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_第二百八十一章 治疗师
    方岳又在尚婕的伤口处涂抹了一些灵药,她的伤口逐渐愈合,其中黑色的毒血流尽,又成为了正常的红色。

    先天境的生灵,生命层次已经有了一次明显的跃迁。

    它们超出凡人的层次。生机旺盛,只要没有遇到致命的伤势,就统统可以痊愈。

    渐渐的,尚婕苏醒。

    她长长的睫毛微微扇动。

    “方岳,我这是已经死了吗?这是你来阴间看我?”

    方岳笑道:“你还没有死,这里是阳间!你身上那根箭矢我已经帮你拔走了。毒血流尽,如今你的身体虽然虚弱,但只要有三五天的静养,一定可以恢复全盛!”

    尚婕的嘴唇苍白。点了一下头,在方岳的怀里,一歪脑袋重新昏睡过去。

    她睡的很甜。仿佛摇篮里的婴儿一样。有方岳在旁守护,似乎让他格外的安心!

    方岳将尚婕抱到了自己的床上,随后冷着脸,走出了自己的屋子。

    这次的事情,绝不简单,一定是有人想要将尚婕置于死地!方岳的脸色漆黑。他必须要要彻查这件事情!

    这个时候,司马笑呼哧呼哧的跑了过来,身上有血,但显然不是他的!

    “方岳,你还在这里干嘛?有魔族的人绕过了永恒军团的防线,直奔一座人族的古城而去!所有的永恒军团的士兵,都必须接受紧急调令前往古城!除却部分留手的大军之外,谁都不能抗令!我看过名单,你也在被调集的范围之内!”

    司马笑的有些疲惫,显然,这样的战斗对他来说,消耗不轻!

    他虽然在同辈之中是天骄人物,但战争一起,人潮涌动,像是一片汪洋大海,什么级别的强者都有可能对你出手,来上几位名宿,出招时候的余波,都有可能将司马笑给活活崩死!

    “好,我准备一下,这就参战!”

    临走的时候,方岳在木屋里召唤出了一头天地境的僵尸,负责照料尚婕,然后,他便是跟随司马笑离开,乔巴和杜鲁斯都是跟随在方岳和司马笑的身边,负责护道!

    他们不会上阵杀敌,但如果两人遇到致命的危险,他们则会出手!

    方岳和司马笑,来到了一座传送阵的前面,将几块灵石随意的洒落其中,便是传送到了一片古城之中!

    这里的大地,饱含着一股历史的沧桑,风中,似乎有先贤的声音在流传!

    方岳平心静气,甚至能够感觉到,这片古城中,有数位圣人留下的古老传承!这并非具体的文字与功法,而是无穷道纹,结织而成的冥冥伟力,在等待着后人去继承!

    城里,一队队的士兵在巡逻与踱步,他们的面容严肃,尽皆一丝不苟!步伐里,充斥着一股矫健与刚毅!

    手中的长枪与战刀,闪烁着幽冷的寒芒!

    他们在等待出城,接替前面的士兵。

    也有伤病在被不断的运回,他们躺在担架上,气若游丝!

    这些士兵,每一位都起码在先天境界,应该体魄见状,龙精虎猛。但躺在担架上的他们,面容苍白,宛如纸张。

    这些人的气血在衰败,生命力随着伤口不断的消失。

    方岳二话不说,一根手指点落,一缕晶莹的水光,落到了的士兵的身上。

    水疗术。这属于是最简单的基础术法,它能有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愈一些比较轻微的外伤,加速伤口的愈合。

    方岳的魂力惊人,在他雄浑魂力的加持下,哪怕是最基础的术法也被展现出了惊人的威力。

    那个被水疗术点中的士兵,伤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他的伤势稳住,起码不再有生命之力随着伤口趟逝,保证了生命的安全!

    “啊!这里有治疗术士!快点把虎哥抬过来,让他治疗一下!”

    “我弟弟呢!我把弟弟抬过来,他的伤势太重,等抬到医馆,也快死了!让治疗术士帮他治愈一下,先吊住名再说!”

    方岳这一出手,很多人都纷纷围聚过来,他们看到方岳,就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恨不得抱住他的大腿!

    “不着急,一个个的来!”

    救死扶伤,人之天性!

    方岳肃穆,一道道术法点落下去。水光流转,不断泛漾。

    一个个的士兵都被方岳愈合了伤口,起码保证伤口不再恶化!

    更多人的从城门口被抬出来,直接送到了方岳的面前。

    医馆太远,而且需要排队,那些医师的疗伤之药,也相对缓慢,远没有方岳这里药到病除。

    不多时,方岳身周方圆百米就被挤得水泄不通!连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

    方岳看到人数太多,索性放弃了水疗术。

    他的手掌结印,一道光明术法,光明雨泽,化成了淅淅沥沥的光雨落下,覆盖身周百米的范畴。

    若是有伤之人,被光明的雨露滋润,身上的伤口很快就会消失,痊愈。

    没有伤势的人,在光明的雨露下,也会得到种种好处,气血通畅,精神倍增!

    方岳虔诚的施展术法。

    光明掩映,治病救人!

    万顷光华犹如流水宣泄,所有人都被笼罩其中。

    一个个病人痊愈,周围的人也生龙活虎,此刻,方岳在他们的眼中就是治病救人的活菩萨!

    “方岳,这里有一位天地境的士兵,他的伤势能治吗?”

    司马笑挤进了人群,将一个天地境的强者抬了进来。

    他的面色苍白,褪尽了所有血色,嘴唇青紫,双眸紧闭,印堂上面,有死气在氤氲和缭绕。

    他已经半只脚踏进了棺材板了!

    如果没有人救治,估摸着,根本就坚持不了半个时辰的工夫就要归西!

    “能救!抬过来!”

    方岳的眸光烁烁,围绕着方岳的人群散开,都在为这位天地境的强者让路!他们的病人伤口已经愈合,有些甚至可以抬回家中疗养几日就可以苏醒甚至复原。

    他们要把珍贵的治疗资源,让给更多的人!

    方岳取出了一瓶百草浆,二话不说,便是扳开了这天地境强者的嘴巴给灌了进去。

    百草浆中蕴含有精纯的生机。

    他需要借助这些生机来化解掉这天地境强者体内的死气!

    果然,百草浆入肚。

    这天地境的强者印堂上的黑色死气逐渐消散,他那紧闭的双眸,也稍微的轻松了一些!

    “水疗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方岳施展了一道水疗术,落到了这天地境的强者身上,然而,刚才无往不利的水疗术,似乎失效,落到了那发黑的伤口上面,却是被一股黑色的烟气阻挠。不让它接触到这位天地境强者的伤口,在组织愈合!

    “果然,是诅咒的味道!”

    方岳的脸色微沉,这种诅咒他很是熟悉。

    在尚婕的身上,他刚刚体味过!尽管不是同一种类型,但绝对都是出自同一批人的手笔!

    这次,魔族是有备而来!

    方岳的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他再次施展光明术法,化解掉了那伤口上的黑暗诅咒!这道诅咒并不难解,但需要用光明一脉的术士施法才行!术修本就罕见,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位光明一脉的术修更是难上加难!

    所有,从某种角度来说,这道诅咒的杀伤力惊人!

    如果方岳再晚出现半个时辰,估计再见他就需要去黄泉路上找了!

    接下来,方岳的病人越来越多,他在古城之中,也传出了小小的名气,从最底层的先天境界的兵卒,再到天地境的强者。方岳的一道道术法落下,药到病除。效果绝佳!

    方岳身上,神圣的光环也越来越深。

    许多人见到他之后,都是显得毕恭毕敬,哪怕是一些天地境的强者,无论多么桀骜,在见到方岳之后,都是用敬语去称呼。

    这在表达他们内心中的一股敬意。这样的人,值得他们用心去礼敬。

    短短半个时辰,仅仅天地境的强者,方岳救活的人数就已经愈百!而天地境,更是不计其数,保守估计,起码有数千人。

    饶是方岳体内的真气醇厚,数目惊人,他也有一丝力竭的感觉!

    但方岳就没有放弃,他一边狂饮百草浆,化成源源不断的真气,补充体内的消耗,一边施展诸般术法,在为人疗伤!他的脸色发白,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从他的脸颊滚落。沧桑而疲惫的神色,让人感觉心疼。

    但他仍旧在坚持,能多用一个术法,或许就能够多救活一个人!

    其他人看着方岳那坚持的表情,不由得心里发酸,越发感觉,他身上有着某种神圣的气息!

    这种神圣,比之一些教徒,单纯嘴巴里的说教,鸡汤,要更加的让人心颤与信服。

    人流匆匆,但不断的有人在方岳身边驻足,从心中礼敬,为他祈福,为他颂歌!

    方岳感觉,自己的体内似乎是多了一些什么东西,缠绵不清,似有若无。但这种东西,在冥冥之中仿佛可以庇佑他,滋养他,令人的心神稳固,魂力饱满。

    “这是信仰之力!算得上是念力的一种,它很玄妙,自古以来,无人能够对它的用处做出诠释。有人说,信仰如毒,会在冥冥之中沾染一些可怕的因果,也有人借助信仰之力,洗练自身,凝聚法相,演化成一桩桩,大功德,大造化!”

    这个时候,杜鲁斯暗中为在方岳传音。

    方岳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方岳曾经搜集各种古籍,其中的奇闻异事。关于念力,被详细的记载,这是天地间一种最不可捉摸的伟力。不可捉摸,难以掌控。诅咒,怨念,信仰,愿力,等等都是其分支!

    这种伟力太过玄妙与浩大,连无上的仙帝都曾追寻,不得其果。它超乎于天道道法之外,但却冥冥之中,又在影响着诸般道法的运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