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七章人穷志短
    “人穷志短,我准备多赚钱!”

    方岳扬起了小拳头,一副斗志昂扬的模样。

    “人穷……志短?”

    方十三看向方岳,然后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气……这朋友是没法做了。

    你**还穷?

    你看过真正的穷人么?

    想当年,老子在天地境的时候比你穷多了!

    你还穷?那我当年是什么?叫花子,臭要饭的吗?

    方十三满脸怨念的看向方岳,如果不是看在方岳是他重点招揽对象的份儿,他早就一个巴掌把这家伙给扇飞了。

    深吸一口气。

    “方岳,咱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就是在好好说话啊!”

    方岳满脸无辜的看向方十三。

    “你想想,这年头,谁不在你争我夺,谁不在拼命厮杀!可是大家争夺的是社呢么?厮杀的目的又是什么?说到底,出去了少许的仇恨,还不是因为资源,因为利益!”

    方岳的声音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他忽然进入了感动中国主持人的模式。

    方十三承认,自己的确是被方岳的话语给打动了!

    方十三认认真真的看向这个极不靠谱的方家弟子。

    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看懂方岳。

    “既然所有的厮杀,所有的争斗都是因为资源,因为利益!那么天下之大,万界之广,谁又不是穷人呢?贫民窑里,一些饥肠辘辘的穷人,可以因为一块面包你争我夺,打的头破血流!而我们这些所谓高高在上的修行者,也因为一株灵药,一块仙石,而争抢到你生我死,其本质难道不是一样吗?”

    方岳的语调越发低沉。

    方十三的心中微微悸动。

    一些古老的记忆被方岳的话语牵动。

    “的确是这样!”

    方十三的眸光复杂,心底微微压抑。

    他们看起来外表华丽,内心高傲,但是在争斗的时候又和那些他们自认为低贱的平民有什么区别?

    “可是,获取资源的方式,却不仅仅是有打打杀杀,这一种最低级,最粗暴的方式,咱们还可以去偷,去抢,去做奸商,去坑蒙拐骗啊!这些手段,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正义,但好歹安全啊!闷声发大财,才是真正的王道!”

    方岳说道这里,语调忽然变得高亢起来。

    方十三一个踉跄。

    你这节奏转换的不要这么快好吗?

    刚才还是低沉忧伤的二泉映月,下一刻就成为了欢天喜地猪八戒的主题曲,这变化,反正我这老心脏是蹦跶不动了!

    “方岳,咱方家是正经人家!虽然外面的名声不怎么好吧!可是坑蒙拐骗这种事情咱不能老干啊!”

    方十三压住心头的火气,耐心的对方岳进行思想教育工作。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的这是老天派来惩罚我的吗?

    那些大家族们都说我方十三不靠谱,可是和这方岳比,怎么看怎么样自己都是个良民啊!

    “切,别糊弄我,在血界方家的名声只是不太好那么简单吗?我都打听过了,方家在血界是出了名的滚刀肉,这名声已经是臭到一定地步了!反正是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要不咱爷俩干上一票,到时候得到的好处,五五分账怎么样?”

    方岳很是诱惑的小眼神看向方十三。

    方十三一个恍惚,差点就答应了!

    “三七……呸!谁要跟你出去坑蒙拐骗,我是你长辈应该正确引导你人生道路的前进方向!”

    方十三是拿方岳彻底没辙了。

    这整个就是一个混世魔王!

    这个把他给撒出去打着方家的名号招摇撞骗,方家非得被苦主给围了不行!

    “你给老老实实的在方家带着,认真反省,除了血界青年王者大赛哪里都不许去!”

    方十三的老脸彻底黑了。

    这方岳就是一个惹祸的主儿。

    血界青年王者大赛,代表着的是一个家族,乃至于一个族群的颜面,其中每个人的得分成败,更是影响到到了一些稀缺资源的分配。

    所以,方十三希望方岳代表方家出战。

    在这个过程中,他并不想要方岳惹事生非。

    方岳哦哦点头。一副我是乖宝宝的表情。

    “这段时间我准备留在血武学院了,可是我住哪?”

    放眼望去,光秃秃的一片,三座山头上除却几株歪了脖子的老树,连个山寨都没有!

    “自己开发!这三座山峰周围方圆百里之内全部都是咱们方家的地盘,你觉得哪里好,自己搭建一个木屋然后临时居住就行!”

    方十三没有将方岳的要求当成回事。

    这修行者,风餐露宿。一个盘坐,一个调息便是数天的时间。

    血界青年王者大赛每一场比赛的间隔又不是很长。

    随便找个地方,凑合凑合就得了!

    这是,方十三没有想到。

    他方岳根本就不是那个凑合的人。

    方岳连连点头,表情极为乖巧。

    方十三的心中一突,感觉有些不太对劲的样子,但又找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

    方十三又向方岳叮嘱了一些细节,然后便是转身离开。

    他身为圣人级别的强者,在方家的地位尊崇,平日里繁忙事物,日理万机,时间也很宝贵的。

    方十三离开之后。

    刺溜一声,方岳就是找了人字峰山脚的一块空地!

    这地方极为贫瘠,连一根草毛都不长。

    可是方岳就是看中了这地方,这片土地之所以不长草,可不是因为土地真的贫瘠,而是土地太过肥沃。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正所谓,物极必反。

    土地太贫瘠了不会长庄稼,而太肥沃了也不会长东西。

    因为土地里面供给的营养,一般的植物根本承受不了,稍微的输送一点,就可以把植物给活活撑死。

    正所谓,虚不受补。

    人是这样,种庄稼也是这个道理!

    一般人看不懂这片地方的风水运势,而能看懂的,起码都是风水方面大师级的人物。

    你让一位德高望重的风水大师在这旮旯种地?

    门儿也没有!

    所以久而久之,这片地方就荒芜了。寸草不生,仿佛一片诅咒之地!

    “这是三色土?其中蕴含有赤火之精,日月之华,生机之力?”

    方岳看穿了这片地方的属性。

    立刻便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妈的,方家的人真是不懂行啊!空有宝地而不自知,在这地方种个花花草草,灵花异果啥的,生长的速度绝对是噌噌的。

    这一望无际的三色土,起码覆盖了五十六亩地吧。

    方家不要,我方岳稀罕啊!

    二话没说,方岳就从异次元储物空间中弄出了一辆挖掘机!

    方岳虽然上过蓝翔,但好歹当年也是骑过凤凰牌自行车的人!

    什么?

    你说这挖掘机哪里来的?

    当然是从黑色试练里弄出来的!

    哦,说这事,好像是司马笑,表弟李铁柱还在黑色试练中没有弄回来呢!

    算了,管他呢!

    想起来再把他们拽出来。

    怪费劲的,跑腿,麻烦!

    一转眼,方岳就把司马笑和李铁柱的事情给抛到脑勺后头去了。

    方岳开着挖掘机轰隆隆的向着身前的三色土铲去。

    咣当,咣当!

    方岳的挖掘机开的好像是广场上的大妈一样,花式的扭来扭去。就是不肯让铲子落地。

    方岳沉吟半天……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骑自行车和开挖掘机说到底还是有点区别的。

    ……

    倒腾了半天。

    方岳终于把挖掘机的原理给弄明白了!

    剩下的就好办了!

    开工咦嘛丝!

    三挠五挠就是将三色土给挖出来了。

    转眼,五六十亩地的三色土都被方岳给挖掘出来!

    将近一百吨的三色土,被方岳装入到了次元储物空间中。

    为了装这些土,方岳还专门找了一个枯寂的次元,专门收容。

    本来以为三色土挖完,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结果,掘地三尺之后,方岳又有了新的发现。

    “我擦,这是什么东西?”

    方岳揉揉眼睛,看了眼地下的东西!

    一堆的石板,看起来好像是很古老的样子。三色土,似乎只是一种掩饰,这石板才是真正的宝藏。

    “真特妈有心机!”

    方岳不由自主的嘟囔了一句。

    三色土,可是能够种出灵药,促及成熟的宝贵土质,一般人只会小心呵护,然后在上面种植各种灵药,当成是自己的宝贝疙瘩后花园。

    谁会像是方岳一样,赶尽杀绝,连土都不放过。

    用三色土来作为掩护,这绝对是一项相当明知的抉择。

    这青石板下面藏着啥?

    方岳弯腰,仔细分析。

    这些青石板可不是一般的青石板,每一块都是无比坚固,而且上面刻印的符文全部都是最古老的那种。

    方岳眼巴巴的看着,连一块石砾都不敢动。

    这青石板下的确可能是装着好东西。可是这些符文也绝对不是吃素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石板摆明了就是连环阵。

    一旦触碰其中的机缘,鬼知道会形成什么样的阵法。

    反正方岳是惜命的很,为了点可能存在的好处冒生命危险,他才不干呢!

    方岳用找来可一堆普通的土把挖开的三色土给填平了。

    石板掩埋,不见天日!

    这种东西,牵涉甚大。

    能不招惹麻烦,还是不招惹的好。

    方岳有种直觉,石板下的东西很可能根本就见不得人。

    三色土掩埋,好大的手笔,不是大人物,根本就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方岳,下一场比赛的对手出来了!司马家,司马尘霜!”

    方十三的声音从天穹上传落下来。

    一张二指宽的条子从天空中徐徐飘落,条子上面白纸黑字。

    用小楷书写着“方岳对决司马风霜”的字样。

    方岳一阵蛋疼。

    这是和司马家族对上了吗?

    还是有人故意在后台操纵,让他和司马家族结怨。

    本来,方岳就是纳闷,自己这是和司马家族八字不合吗?

    为啥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司马家族的人和他擂台对决。

    一次也就算了,可说的上是巧合。

    第二次,就有点让人生疑,但也可以说是一种运气。

    但是再一再而不再三。

    一连三次遇到司马家族的人。

    在看不出来这是有人做局,方岳的脑门就真的是被驴给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