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_第二百八十三章 护短
    方三寿的身侧,蔡琰也在阿谀。

    “方岳这种小人物,交给小的对付就好了!何必劳动大人出手!”

    蔡琰的脸上,小人的谄媚的姿态尽显。

    这个时候,古城之中,一干将领也被尽数惊动!

    他们纷纷走上城墙。眺望远方的场景。

    古城中,一位大能境的将领怒吼:“这是谁,不听调令,深夜之中,居然对魔族出手。他的眼里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军规了!他若是惹得魔族大军深夜袭城,那这后果,又有谁来承担!”

    他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

    怒发冲冠,连一根根白发都是竖立起来!

    一双虎目中,尽皆是汹涌的怒意,无法遏制的喷薄出来!

    “是方岳,他怎么会如此冲动,一个人孤身袭击魔族的军营呢?”

    殷妙儿站在城墙的墙头,但她此刻,却已经是换成了另外一种身份。

    一缕缕混沌之气,垂落下来,朦胧了她的身影。她举手投足间,都可以让大道避退。天地共鸣!

    她是十三部的部首,殷素素!

    在偌大的玄黄世界里,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

    她微微蹙眉,不懂方岳的想法。

    那位大能境的将领看到殷素素开口,不由气势稍微弱小了一些。

    无论是否在同一个系统中,但是对于强者的尊重,他还是懂得!

    “这是你们永恒军团的人吗?不听诏令,他罪不可赦!”

    这位老将很耿直。戍守古城数千年。

    从一位最卑微的凡人,一步步成长为大能级的存在,他见证了这片古城太多的荣辱与沉浮。

    他的感情笃深,为了古城,哪怕是永恒军团的人他也敢得罪!

    殷素素微微落下手掌。对老将说道:“请稍安勿躁,这方岳是我永恒军团重点培养的对象,他对垒魔族,曾立下赫赫战功。他深夜出手,定有苦衷,或者有着自己的一些思量!”

    殷素素想要安抚下老将的波澜涌动的内心,殷素素是一个很护短的人。

    方岳被她认作徒弟,只要他没有欺师灭道,背叛人族或者做出什么捅破天的大事。她都会给方岳兜着。

    更何况,在殷素素的印象中,方岳不是一个莽撞与冲动之人,相反,他机灵古怪,很是惜命!像是深夜袭营这样的事情,平日里就算是命令他,他都不会去办!

    这次的事情里,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但是,古城的老将并不吃这一套。

    “我赫连昌一生忠正,不畏权贵,只要这方岳最终引得魔族来袭,我便定斩不赦!哪怕你永恒军团不愿,我也要做!我的使命,是保护这片古城的百姓不受魔族威胁!”

    赫连昌耿直到了极点。

    这样的人,让人又爱又恨!

    但极目远眺。

    方岳那边,他已经是炼烧了三座军营。天空浴火,一块块巨大的陨石划破深蓝的夜空,砸向了军营!

    夜色流火,并不绚烂。

    反而是不断有哀号声从中传来,给人一种恍如末日的感觉!

    方岳的袭营并非全无效果。

    起码这三个军营炸掉,魔族死伤惨重,起码千人命丧黄泉!

    但是这样猝不及防的偷袭,也只能维持一个回合!

    很快魔族的大军集结,开始寻找偷营之人。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敌袭!”

    凄厉的警报声,划破夜空。撕裂苍穹!

    一队队的魔族出征,做好了和人族决一死战的准备!

    在他们的脑海里,人族既然敢来袭营,肯定是早有预谋。

    甚至,千军万马,旌旗摇曳的场景,都已经从他们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但最终,他们出营,竟发现,让他们无比紧张,备战良久的,居然是一道孤零零的人族少年的身影!

    这个人族的少年,并不魁梧,背负旗帜,独站于万古星空之下。秋风卷动,枯叶飘零,甚至给人一股莫名凄凉的感觉!

    魔族的人马心中惊怒,这个区区先天境的人族,单枪匹马,也敢来袭营?

    这是何等的目中无人,难道他就不怕死吗?

    其中,一位天地境初期的魔族将领纵马而出,马鞭指向方岳,怒吼咆哮:“大胆人族,深夜袭营,你可知自己该当何罪!”

    方岳面容愁苦,很是无奈。

    “这位大哥,我也不想啊!是蔡家的蔡琰逼迫我来的!他说方三寿给我下了军令!如果我敢不从,就要将我当产斩杀!我深夜袭营,需要斩掉一万魔族的首级才能回归!你们要恨千万别恨我,我只是一把刀,真正的主谋是蔡家和方家啊!”

    方岳罗里吧嗦,没有一点强者的气概。

    那魔族的将领也是气息一滞,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这次袭营的人是一个奇葩,你是来打架的还是来诉苦的。

    这个人族,将我魔族当成什么了?居委会的红袖章大妈了吗?叫苦连天,根本就不带这样的!

    方岳的表情,让魔族的将领嘴角抽搐。

    他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这个家伙!

    这是一个奇葩,让人无语。

    而方岳的话,却并不是说给他听的。

    古城城墙上,一位位强者林立,他们都是什么修为,耳聪目明,六感敏锐!

    方岳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在了他们的耳朵里。

    一双双怀疑的目光,落到了方三寿和蔡琰的身上!

    方三寿脸上的笑容僵硬。他没想到,方岳还有这出戏,临死,都要拽上他来陪葬!

    但是方三寿很快淡定下来,没有证据,空口无凭。只要方岳一死,他可以用各种理由逃脱责难!

    “这个方岳,居然公报死仇!最后居然将罪责,推脱到我的身上!身为方家之人,我对家族中.出现了这样的弟子,感觉痛心疾首。他若是能够侥幸生还,我也将代表方家,将他诛灭!”

    方三寿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

    但很显然。并没有人信他。

    方岳和方家的矛盾,几乎快要闹得举世皆知了!

    方三寿借机,公报私仇,可信度几乎可以达到八成!

    但是城墙上,没有说话,一部分是因为不愿意得罪方家和蔡家,另外一部分人,则是因为没有证据,哪怕有所推断也无法给方三寿和蔡琰定罪。所以,按兵不动,等待时机。

    “方三寿,蔡琰,哼!我魔族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那魔族的将领显然是相信了方岳的话。

    如果不是被人迫害,谁闲着没事自己一个人半夜偷营!

    他们想要杀谁,不需要证据。

    蔡琰和方三寿一旦上了魔族的黑名单,肯定会受到多方面的暗杀和狙击。

    蔡琰和方三寿的脸色并不好看。在种族战场上,他们始终都是保持低调,从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无过多的身影,为的就是不被魔族记恨。

    但他们往昔的努力,今日一朝全毁。

    魔族的黑名单上,算是有了他们的大名!

    “那打个商量,既然他们是幕后主谋,我就是一个倒霉的被害人,你发发慈悲,放我离开行吗?来日,我一定有所厚报!”

    方岳作揖。让那魔族无比的鄙视。

    见过没有骨气的人族,但第一次见到如此没有骨气的人族。

    魔族的将领冷哼:“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无论是谁在背后指使你的,但你始终都是杀死我三个营地将士的元凶,你罪不容诛,必须要以你的鲜血与头颅,作为祭品,才能够令我魔族的三军将士,真正的安歇!”

    魔族将领的语气冷硬,没有丝毫商量和回转的余地。

    方岳微微一愣,看向那个魔族的将领,重复说道:“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吗?”

    “对,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魔族的将领斩钉截铁,方岳倏然扬起了头,“既然如此,那你就不怪我心狠手辣!”

    方岳的画风陡然一变,他的手掌挥舞,三千精致的小弩飒然浮空,一杆杆锋锐的箭矢,对准了那一队队的魔族人马!

    “放箭!”

    方岳的声音冰冷!

    上一刻,他还是那个为了活下来而委曲求全的卑微蝼蚁,但下一刻,他却是化身成为了降临人间的死神。

    一只只锋锐的箭矢破空,每一根箭矢都只有寸许的长短,与其说是箭矢,到不如将之看成是蜜蜂的尾针。

    银色的光芒,在空中闪烁明灭。

    嗖嗖嗖!

    尾针扑杀,恍如暴雨突袭,连绵不绝,令人心颤!

    魔族的将领心中微惊。

    他从来都没有在和人族的对战中见过这样的手段。

    扑哧,扑哧,扑哧!

    锋利的箭矢破空,那些在他身后的魔族接连中招,防不可防。

    箭矢虽然短小,但却更加锋利,更加的难以阻挡。

    哪怕是魔族挥刀,也经常斩空,因为箭矢在短,只是须臾的工夫,便是落到了他们的身上!

    成片的魔族士兵栽倒,像是割麦子一样,一茬一茬的倒下。

    虽然都是一些魔族最底层的士兵,只有先天境界,但是那种壮观的味道,依旧不减。

    人族和魔族的战斗中,通常都是败多胜少,若非是有险关守护,恐怕整个人族的疆土,早就已经被魔族踏平。

    哪怕能够与魔族厮杀,每一次也要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哪里有过这样辉煌的战绩。

    炸掉了三个魔族的军营之后,居然还可以像是收麦子一样的轻松镰割这个魔族将士的生命。

    那些守在城头上的将领都是感觉热血沸腾,一些普通的将士,也登上了城头!

    他们看到方岳一人独战千百魔族,不由感觉灵魂深处的火焰都被点燃,鲜血沐浴之下。方岳踏着魔族的尸骨前行。这是他们多少年以来的无上梦想!

    “这个混账小子,都到了这种时候了居然还在为他的弩弓做宣传!真是一个见钱不要命的家伙,让人又爱又恨!”

    之前,跟随在殷素素身边的那个老者出现。

    他点评方岳,但表情中却浮出了一丝溺爱的味道。

    “李太玄大人!”

    这个老者缓缓登上城头,几乎所有的将士都对他微微鞠躬,表示敬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