身为三面间谍的身份去开展工作。记住,只要你在爱**爱国的大节上做好事情,我们不会去注意你的小节。毕竟有些事,可以让敌人对你减少怀疑。”

    洪波脸一红,自己已经有了两个女人的事,很难处理。

    李先生给了洪波一个频率,一本书名做密码。

    “如果出现了紧急情况,你可以直接向我发报。”

    洪波检起了地上的东西,他将三千大洋的本票交给了李先生:“这点钱请收下,为组织上买点什么。”

    李先生笑了:“正好我们急需一批消炎药,对方不收法币。有你这大洋,我们就可以成交了。”

    李先生这次来上海,就是来联系洪波的。现在已经同洪波见面了,他就不去上海了。

    “我准备去一趟安庆,在那里闹一闹。”李先生说。

    洪波问:“为什么啊?从大别山脉直接回去,很安全的。”

    李先生解释道:“虽说我扮黑帮暂时稳住了他们,如果他们回过神来,就会发现我来过九江。而你也在九江执行任务。这样的话,敌人就会怀疑到你的头上。所以我准备去安庆,在安庆露个面,杀他几个特务。这样一来,敌人就不会猜到我来九江之事。”

    洪波担心:“首长,安庆是国民党的省府。敌人很多。”

    李先生笑道:“在安庆,我们的党组织的力量很强,群众的基窜强,敌人奈何不了我。”

    最后,李先生嘱咐了洪波几句,便离开了四合院。

    在李先生走后一个小时,洪波才回去了住处。

    带来的人都散出去了,住地没有其他的人,所以没有人知道洪波出去过,更不会想到,洪波已经接上了头。

    回到了住处的洪波,喊了两个冷菜,喝起了酒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应该庆祝一下,自己又归队了。

    却说李先生离开后,按着洪波的指点,租了一条小船去了小池。

    在小池,李先生见到了洪波的五爷爷,拿出了洪波的信物。

    于是,五爷爷便驾快艇,亲自护送李先生去了安庆。

    五爷爷对这一带熟悉,找了一个不被人注意的地方靠岸。

    李先生上岸后,便去了安庆的黄梅戏院,联系安庆的地下党组织。对于李先生的到来,安庆的市高官很吃惊:“你怎么来了?”

    “我去上海见一个人办一件事,现在被人盯上了,所以只能在安庆上岸,从这里想法去上海。”李先生说。

    “我们能做什么?”安庆的市高官问。

    “干掉那些人!他们是日伪特务。”李先生命令道。

    于是,他们在一起商量好了一个计划。

    过了三个小时,李先生带的两人与市委安排的十个人来到了一个地方,这地方是一个私码头。

    李先生与一个人前往去联系私船,说要去南京。

    双方商量好价钱后,定在两个小时后上船离岸。

    再过两小时,就是天黑了,李先生付了一元法币的定金,便去岸上吃饭去了。

    这时,远处的两人跑了过来,他们已经确定了李先生的身份。

    当从私船那得知李先生将在两小时后动身去南京时,他们兵分两路。一个人马上去向上面发报,另外的四个人则是跟踪李先生而去。

    跟踪的人跟到了一个小院子,他们没有进去。只要跟住李先生二人就行了,等待大批人马到来,才能抓人。

    但是他们没想到,李先生不是两个人。

    在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到了院子的时候,他们的身后出现了十几个人,三个人扑向一个人。

    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们四人全部被打倒并被绑了起来。

    经过审讯,得知他们是76号的人,奉命在此抓李先生。

    这时候,李先生走了出来,对安庆的市高官说:“将他们处理掉,不能让敌人发觉他们已经出事了。”

    安庆的市高官当即安排人,将这四人的身上东西搜出,而后将他们四个人击晕,将四人提到了离小院百米远的一个深井边。

    “这井有二百米深,下面有水,里面丢了不少的死人。他们下去,摔都会摔死。”安庆市高官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