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_第二百八十二章 信仰之力
    地球上,西方的宗教,华夏的诸子,都曾追求过这种力量!但最终的结局无人可知。只留下的无尽的信徒,有人常道:阿门与主,有人则是时时都在念诵:阿弥陀佛。

    如今,方岳体表缭绕的信仰之力太过薄弱,还远远没有达到上古大能经历的那种红尘如火,万念缠身的境界。

    但他已经有所感情。

    被这信仰念力,时时浸染,的确可以在无形之中淬炼肉身,洗礼魂魄,日久天长,必然可以让他登上一层更高的境界!

    有了回报,方岳的效率更高!

    各种治疗方式的基础术法层出不绝!相互组合与搭配,偶尔还会生出一些令人惊喜的效果。

    同时,方岳的百草浆,也被传开。

    其中蕴含的微弱生命精华,对于元气亏损的伤员,有着难以琢磨的奇效。

    最终,方岳的名声越来越大,前来治疗的人也数目倍增!

    其中,有古城的土著,也有附近城池前来支援的近卫与战士,还有一些是永恒军团的将士,成分无比复杂!

    从正午到黄昏,方岳几乎一刻不停,直到两军鸣锣,表示收兵。

    伤病的数目逐渐减少,方岳才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方岳体表,那种无形的信仰之力又浓厚了数倍。他明显的能够感觉,自己的肉身无时无刻不在被这些信仰之力温润与滋养!

    方岳不由惊叹,信仰,这应当是一门无比古老的修行法。

    肉身,灵魂尽皆可以从中得到升华,纵然只是一介凡夫俗子,有浓郁的信仰之力,时时包围,处处滋润,也可以令肉身蜕变,超凡入圣!

    这个时候,司马笑再度归来。

    他的甲胄破碎,身上有伤。肩膀的位置,有几处伤口,鲜血淋漓。一只手臂,差点被人生生撕裂!

    在他的左胸位置,还有一个黑色的大洞,饶是以司马笑的体质都无法愈合。

    那黑色的大洞之中,冒着一股一股的黑烟。黑暗与死亡的死气越发浓烈。但司马笑的笑容却是极为灿烂!

    “杜鲁斯大人的战斗技巧,果然很适用!这一次出战,仅仅是天地境第六层的魔族我就杀死了三十六个!哼,他们还想要设计杀我!最终却被我反杀,虽然在离开之前,被划来几下,但是能够拼死这么多的高手,我也算是值了!”

    司马笑,平日里玩世不恭,但是在这种种族大义,大是大非的面前,却格外的积极与努力,或许每一个年轻人心中,有一颗愤青的心!司马笑咧嘴而笑的表情,让方岳感觉心疼!

    方岳拎出了一瓶百草浆,扔到了司马笑的面前。

    “将这些百草浆,涂抹到你伤口上面!虽然不能彻底治愈,但最起码可以让你舒服很多。伤口不再恶化!”

    方岳瞥了司马笑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

    这就是一个赔钱货,就算是给他疗伤再多,也不可能产生任何的信仰。

    俩人一个比一个坑,互相之间的本性都已经暴露无疑!

    司马笑哇哇怪叫:“不会是我的伤势太重,你无法给我根治了吧!”

    方岳冷笑:“治愈你是没有问题,但得哥需要缓过劲来!哥都力竭了,还有个鸟毛的精力来给你疗伤与治病啊!”

    司马笑摸了摸脑袋,憨憨笑道。

    “这道也是!”

    方岳正要盘坐调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个时候,一队人马,忽然赶了过来。

    这队人马的身上穿戴的甲胄,都是永恒军团的制式产品。

    这些人马到了方岳的面前,趾高气昂,扔下了一枚令牌。

    “奉永恒军团,侧翼指挥使方三寿之命!责方岳前往前线,斩杀魔族士兵万人。”

    冰冷的令牌,在月影下闪烁着幽冷的寒光,这道命令无头无尾,甚至连一个具体的借口都懒得去编。

    方岳捡起了令牌,其中有一道神念回荡。

    果然是方三寿的神念与冰冷的声音。

    颐指气使,没有留有任何的余地!

    方岳捡起令牌,眸光冰冷,这道命令来的很是突兀。而且选择的时机相当巧妙。

    他的旧力耗尽,新力未生,正是最为脆弱与单薄的时候。

    方三寿的命令此刻达到,让他送死的目的不言而喻。

    前线已经收兵,他一个人孤身前往魔族斩杀上万敌兵的首级算什么?

    魔族气势正盛,强者如云,随便蹦跶出来一个轮转境的强者就可以把他活活拍死!

    就算是他侥幸能够成功斩杀万人,全身而退,到时候引起整个魔族的反弹,深夜来袭,影响大军部署,他照样会被扣上不受军规,违抗军令的帽子。成为千古罪人,被军规所杀!

    方三寿用心歹毒,简直令人发指。

    左右都没有给他留下后路。

    让方岳心中一片冰冷!

    “三军调令,层层审核,仅有一枚令牌,恕我难以从命!”

    方岳的语气冰冷,咣当一声将方三寿的令牌仍在了地上。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方三寿想要用一枚令牌随意的调遣于我,在这永恒军团之中,还行不通!”

    那队人马中的领头人露出了森白的牙齿,看向方岳:“那你是准备抗命不尊喽?不过,方岳你可是要想好了,违抗军令,是军中重罪,我有权利将你当场格杀!”

    从最开始,这些人都没有想给方岳留下一条活路。

    他们只是想要找一个借口,格杀而已!

    永恒军团的侧翼。实质上仅仅是名义上归由永恒军团执掌,但其实,他们和永恒军团并不沾边,由各家族中,一群纯粹的纨绔子弟,组合构建而成!

    “你是何人,可否报上名来!”

    方岳看向那领头人。

    声音冰冷的询问。

    “蔡琰,永恒军团侧翼第八十九营营长!”蔡琰微微扬头,露出了一抹傲然的神情。

    “原来如此!蔡家的人吗?一个三流的家族居然敢混迹到一流家族的争端之中,你这是在为你背后的家族惹祸,你明白吗?因为你,你的家族可能会在不远的未来,永无翻身的余地!”

    司马笑站起身,有了百草液的滋养与温润,他身上的伤势逐渐缓解!

    他的脸色虽然还是有些苍白,但已经中气十足,他伸出手指,指向蔡琰。

    在警告与恐吓他,及时收手。

    然而蔡琰冷笑:“一个被司马家族流放的弃子,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危吧!如今,司马家族的人将你视作是眼中钉,一旦被司马家族抓住你将必死无疑!”

    司马笑的话,没有将蔡琰吓退,反而让蔡琰连连冷笑,讥讽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已。

    “蔡琰,你记住今天的话!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司马笑被戳中了痛点,拳头紧握,咯咯作响。

    蔡琰冷笑:“还是你们熬过这一劫再说吧!这一次,你和方岳终究要被从世间除名,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你们俩人的小命!”

    蔡琰阴声恻恻,像是地狱中走出的幽魂与厉鬼!

    冰冷的刀光,已经落到了方岳脖颈上面。

    只要方岳再有不从,他便是手起刀落,割落方岳的人头!

    违抗军令,杀了也就杀了!

    任谁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方岳的眸光彻底阴冷一下,看向蔡琰,低声道:“好,这次的任务,我接!”

    方岳捡起了地上的铁令,手掌紧握!

    他转身离开,背后传出了蔡琰哈哈狂笑的声音!

    直至方岳的身影,消失在月影之中。

    蔡琰的笑声才逐渐散去。

    方岳一个瞬移,走出了古城。

    这个时候,方岳在月光下的影子,化成了乔巴的身影。化影术,这是黑暗大道中一门相当古老的手段。

    一念之间,可以化为虚影,随行在方岳身侧!

    “方岳,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那个家伙!”

    乔巴的拳头紧握,替方岳露出了不平的神色。

    身为魔鬼,他从来都是雷厉风行。该杀便杀,快意恩仇,何曾受过到这样的委屈!

    “杀了他?那太便宜了!我是要让他身败名裂,连带着背后的势力都要连根拔起!”

    方岳的眸光幽冷,杀机凛然。

    这次方家向他挥刀,已经彻底超出了他内心承受的底线,哪怕不敌,他也要让方家付出惨重的代价,至于蔡琰,一个跳梁小丑。从来都没有放在方岳的眼里。

    轮到战斗权势,方岳或许比方三寿要相差甚远。

    但是比起各种阴谋诡异。

    方岳绝对是当仁不让!

    甚至,对比而言,方三寿连给他提鞋都是不配!

    方岳走出古城之中,并非远走,贸然闯入魔族的驻地,而是在古城门前,布置起一座座阵法,连环相扣,奥妙无穷!

    这次,方岳极为的奢侈,他耗费的材料,样样珍惜!

    每一座阵法,他都耗尽心力。借助风水地势,一旦激活,都将释放出惊人的威力!

    方岳足足耗费了半个时辰,布置了千百座大阵,然后借助一些芦草,木林,作为掩饰。飘然远去,真正的目的地,直指魔族的一个军营!

    这次,方岳并没有掩饰自己的身影,而是在远处,布置了一处僵尸沉睡大阵。他足足召唤出三百头天地境第三层的僵尸,沉睡其中,然后才悍然出手。一束火光冲天,引动地火,焚掉了魔族的一处军营!

    这是一座并不怎么高级的军营,建筑简陋,无人预警。

    数百魔族的将士还在沉睡之中,便是被焚成了一具具的尸体,木炭,死无葬身之地!

    古城的城墙上,方三寿将那冲天的火光收入眼底。他的嘴角,翘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这个方岳也不过如此!天资横溢如何?受到各家的亲赖又如何?在绝对的权利面前,他就是一头蚂蚁!我略施伎俩,就可以让他伏诛,最终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