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南京有事
    ,!

    李先生点点头,随后,这四个人被丢进了古井中。

    处理完这四个人后,安庆的市高官带人回去了。

    集中回去,是李先生要求的,这样的话,就没有人能单独行动,减少消息走漏的风险。

    在他们走后,李先生与另外的两个人去了小院不远处的一个公路上,那里,有一部车,是偷来的。

    三个人上了车,开车离开了安庆,向着潜山方向驶去。他们将从这里经岳西、信阳、南阳、洛阳,去铜川回延安。

    却说那个回住处向李士群发电报的人,发完了电报后,便来到了私码头,在这里准备与那四个人会合。

    时候一晃,三个多小时过去了,那四个同伴没有回来。

    就是李先生也没有过来上船,弄得船夫直骂人。

    又是两个小时,从九江与下游来支援的人也到了。

    “人呢?”李安看着空空的私码头,问那个人。

    “报告处长,共党说好的来租船,结果没来。”那人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李安喊道:“糟了,那四个人是凶多吉少了。”

    于是,他们顺着四个人走的方向追去,来到了小院。

    这本来就是一个废弃的小院,现在当然是没有人在。

    “这里有搏斗的痕迹!”一个小队长喊道。

    李安看了看后说:“不错!这里是他们遇险的地方。共党的人不是你说的只有两个人,最少不少于八个人。”

    再一次顺着踩到的草印,他们来到了那个古井边。

    这时,一个人去调查回来报告:“这个井有二百多米深,当地人叫抛尸井……”

    李安听得心里打颤,摆摆手说:“共党肯定走另外的路径离开了。既然连这地方他们都能应用上,说明他们非常熟悉安庆。快走!”

    说完,李安向着市内反向跑去,仿佛迟了自己会有危险。

    当李士群收到了电报后,骂了几声,命令在南京设伏,一定要抓住这个共党的大特工。

    共党在安庆杀了四个76号的消息传到了洪波的耳中。

    影佐让洪波带队回返南京,在南京迎接共党的到来。

    洪波暗笑着,带着人坐上了前往南京的快艇。他要想赶在76号的前面,只有坐快艇。

    但是,他们想到了坐快艇,76号的人也想到了坐快艇。

    当洪波从南京的私码头上岸时,他们的行踪被76号的人发现了。

    李安也不知洪波为什么来南京,但是他也没有报告李士群。

    洪波带着五个人来到了他在南京的家中。

    叫来了外卖后,六个人大吃大喝一餐,一个队员说:“队长,我看到了76号的人来了南京。”

    洪波装作一楞:“他们敢来南京?不怕军统中统?”

    “我没有看错,他们住在了私码头左边的一个屋子里。”队员说。

    “你怎么知道他们在那屋内?”洪波问道。

    “一个同我有点小仇的家伙在哪里?我看到他瞪了我一眼后,进了那间屋子。”队员恨恨地说。

    “行了!大家都不容易,不要为点小事去斗,这里是南京,斗下去的结果是两败俱伤。”洪波说道。

    仿佛是为了安慰那个队员,洪波带着他们去喝茶。

    喝茶的地方当然是回味茶楼,几个人坐黄包车来的。

    当洪波一进入茶楼后,便去了一趟厕所,吃多了。

    在厕所内,洪波写好了一封信,投进了竹筒内。

    同时,他又用枪,将竹筒敲了几下,因为他怕许久没联系,对方的人不在意这个点了。

    说来也是巧,这个点在几个月内一直没有收到信,所以他们便松弛了下来,有时间便看看,没时间就不去了。

    洪波敲竹筒时,正好有人有时间来到此地。

    所以洪波的信马上便送到了戴笠的手中。

    戴笠还不知道洪波来到了南京,看了信后才知道。

    特别是洪波说的76号派人来到了私码头左边的那个屋子之事,让戴笠兴奋不已,又可以杀人了。

    于是,戴笠便安排了一队武装,用巡逻兵的形式,去了那一带。

    一百多的武装人员,全部是冲锋枪,被车送到了私码头。

    带队的上校用望远镜看了看那间屋子,命令四面包围那些人。特别是不能让他们逃走一人。

    半小时后,包围圈成立,同时,76号的哨兵也发现了敌情。于是,76号的哨兵率先开枪。

    枪声就是信号,军统这边的人,一边开着枪一边压了上去。

    76号那些人只是驳壳枪,哪里斗的过有冲锋枪的军统?

    半个小时后,军统占领了那间屋子,76号的人,只有两个重伤的人活了下来,其余的人都死了,没有一个漏网之鱼。

    也不能说没有漏网的人,李安就漏了,逃过了一劫。

    原来李安听说洪波回到了南京,便想去找洪波,让他请自己吃一餐好的,所以他便离开了私码头。

    来到了洪波的院子,发现洪波确实回来了,但是人不在家中。

    熟悉洪波生活习惯的李安,先去了酒楼。

    酒楼的人说,一个多小时前,洪波叫了外卖。

    所以李安便去了“回味茶楼”,果然找到了洪波。

    洪波正与五个人在喝茶,看他那舒服的样子,躺在椅子上,对伙计喊道:“再来一个躺椅。”

    伙计搬来一个躺椅,李安躺了下去,接过了洪波的烟。

    “你家伙怎么来南京了?他们是谁?”李安看着那五个人说。

    洪波竖起一个指头,放在了嘴边,让李安不要问。

    不问就不问,有好茶喝还堵不住嘴?

    直到喝完了茶后,李安才离开了,洪波回家,李安回私码头。

    可等到李安来到私码头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一批的军人在私码头上放着哨,不准人靠近。

    李安拉住一个人问:“兄弟,发生了什么回事?”

    “那间屋子里住着十二个76号的人,全被**给突突了。”那人指着李安他们住的屋子,兴奋地讲着发生的故事。

    李安出了一声冷汗,直拍胸口:洪波还真是自己的贵人。

    为了去看洪波,李安离开了私码头,就在他离开后的半小时,国民党的军警就包围了私码头,你说幸不幸运?

    完全了解了情况后,李安离开了私码头。

    现在的南京,他没有地方可去,只有去找洪波了。

    当洪波听到李安讲到死了十个,还剩下两个重伤时,马上大叫:“不好了!他们会找我们的。没死的人的口会松开的。他说了后,南京就会抓捕你,而你又同我一起在茶楼吃过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