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_第二百八十七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把手城门的将士不动,他们是方家的死士。在他们的眼中,没有对错与是非,有的只是方家人的命令!

    哪怕是古城的守将下令,他们也敢违抗。

    天塌下来,有方家顶着。

    谁都不敢拿他们怎样!

    “唉,果然还是不开门啊!那我只好自己进去了!”

    方岳的身影一闪,下一刻就是出现在古城的城墙上面!

    瞬间移动,可以无视任何中间的障碍物。

    所谓紧闭的城门,对于方岳而言,根本就是视若无物!

    古城之外,万丈魔云滔天!

    方岳眺望,勾勾手指头,对着那魔云中的魔族强者叫喧:“有本事跑来打我呀?”

    方岳简直是贱到了极点!

    魔云翻滚,其中的生灵怒意冲天,但他无奈,根本就不敢冲城!

    这座古城之中,布置有千般阵法!以他的实力,根本就不敢冲击,这阵法,可不是方岳布置的那些小打小闹,每一座都是诡异的杀阵,连圣人级的强者都可以生生磨灭!

    他只能对着方岳咬牙切齿,在徘徊片刻之后,最终决定离开。

    即便是留下来,对他来说也是没有丝毫的用处,虽然他笃定,古城中的强大存在,不会对他随意出手。但是方岳也肯定不会再离开古城半步!

    魔云退却,一场杀劫结束!

    方岳一人独对万千魔族,最终却以方岳的获胜而告终,将整个魔族大军都是杀了一个人仰马翻,士气大挫!

    但是,城墙上,一片紧张!

    方三寿冷哼道:“来人呐!将这不不守军规,无视大局的方岳给我抓起来!”

    方三寿准备先下手为强。杀人灭口。

    然而,方三寿刚刚开口。暗影部的部首,殷素素便是站在了方岳的身后!

    她的娇躯微微震颤一下,四周的空间尽皆封锁!

    方三寿的身躯猛然一颤,哇地一声,喷出了一口黑血!

    “暗影的部首,这是我方家内部的事情,纵然你是永恒军团的部首,也无权插手!”

    方三寿擦拭掉嘴角的鲜血,犹在用方家说事。

    永恒军团和各大修行者的世家,大教,互不插手,这已经是内定的规矩!

    方三寿说是执行军规,但这次又成为了家法!

    殷素素冷哼:“你一个小小方家弟子也敢这么对本座说话!真是放肆!”

    殷素素抬手,啪的一声看,抽了方三寿一个大耳光!

    方三寿立刻被抽的七荤八素,连自身的气血都在翻滚涌动,似乎随时都能够被撕裂道基!

    “殷素素,你过了!这是方家内部的事情,方三寿对你说话蛮横,纵然有他不对的地方,但是他的话糙理不糙,这方岳的生死,的确不是你能干涉的!”

    又是一道苍老的声音降临!

    玄一道人亲自上场。

    这次方三寿对方岳出手,乃是他在暗中指点!

    那一日,在功德战的时候,诸方表态,支持方岳,玄一道人已经从心头生出了一股淡淡的危机!

    这方岳似乎已经超出了方家的掌控,不能够任由他如此的发展下去!

    如果想要让事情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息,必须要将他扼杀掉!当然,如果可以活捉,让他在死前,将那些功德点兑换的宝物还有他这些年积聚的财富全部都贡献出来,那自然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玄一道人这次亲至,代表的乃是整个方家!

    哪怕是面对圣人,他也有足够的底气!

    殷素素再度冷哼:“玄一,果然又是你这个老货在捣鬼!不过,本尊警告你,若是你敢动方岳一根汗毛,休怪本尊平了你方家在外的诸多基业!他是你方家的人,流淌着方家的血。但他同时也是本座的亲传弟子!谁说他的生死,本座不能插手!”

    殷素素生性彪悍,她手中亡魂与白骨不计其数。

    什么方家,李家,她殷素素从来都没有怕过!

    “这方岳是你的亲传弟子?”

    玄一道人的身躯微颤,立刻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如果只是永恒军团的一个普通成员,殷素素绝对会看在方家的面子上退让,但如果是亲传弟子的话,那么方家无缘无故,再去给方岳定罪斩杀,就是等于在打永恒军团的脸!

    “你是殷妙儿老师?!”

    在第一次看到殷素素的时候,方岳就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熟悉,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面纱,但是方岳依旧生出了一股莫名亲切的感觉。

    如今,殷素素亲口承认,自己是她的亲传弟子。

    方岳不傻,怎么可能猜测不出这殷妙儿的真实身份。

    “殷妙儿乃是本尊的乳名!以后,休得再提!”殷素素的话语落下,玄一道人的心像是一块巨石落地,嘴角,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苦涩!这次,他们算是栽了,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方岳居然又抱上了一根更粗的大腿!

    殷妙儿,在玄黄世界的人族中,算得上是名声赫赫的存在,哪怕在诸多圣人存在中都是排名靠前的人物,更重要的是,她以杀证道乃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杀圣,论及杀生之术,她比任何的圣人都要可怕!

    就算是方家的圣人遇到他都会从心底发怵!

    更何况,殷妙儿不是单独的圣人散修,她还有一个圣人集团。永恒军团,起码十三位部首,全部都是成名已久的圣人,而军团长,更是半只脚已经成仙的存在!

    哪怕是无上的大教,闲着没事也不愿意轻易的招惹永恒军团,因为这些人都是疯子中的疯子!

    玄一道人抱拳:“既然如此,那就多有打扰了!我等告辞!代我向永恒军团的军团长请安!”

    玄一道人拽着方三寿准备离开!

    但方岳哼哼唧唧道:“且慢!这方三寿给我乱下军令,让我深夜袭营,欲图借刀杀人还没有说清楚,你们这么走了,我找谁说理去啊!”

    方岳此言一出。

    玄一道人立刻停下了脚步,他一双冰冷的眸子凝视方岳,冷声威胁:“方岳,我劝你见好就收!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见好就收?我倒是想收,始终都是你们这些人在咄咄逼人好吧!”

    方岳的笑容冷漠。

    这次若是不给他们点教训,下一次,这些人做的恐怕会更加过分!

    “蔡琰,你个王八蛋,给我滚出来!把之前怎么威逼我走山战场,深夜袭营的那些话,再给我说一遍!”

    方岳唑着牙花子咆哮。

    蔡琰则是满脸茫然的说道:“方岳,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之前我根本就没见过你!”

    蔡琰准备一推四无六。

    把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自己从事情中摘出去!方岳冷笑:“我早就料到你会有这一招,所以我也有所准备!”

    方岳取出了一枚留影水晶,之前,蔡琰咄咄逼人的景象赫然在目!那种高傲的态度,仗势欺人的嚣张,纤毫毕现,毫无保留!

    “方岳,你!”

    蔡琰没想到,方岳心思居然如此细腻。

    当时居然留下了证据。

    他指着方岳,愤然不已。但是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却又无可反驳!

    方岳还没有再说什么,这个时候方三寿就蹦跶了出来。

    他指着蔡琰的鼻子破口大骂!

    “好你个蔡琰,胆子不小,居然敢假传我的命令,伪造我的令牌!”

    方三寿当场反咬,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蔡琰的身上。

    蔡琰手脚冰凉,像是被一盆凉水浇头!

    他被方三寿果断卖掉了。

    助纣为虐和假传军令根本就不是一个罪名。

    前者,顶多被流放和发配,三五年之后,洗清罪孽他还可以重新归来,照样是蔡家的弟子,作威作福。

    但假传军令,根本就是一桩死罪。而且罪无可赦,谁出来为他求情都没用。

    “方三寿,你好狠的心呐!不过我有你给我的那枚铁令,其中烙印有你的神识,这点,其他人无法伪装。你想让我背黑锅,连门都没有!”都已经是死到临头,蔡琰再也不会忌惮方三寿背后的势力。他指着方三寿的鼻子破口大骂。

    而方三寿则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蔡琰你和方岳的个人恩怨不要把我牵扯进来!伪造我的军令,你再看看,那军令中还有我的精神烙印吗?”

    方三寿早就思量好了自己的退路,他为人谨慎,哪怕是计划失败也不会真的把自己都给搭进去!

    蔡琰是他的走狗,同时也是一条替罪杨。方三寿在令牌留下了机关,盏茶之后,其中的神识会自动消散,再也捕捉不到任何的痕迹。

    方岳取出了那枚令牌,随后他微微蹙眉,其中的神念果然已经全部消散,荡然无存!

    蔡琰浑身冰凉,他没想到这方三寿的算计居然如此深刻!

    方三寿得意的看了方岳一眼:

    “这一次,我应该可以离开了吧!没有证据,任何的怀疑都被我视为诬陷,方岳小心祸从口出,以后再对我说话的时候,你还是小心一点!“

    方三寿警告之后,欲要转身离开!

    但是他的脚掌还没有全部落地。

    方岳再次拦住了他:“方三寿,你不能走!这次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清楚,莫非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轻松的离开了吗?你在铁令中设置了机关,但并非无解!神识散去,可以重新聚敛,不过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有些事情,你既然已经做了,那就没必要去反驳!”

    方岳的手掌轻轻摩挲着那枚铁令,星星点点的神识,果然再度汇聚出来!

    “这是鬼术,不属于人间!我曾在古老的典籍中见过这样的手段,哪怕是刚刚魂飞魄散不算太久的灵魂都可以重聚!只有地府之中,只有鬼使以上的人物才可以精通!这方岳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连鬼术都可以施展出来!”

    赫连昌,满脸的不敢置信。

    鬼术,鬼使,距离他都有些太过遥远。

    他甚至无法想象,这样的手段,怎么会出现在方岳一个活人的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