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_第二百九十章 占卜
    司马笑的架势很足,摆出了香案,贡品,供桌上放着的三样水果,全部都是百年老药,有仙桃,有苹果还有鸭梨。

    纵然凡根,能够生长百年,也将脱俗。

    更何况,这三种试过,全部都是仙种。随便拿出一样,都可以卖出数十甚至上百万灵石的价码!

    这次,司马笑算是拼了!他下了血本,那是一杆桃木剑,嘴巴里念念有词,不停做法。

    云雾升腾。浩浩殇殇。

    司马笑的一番法事,还真的有几分神棍的样子。

    在一旁,方岳也是搬出了一座祭台,施展出了自己卜算的手段,其实,这并非卜算,而是一种祭祀的手段。国之大事,唯祭与戎。祭祀天道便可以看到冥冥之中一角未来的情况,这种手段,源于魔族的祭祀。但是除此之外还添加了《万灵经》中的一些手段记载!

    一头头先天境魔族的尸体被摆放在祭台上面,他们的鲜血,染红了整座祭台。

    殷红的血液流淌而下,给人一种邪异的感觉!

    这只是开始,阴风呼号,周围已经有一些游魂厉鬼,闻嗅到了可口的味美,像是嗅到了血腥味道的鲨鱼一样,摇曳的尾巴,扑涌而来!

    这算是一门邪术,走的并非名门正派,祭品的选用充满血腥,它本身并不能够起到占卜的作用,但可以辅助占卜的进城!

    司马笑的卦象终于摆好,一道道雷电从天而降。

    雷光交错,闪电横空,轰隆隆的声音,像是天帝的座驾碾压苍穹!

    雷光落下,一道比一道粗大!

    司马笑的香案上,三柱檀香焚烧,升腾起缕缕的烟气,化成一道薄薄的罩子,抵挡住天外雷霆的轰击。

    司马笑洒下八枚铜钱,落到香案之上。

    轰得一声,地火窜出,欲要将香案烧尽!

    “天怒地怨,这其中到底是涉及到了怎样的因果,居然让一次小小的占卜,引来了如此浩劫!”

    方岳自语喃喃,手中的动作不停,他以数十头先天境魔族的尸体献祭,其中的血肉瞬间枯朽,只留下一具具白色的骸骨,仿佛已经在千万年前腐朽。一道黑色的光芒激荡而出,落在了地火火柱的上面。

    黑色的光芒包裹,暂时压制住了地火。

    香案无恙,八枚铜钱却在香案的黄布上面跳动起来!

    它们不肯落下,让司马笑看不出其中的究竟与因果。

    这次的占卜太过诡异,但也越发让方岳和司马笑感觉好奇!

    “要出大事了!”

    方岳的心中暗道。他再次将数十头先天境魔族的尸体摆在了祭台之上,血肉为祭,沟通天道!

    转瞬之间,所有魔族的尸体血肉干涸,连骨头都化成了飞灰湮灭!方岳的眼皮直跳,他明白,这是意味着天地意志已经接受了他的献祭,但祭品的数量太少,还不足以构成等价交换。

    没有犹豫,方岳又取出了数十头天地境魔族的尸体放在祭台上面。但同样的场景再次发生,依旧是魔族的血肉干涸,转眼成灰,但天地仍旧没有任何的回应。

    “还是不够么?那好,这次给你来一个大的!”

    方岳咬牙,这次一下掏出了一百具魔族的尸体。他在永恒军团,别的东西都没有捞到多少,但是这些魔族的尸体,他却从来不缺。

    一百具魔族的尸体落下,血肉消失,祭坛终于有了一丝微弱的回应。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祭坛中央,升起了一丝薄薄的烟气。

    它漂浮上天,融入到了浩荡雷劫之中。

    雷光抵住,铜钱终于也不再跳动,它们直生生的立在香案之上。呈现出了亘古未有的卦象。

    方岳眺望,天空雷霆,他与祭坛上那缕薄薄的烟气融化,终于成为了一片图案。

    古城破碎,一片凋零,残垣断壁,没有一处完好。魔族和人族尽皆伏尸,白骨成山,鲜血如海。

    天空之中,一头头远古恶魔漫天铺地,黑压压的一片,却是掩去了整个苍穹。

    片刻之后,闪电的图案崩裂。化成了星星点点的雷光消散在天地之间。

    地火火柱,突破压制,冲天而上,将香案焚尽,八枚铜钱,化成铜水蒸发。

    这种卦象,天地不容。涉及天道运转,最终消散。

    方岳和司马笑尽皆悚然,因为他们看到了未来一角。

    古城破灭,化成断壁与残垣,人族和魔族两败俱伤,而恶魔族则横空而出,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这一角未来可近,可远,但命中注定。

    命数难改,哪怕其中轨迹,真的因为某种因素而受到影响,但最终的结局不变,终究会回归到最后的那一个终点!

    这就犹如那树上枯叶,可在风中飘零,划落出不同的轨迹,在最终还必然落地!

    这是天道规律,不可违逆,代表着某种至高之上的本源。

    “这古城太危险了!我还回永恒军团算了!命运已经注定,我们只是逆在河川之中的蝼蚁,怎可能改变整个河川的滔滔流向!”

    司马笑更加绝望!

    没有人可以与命运争雄。

    即便是一点微不足道的窥伺,都有可能受到命运的惩罚。更遑论,大逆不道的改变!

    “不对,我觉这幅景象映照的并非是这一场战争的结局。它遥指的更可能是未来的某一场大战,亦或者,这场战争,将持续很久的时间,至少在短时间不会轻易结束!”

    方岳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并非是一种无根的猜测。

    “我看到景象中,那破碎的甲胄与兵器,并非是永恒军团的制式武器!还有魔族,种类繁多,也不是现在眼前的这几种!”

    方岳的心思细腻,发现了其中的猫腻。

    然而,这并不能够缓解他内心之中的焦虑,因为他在暗示着某种更为可怕的未来。

    恶魔归来,成片成片的恶魔杀戮八荒。什么样的种族都难以逃脱出毁灭的厄运。

    可能是沉睡在地下的恶魔惊醒,像是杜鲁斯一样,从古棺中复苏,也有可能是地狱的门户再度开启。恶魔大军征伐而出,矛头所指,寸草不剩,所向睥睨!

    这样的话,将不仅是一个小小古城的灾难,而是整个人族,乃至于整个玄黄世界的灭顶之灾!

    这比古城的毁灭,还要可怕千倍,万倍,仅仅是古城毁灭,他们可以逃亡其他的地方,但如果是遍布整个人族的疆域,乃是玄黄世界的每一寸土地。战火焚烧,以他们的实力又能够逃到哪里?

    “不过,这片古城需要调查!为何魔族费劲了心机,非要在这里降临,将之攻占!永恒军团的站线后面,有着无数座古老的城池,有些城池更为古老和悠久,有着深厚的底蕴与历史,有些城池,则是埋藏有更为重要的各种资源。相比而言,这座古城无名,算不得什么!但魔族选定它,一定有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对应的意义!”

    方岳的语气坚定。他要将一切的根底刨清。

    经过方岳的分析,司马笑也逐渐从那种茫然的惶恐之中彻底的冷静下来。他意识到。方岳分析的没错。

    纵然有灾厄降临,也是代表着遥远的未来。

    起码那些死掉的尸体中,没有永恒军团的士兵,魔族的尸体,也要远比眼前的这些更为高级。

    无论人族还是魔族,其实都是一种泛指!

    这是一类族群的代名词。

    人族中,也繁衍出了诸多的血脉。比如冰原上的蓝血族,天岚山上的翼人族,哪怕蛮族,其实都是人族的一支,在底层凡俗的世界中,人族与蛮族争斗,但在修行者的世界中,蛮族虽然和人族有着些许的血脉差异,但总体而言,也算是人族的一脉分支!

    至于魔族,种类更多,岩魔族,血魔族,螳螂魔族,飞天魔族,种种等等,多不胜数!

    如今在古城之外盘桓与古城对峙的,只是最普通的黑魔族,它们的血脉层次只比人类稍高,在黄级三层到四层之间!

    黑魔族的繁衍速度很快,最适合成为探路的炮灰,哪怕牺牲掉,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补充回来!

    这属于低阶魔族的范畴。

    但是在那闪电构建的景象中,方岳和司马笑却是看到了无数高阶魔族的身影。

    他们伏尸于地,交错纵横,显得很是凄凉与悲惨!

    那一场战斗的层次,显然更高。

    或许涉及到了整个族群的生灭。

    “调查一下这古城的过往与来历吧!既然魔族选择降临于此,一定有他们的用意和目的!”

    方岳最终选定了方向和目标,暂时按兵不动,一旦遇到不可抵御的危险,两人便是同时撤退。

    除却永恒军团布置的传送阵法。方岳自己也布置了几座传送阵,它们的位置隐秘,通往不同的方向。

    狡兔三窟。方岳很是惜命,他给自己留下了很多条后路。避免到时候黔驴技穷。

    司马笑也决定参与进来,虽然他的身份是万象阁派来的使者商人。但如果能够在战争中立下功劳,那么未来,他在永恒军团之中的身份也将大涨,各种生意交流,他将如鱼得水。

    趁着夜色,两人回到了古城之中。

    调查古城的来历,两人选择了分头行动,司马笑通过各种关系,派人查阅这古城相关的典籍,希望能够从历史的尘灰中挖掘出一丝蛛丝马迹。

    方岳则是找到了古城中的一些老人逐一询问,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一日之后,两人碰头。

    显然都是有着自己的斩获。

    方岳几经询问,问出了古城的来历。

    它曾名为阴阳古城,有着古老的过去。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十万年前,阴阳大教的开派祖师,阴阳道尊少年时代在这里结庐而居。阴阳道尊,在这里一住便是数百年,直至开创阴阳大教,方才远走他乡。

    有人说,这座古城中留有阴阳道尊的道统。

    也有人在推测,此地定然是有着了不起的机缘,才会让阴阳道尊在这里驻足数百年!

    但历代的探索者,尽皆铩羽而归,没有人能够找到阴阳道尊昔日在城中结庐的地方。至于所谓机缘,更像是一段童话,看似美好,但实际上无人可以在现实中能够捕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