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少佐
    ,!

    “想的倒美!你马上是要死的人了,到阴曹地府去,会有人给你烧纸钱的。”李士群得意地说。

    “你说我死就死,那我不很没面子。”洪波说道。

    李士群说:“因为你就是抗日分子,是共党。你为什么去九江?为什么去南京?我是76号的负责人,我没有安排你去九江南京,你是受了谁的指令,去九江南京?这话不说清楚,你就逃不了共党的嫌疑。”

    “凭什么万事都要经过你,你算什么东西?”

    “我现在是审讯人员,在对你进行审讯。”李士群一挥手,上去了两个日本士兵,将洪波绑在了刑架上。

    “李士群,你这个戴绿帽的家伙,有本事你去找给你戴绿帽的徐恩曾报仇去,在这里没你撒野的权力。”洪波破口大骂。

    “给我向死里打!打到他开口认罪为主。”李士群叫嚷着。

    “住手,这个问题不用他回答,我来回答你。”

    随着话音,一个人走进了审讯室,来到了李士群的面前。

    “机关长好!”花间和李士群马上敬礼道。

    来人正是影佐,只见他手一挥,一个少佐上前,将洪波从刑具架上解开了,洪波站了下来。

    李士群觉得大事不好了:“机关长,这是?”

    影佐对花间说:“是我安排洪波少佐去九江追捕共党的。也是我让他去南京的。你们有什么话说吗?”

    “洪波少佐?机关长,他是?”花间也感到呼吸困难。

    “对i波是皇军的陆军少佐。知道那次为什么要将你降职调去第三师团吗?因为你差一点破坏了皇军的计划。这一次,你的处理意见应该很快下来了。”影佐看了花间一眼,理都不理李士群。

    “我的队员呢?”洪波对花间吼道。

    一个上尉吓得马上跑了出去,一会儿,带来了五人人。

    他们正是跟随洪波从九江到南京的五个人。

    五个人来了后,一齐向洪波敬礼:“队长!”

    “你们自由了,让他们将你们的东西退还回来,你们直接回基地。”洪波说道。

    临离开审讯室时,洪波看了一眼李士群,转身随着影佐离开了。

    在洪波离开后,花间来到了李士群的面前,甩手一巴掌,什么也不说,离开了审讯室。

    李士群一下子慌了,他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76号的。

    看到李士群的样子,叶吉卿与王明星与李安来到了李士群的办公室,叶吉卿问:“老公,你怎么了?”

    “真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李士群念叨了几遍。

    叶吉卿将李士群的手使劲拍了一下:“醒来!”

    李士群这才清醒过来:“我得罪人了!”

    叶吉卿笑道:“你哪一天不得罪人?哪一天不杀人?”

    “可我这回得罪的人,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

    “谁呀?”叶吉卿与王明星一起问道。李安没有问,他仿佛猜到了李士群得罪的人是谁。

    “洪波!”李士群接过了叶吉卿端来的水杯,喝了三大口。

    “扑哧!”叶吉卿笑了:“波子啊!就是得罪了也没什么。”

    看到李士群的脸色不对,叶吉卿问:“老公,你说详细点。”

    李士群将日本宪兵司令部里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波子是皇军的少佐?”叶吉卿张着嘴。

    王明星说:“真想不到,他隐藏的太深了。”

    只有李安说:“我早就看出了,波子不是一般的人。”

    “他是什么队长?”叶吉卿好奇地问道。

    李士群摇摇手:“机关长有令,不准在外面泄漏洪波的身份,不准透露洪波带的那支部队的消息。”

    叶吉卿点头:“看来他领着一支神秘的部队。从这么神秘,连日本人都不知道的情况看,这是一支象**的红队似的队伍。”

    李安吓了一跳:“那么他要杀我们,我们不就等死了。”

    李士群也吓了一跳,如果是这样就麻烦了。

    叶吉卿看了看李士群说:“你得罪了洪波,不好去求他。我们中,只有安子与他关系一直都是那样没变。就让安子多跑几趟洪波家,替我们缓解一下矛盾。”

    王明星不以为然:“我们有晴气庆胤太君,不怕洪波。”

    李士群叹息道:“晴气庆胤太君马上要归到梅机关,受影佐机关长领导。他不会帮我们的。”

    叶吉卿连忙说:“波子曾经支援过我们六千大洋,你让安子给他送一万大洋去……”

    李士群有气无力地说:“洪波在审讯前就说了,利加息,我要给他七万大洋。”

    “我草!他这是抢钱啊!”叶吉卿叫了起来。随后她又说道:“换作是士群你的话,也会要七万,可能还更多。”

    李士群不禁心痛起来:“七万大洋啊!我们忙到现在,也只赚了十万大洋,他一下子全抢走了。”

    叶吉卿拍了拍李士群的后背:“财去财会来。将这财撒了,免了一件恩仇也好,日子长着呢,我们赚钱的机会多着呢。”

    最后,商量结果,由叶吉卿带着王明星与李安去洪波家。

    他们到洪府时,洪波还是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少佐!”李安来到了洪波的面前,举手敬礼。

    洪波一把拉住了李安的手说:“安哥!你又违规了。我在皇军中的职位,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

    李安吓得不知怎么办好:“波子……”

    洪波拍了拍李安的手:“这才对了,我们之间的情义不变。本来我对总编也是这样的,可惜人家飞黄腾达后,就看不上我了。”

    叶吉卿连忙说:“波子,这中间的原因我知道些,士群总觉得你掺杂到我们中间来,有目的的,所以他一直防着你。”

    李安说:“我哥也没有说错,你本来就是皇军少佐,为什么要跑去我们那过吃不饱饭的生活呢。”

    洪波说:“我是受命要打入南京内部的。原本想通过你们进入。可是没想到你们也逃了出来,我留在那没人理会,并且怀疑我。”

    叶吉卿见气氛很好,便拿出了一叠大洋本票:“波子,这是你的钱,本息一起。”

    洪波从那一叠钱中,抽了六张一千面额的大洋本票:“答应我一件事,我们之间的过节就过去了。”

    叶吉卿连忙说:“你请说,别说一件事,十件也行。”

    洪波指着李安说:“安哥在76号,迟早是被人杀的命。所以就让他过来,跟着我,说不定能保证他多活几十年。”

    叶吉卿也受了感动:“波子,谢谢你!这事我就能答应你!李家的人丁不旺,只有他们堂兄弟二人,如何他们有一个三长两短,那么李家就绝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