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被抓
    ,!

    李安一听,吓得向外跑,但马上又想起,只有跟着洪波才有安全。

    于是,他跑了回来:“波子,你说怎么办?”

    洪波让李安带着一个人去离这一里远的那个公司的外面去看看,想办法偷一部车子来。

    而他则是去书房拿些钱,准备路上用。

    其实,这是假话,这间屋子几个月都没住,哪有什么钱?

    洪波只是想去听听“菜价”,他相信戴笠肯定有话对自己说。

    果然,洪波收到了“报菜价”,戴笠告诉洪波:江这边已经封锁了,出不去,让洪波想办法从私码头过江。

    私码头是分配给军统防守的地方,但是戴笠已经将私码头的队伍撤了,那里没有兵守。

    洪波可以从那里过江,去往**,然后去真州,到瓜洲,再过江去镇江。这条线是安全的。

    洪波烧掉了译文纸,然后带着人出了屋,来到了屋外。

    刚好李安带着车过来了,是一辆大汽车。

    洪波坐上了驾驶座,李安坐在了旁边,其他的人上了车厢。

    洪波开动了车子向着私码头的方向开去,李安不安地问:“波子,这是去私码头的方向。那里刚被**清剿过。”

    洪波笑着说:“正因为他被**清剿过,所以才安全。”

    李安不再说什么了,他信洪波,洪波是他的贵人。

    汽车开到离码头五百米的地方,洪波停下车,让众人都下了车。

    洪波喊来一个人:“你将汽车向客运码头方向开,在离客运码头很近的地方,丢了车子,坐黄包车过来与我们会合。”

    那人应了一声,开着车子走了,洪波则是带着几个人向着私码头走去,那派头,就是一个富家公子。

    边走边玩,洪波来到了私码头的地方,看着那些快艇:“你们有没有干净点的快艇,这艇东一块黑的西一块污的。”

    这时,过来一个四十岁的人:“公子,我家的快艇是新买不久的,是干净的。”

    “去看看!”洪波挥挥手,让那人带路。

    刚好这时,那个开了车子走的人回来了。他自动地跟在了队伍的后面,没有人去注意他。

    看到了江边的一只快艇,洪波点点头:“我去江对岸会相好的,你将我送过去,给你双倍的钱。”

    那人高兴地连连点头,于是,洪波一行七人上了快艇,快艇向着江对岸的方向驶去。

    到了江对岸后,他们马上坐车去了**。

    因为怕岸边有**的搜查,所以他们宁愿跑远点。

    到了**时,天色已晚黑了,洪波便带人来到了公路边。

    等了半个多小时,等来了一辆军车,车上只有两个人。

    洪波站在路边,手中舞着一张五十元的法币。

    看到法币,司机停下了车,副驾驶位的人下来问:“什么事?”

    洪波没有理会那个人,而是来到了司机的边上,掏出一包烟:“我们想搭一个便车,去前面的镇上。”

    司机伸手去接烟,但是这时,洪波已经拉开了车门,并拉着那只手,将司机拉了下来。

    同时,李安也将另外的一个人擒下了。

    司机吓得发抖:“大老爷,我们只是穷当兵的,身上没钱。”

    洪波点上一支烟问:“车上装的是什么?”

    司机忙回答:“就是拖了一千斤大米。”

    洪波呸了一声,让人将两人绑了:“我不杀你们!但是你让我跑了空路,我心里不高兴。所以让你们就在这路边的茅屋中过一晚上。明天早上,你们可以喊人救你们了。”

    说完,就两个人嘴上塞了东西,丢在了茅屋中。

    李安接过了方向盘后,在洪波的指示下,经过了**、真州,到了瓜洲,洪波一行人上了轮渡,过江去了镇江。

    到了镇江后,他们又劫了一辆车,然后向着上海的方向开去。

    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洪波一行人才到了上海。

    刚进入上海检查站不久,洪波被人包围了。

    包围的是上海宪兵司令部的人,还有76号的人,他们将洪波一行人抓进了上海宪兵司令部。

    在洪波被抓进了宪兵司令部时,进门的当口,他看到了吉田。

    吉田跑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被抓了?”

    洪波摇摇头:“我刚出任务回上海,没到家就被抓了。”

    吉田问一个带队的少佐:“谁下命令抓人的?”

    “是花间中佐。”那个少佐说完,便吩咐人将洪波带进审讯室。

    在审讯室的门口,洪波竟然看到了李士群。

    洪波笑了:“原来是你们两个小丑,我知道了。”

    李士群冷笑道:“你才是小丑,等一下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洪波被带进了一间审讯室,李士群与花间先去审讯跟随洪波的几个人,想从他们的身上审出点什么来。

    但是那些人都是受过受审讯训练的,他们什么都没有问到。

    随后,李士群又询问了李安,李安一直都是同洪波一起的。

    在李安的口中,他们什么都没有得到。

    “花间太君,这样审,是什么问题都找不出来。”李士群说。

    花间头疼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们就直接认定洪波是抗日分子,反正他已经关进了宪兵司令部的牢中,是园是方的,都是由我们说。”李士群说。

    “如果事情证实他不是抗日分子,那么我们就被动了。”花间说。

    李士群狞笑道:“在我的手上,没有人不会不是抗日分子的,找个机会杀了他,就说是用刑过度。”

    花间高兴地来:“好!就按你的主意办,马上审问洪波。”

    当他们来到了洪波所在的审讯室时,花间狞笑道:“洪波,你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

    洪波呸了一口:“从大佐降到了中佐,再降不知能否保留少佐。”

    洪波的话刺痛了花间的心,他大叫道:“你的家产跑了,但是你的人马上要死了,有家产没人继续,洪江不知是什么感觉?”

    洪波点上一支烟:“我可是有人看到被抓进宪兵司令部的,你想杀我?恐怕没那么容易。”

    李士群开口了:“太容易了!因为你是抗日分子。”

    洪波哈哈大笑:“我是抗日分子?要说共党国民党,你李士群倒是,因为你曾经先是共党,后是国民党。”

    李士群连忙说:“我现在是为皇军办事。”

    “你办什么事?无非是借着抓抗日分子的名义,四处霸人财产。说到钱我想起一事。李士群,你先后借了我六千多大洋,还有一部车子,按照现在市场上的高利贷利息计算,李士群,你该还我七万大洋了。什么时候将这钱归给我?”洪波看着李士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