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 山雨欲来
    方岳并未将手中关于魔族的资料全盘托出。

    古遗世界,方岳获得关于魔族的信息可以说是相当全面!

    但是这些信息,同样也是方岳对付魔族的底牌,怎么能和盘托出。

    隐川雪得到这些信息,立刻喜不自禁,魔族的入侵将至,若是想要摸清魔族的族群特征,起码要人族牺牲数以千万的战士才行。

    而且,借助这些信息,她背后的隐川家族也可以提前一步,做出防范和准备,在未来的战乱中,获得一缕先机。

    隐川雪兴奋的模样被方岳映在眼里。方岳意味深长的说道:“有时候,背后的家族是最不可信任的。因为,家族,代表的并不是某个人,而是一个家族,一脉脉势力利益!有功者,未必得赏,有过者未必受罚!如果我是你的话,即便是将这些

    信息贡献给家族,也绝对不会是和盘托出,比如说给出家族一些关于鼠魔族的信息,等到合适的时机在将其他的信息逐渐透露,细水长流!”

    方岳的话,让隐川雪的心中好像是泼了一盆凉水,浇灭了兴奋的火焰。

    她那一双明亮的眸子里,露出了一抹迟疑的神色,不知道方岳的说法是对是错!

    “方岳,你告诉我的话,我会记住的!”

    隐川雪点头,然后离开。

    方岳走出小屋,仰望天空,铅灰色的云彩,在天穹中缓缓飘落。

    风声落下。

    枯叶飘转。

    一株枯树上面,老鸦啼鸣,格外冰凉。

    “乱世将至,谁能独善其身。天下之大,又哪里会有我的安身之处!”

    方岳轻叹一声。

    然后便是背着手,回到了小屋里面。

    他立下祭坛,召唤如意子的分身虚影。

    片刻,如意子的分身出现,只是一道灵气形成的意念分身。

    “方岳,你找我何事?”

    如意子自从找到了对抗诅咒的方法之后,便是日渐威严,虚仙的气度逐渐的彰显出来。

    虽然外界不知,但方岳经常和如意子接触,他知道,如意子,参悟生死,领悟造化,在无数年前,便是已经修炼到了虚仙境的层次。

    如今,他在虚仙境的层次逐步稳定,甚至在同等境界中都不算弱小。

    只是因为诅咒束缚,平日里不敢彰显出来。

    如今,他有了对抗诅咒的资本,自然开始恢复往昔风采。

    “师父,徒儿有一事想要禀报!徒儿刚刚得到消息,玄黄世界天道意志降临,通知了应劫诞生的天才,魔族已经开始入侵玄黄世界的步伐!希望师父可以早做准备!”

    方岳对如意子毕恭毕敬。如意子微微点头,低声自语:“这一日,我早有预料,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突然!乱世出英雄,近些年来,这玄黄世界之中接连降临出一些大气运者,一些神土,古迹纷纷出世。正所谓是祸福相依,这黄

    金大世,便定伴随有无尽战乱!”

    对于这样的情况,如意子可以说是并不意外。

    但他的眉宇间,却还流转着几分没落。

    “我为通天教做出不少贡献,如今,更是亲自镇压一方魔窑,但通天教依旧时时提防着我,连这等大事都没有提前通知于我!”

    如意子的心中不是滋味。

    他为通天教可以说的上是奉献一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可是到头来,通天教却依旧在很多事情上对他有所隐瞒。

    如意子就不相信,一个偌大的通天教,还会没有几个应劫而生的天才,为教主通风报信,告诉他们魔族即将入侵的小心。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既然通天教不信任你我师徒二人,咱们又何必为通天教出生入死!”

    方岳劝谏如意子。

    如意子微微叹息,心中明白方岳的意思。

    “放心吧,师父的心中有数,关键时候,师父会给自己留下退路的!”

    说完,如意子的灵气分身便是轰然消散,好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方岳送走如意子,拳头微微握起。

    “看来,一些计划,应该提前一些进行了!”

    方岳从来都没有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习惯。

    如果这玄黄世界真的呆不住了,他也不会死守。

    魔族的铁蹄之下,罕有活口。

    打不过,方岳自然是可以跑掉的。

    反正他又不欠玄黄世界什么!

    至于往哪跑,跟谁过。

    方岳这个问题也已经想好了!

    诸天万界之中,有些势力早就已经超出了世界,族群的限制,他们凌驾于万界之上,连仙界,地府,地狱都可以横跨。

    轮回殿便是其中之一!

    神魔宗,方岳其实也考虑过,但是总感觉有些不太靠谱。

    像是里面走出来的黑玫瑰还好,但是巴伦就有些依靠不住了!

    当然,在玄黄世界彻底沦落之前,方岳还是没有开溜的打算。

    毕竟,许多亲友都在玄黄世界,让他断然舍弃,也有些不舍。

    血界青年王者大赛如火如荼的进行。

    方岳又获得了一场擂台赛的胜利。

    本来,方岳其实是打算将自己晋级的资格给卖掉,然后再来一场复活赛的。

    结果他的这个主意刚刚萌生出来就被史航给扼杀在萌芽之中了!

    这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方岳的破坏力,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之前夺走了一片试练空间,九尊傀儡,便是让那些赞助商们大出血,支持了一把,才修补回来的。

    如果让方岳再来上这么一出,那些赞助商估摸着也要闹妖了!

    毕竟,谁家的血石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一条赚钱的路子被封杀掉了。

    这让方岳的心情很是不好!

    但是在表面上,他又不好说些什么。

    所以一切的暴力,都只能发泄在后面的擂台赛中。

    后面的几场擂台赛的初赛,方岳的对手变得正常了许多,不再闲着没事就是司马家族的天才亦或者是魔族的奸细,血乌族的复兴者。

    方岳横扫千军,神挡杀神,佛挡杀我,哪怕是没有傀儡助阵,一般的血界天才也不是他的对手。

    因为方岳同学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他的对手没一个能够在擂台上撑过三秒的!

    一拳一脚,差不就解决了。

    唯一一个撑过了一招的血界天骄,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方岳从天而降的亡灵,一个大屁股,坐折了三根肋骨,满口喷血,被抬下了擂台!

    擂台赛顺利出线。

    这让方十三的脸上也是长了不少的脸,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方岳是被他招揽到方家的,如果方岳的表现太过平庸,也会让他的脸面不搁!

    擂台赛之后,第二轮的比赛便是角逐赛。

    角逐赛,是将所有通过了预赛的血界青年王者大赛的天才,分别扔落到一千座黑暗之城中,然后考验他们各自生存的能力!

    谁能够存活一百天,谁便可以进入下一轮的比赛。

    然而,这角逐赛的危险程度,却是远超之前的擂台赛。

    因为角逐赛的赛场,乃是万界之中都赫赫有名的黑暗之城。

    黑暗之城,是被魔族统御征服的地狱的代称。

    每一座黑暗之城未必是古老的城市。

    有些黑暗之城,或许根本就是一个位面,一个星球,甚至是一座小千世界也是不无可能!

    黑暗之城的试练,对于血界青年王者大赛来说,属于是一个新兴项目。

    反正在上届的时候,还没有试练的地点还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

    血界,好像是和魔族杠上了。

    在被动硬抗和主动出击的两个艰难的选择之间。

    他们果断选择了后者!

    这些能够在血界青年王者大赛初赛中脱颖而出的天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出现在魔族的后方,肯定能够将魔族的领地给搅乱到天翻地覆,乱七八糟!

    为了保证每一位选手的安全。

    血界青年王者大赛为每一位选手都准备了一枚跨界符。

    在危险的情况下,只需要符箓燃烧会自主的形成一片独立的空间,将符箓的主人传送回到血界的安全地带。

    除此之外,每一位选手还可以获得一具泥偶分身。

    只需要将一滴鲜血滴落其中让泥偶认主。

    泥偶就会变成那位选手的模样!

    实力,天赋,乃至血脉都是和血液的主人一模一样!

    泥偶的生命存在期限是一百零三天!

    角逐赛结束之后,每一位选手都会捏碎手中的跨界符返回到血界之中。

    并且将自己的战利品给带回来!

    如果超过了的期限没有归来,泥偶也将在黑暗之城里自己崩碎,不给魔族留下任何机会!

    无论是泥偶还是跨界符,统统都是了不起的大手笔。

    方岳看的出来,为了这次血界青年王者大赛,这血界的高层,是下了狠心的!

    相比而言,玄黄世界的人族就逊色多了。

    尤其是在百里密境的那一次,跟人家血界青年王者大赛一笔简直就是小家子气!血界青年王者大赛,这是典型的在利用免费的劳动力探索一处处黑暗之城,一方面可以通过后方的混乱来牵制魔族入侵的脚步,另外一方面,则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看一看那些黑暗之城中是否有守备薄

    弱的地方,看看是不是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魔族名声在外,而血界同样也不老实。

    其中的主战派,甚至有人在号召要先下手为强,将魔族打一个措手不及!

    从初赛结束,然后到角逐赛,人们一共一个月的时间来做准备。

    所有有背景的选手,家族都会利用这段时间来不惜代价的为自家的弟子增添实力,预备底牌。

    “我也要资源,要底牌!”

    人字峰上,方岳蹲在方十三的门口,上窜下跳,对着方十三颇为激动的说道。

    方十三黑着脸。“方岳,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这方家的资源也是有限的,能够匀给你的那一点,估摸着连给你塞牙缝的都不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