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_第二百九十四章 污血掩日
    计划照旧。

    方岳等人逃出生天应该没有问题!

    但这些狼人,说不定可能会被放弃,至于生死,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顾万接过了那一卷阵法。不由得双手颤抖!

    十方阵,他虽然不曾听闻,但绝对是一种古老而强大的战阵。因为一般的战阵,不可能衍生杀招!但凡可以演化杀招的战阵,无论等级,都不是他们能够购买的起的,甚至,用一些人族曾经拒绝他们的口吻说。

    即便是他们有足够的灵石,这种阵法也不可能卖给他们这些身份卑贱的狼人族!

    方岳将如此珍贵的战阵,交给他们,这充分显示了方岳对他们的信任,士为知己者死,顾万感觉自己那已经俱灭成灰的心,在这一刻,又一次被点燃了起来!

    沉淀片刻,方岳正要准备亲自上阵,出去探索!旁边,一道冰冷而紧张的声音又把方岳给叫了回来!

    “等等,方岳不要着急出手!这个地方,你没有感觉十分古怪吗?”

    司马笑按住了方岳的肩膀,忽然露出了一丝悚然的表情。

    方岳愣住,顺眼着司马笑手指点向的方向看去。

    天穹之中,一片湛蓝,万里无云,宛如一块翡翠般无暇。但太阳却是暗红色的,好像是凝结的血疤!

    方岳的心中,一片悚然!立刻瞪大了眼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污血掩日!这是大凶的征兆!天生异象,古籍中都没有多少记载!”

    方岳已经迈出去的半只脚丫子,嗖的一下又抽了回来!他的心里在打鼓,这天地异象中,呈现的凶相太盛,古来也不会出现几次!

    “不要慌张!这污血掩日,针对的不是咱们!它所直指的地貌,是那片宝库,恐怕有人要对魔族动手了!”

    杜鲁克面无表情,他对于天地异象什么的,并不怎么感冒,身为恶魔族,他不敬天,不畏地,一生只尊自己!这虽然是一种桀骜,但却也是无敌的信仰。

    果然,杜鲁克的声音落下没有多久。

    大地松动,便是有一只惨白的手掌从大地上伸出。这只手掌在挣扎,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总想要抓到点什么!

    紧接着,噗通一声,又是另外的一只手掌探出了地面!这只手掌与之前的那一只,应该是属于同一个人。两只手掌,在空气中都在不断晃动,片刻,便是引来了一支魔族的巡逻小队!

    这一支魔族的巡逻小队,一共十二人!

    哪怕是普通的队员,都有先天境第八层的境界,为首的队长,更是一位天地境的强者!

    他们发现了这里的异动,便是立刻赶来!

    “这是什么?人族的领地,怎么如此的不太平!昨天,有阴风呼啸,刮死了一队士兵,今天居然从死去的人,在地底诈尸!”

    那个魔族巡逻小队的队长,也是低声嘀咕,他的心里发毛,虽然僵尸什么,他们不是没有见过。

    但是由死而生,从地下诈尸出来的,他却见所未见!

    “那队长,怎么办?需要向上级禀报吗?”队员们也个个面露谨慎。小命是自己,丢在这里,可没处说理去!

    “禀报?禀报个屁!这点小事如果都需要大人处理,那么还要咱们有什么用?干掉这僵尸,诈尸了也把他再弄死!怪就怪他运气不好,早不诈尸,晚不诈尸,偏偏在咱们在这里驻守的时候诈尸!”

    那魔族的队长,怎么说也是一位天地境的强者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在修行者的世界中,登堂入室!

    他对上面的意思揣摩的很是精准。

    如果他有事没事的就往上面回报,给高层添堵,那么他这个队长的位子,恐怕也是坐不长了!

    混迹高层,武力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最关键的是要长脑子!

    这魔族的队长,显然就认为自己是一个有脑子的人。他派遣一位士兵上前,挥动手中的战刀,向着那两只伸出地面的手掌砍去!

    次啦一声。

    刀光与那手腕碰撞。

    手腕上,连一个汗毛都没有伤掉,反而是一串耀眼的火星之后。刀刃卷曲。

    魔族士兵的战刀瞬间报废!

    “这是什么情况?”那魔族的队长愣住。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天空中,污血掩日的异象便是开始发威。

    十二道血色的光华,从天空落下,垂直落到了十二个魔族士兵的身上,包括天地境的队长在内,瞬间化成了一滩血水。

    血水流淌,涌入到了那双手所在的地方!

    苍白的双手,渐渐浮染出一层淡淡的血色!

    枯槁的手指,开始变得血肉丰盈起来。经脉,血肉,尽皆开始重塑。

    这绝对不像是僵尸复苏,反倒好像是一次由死而生的转变!

    “死胖子,你的江湖经验比我丰富,这种情况,你能够看出一丝端倪吗?”方岳的心里在敲鼓,对于鬼啊神啊什么的,他也是有着异种先天的敬畏,尽管担任鬼使,但是看到这样不可思议的场景,方岳还是感觉自己的背脊发凉,有着一股嗖嗖的冷风时不时的划落而过!

    司马笑白眼:“你个大忽悠,死抠门,说谁是死胖子呢!笑爷我在这江湖之中混迹纵横数十年,什么阵仗没有见过!来,我帮你算一卦,看看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头!”

    方岳面容呆滞。

    闹呢!

    这找尸体的来头,还有算卦的!

    司马笑这次拿出来的不是铜钱,而是三根枯草。

    他的口中喃喃自语,然后指尖,一簇火焰将三根枯草点燃。

    这三根枯草很有来历,名为筮草,这玩意儿,很是少见,只有一些专斯占卜的老神棍才会用到。

    枯草燃烧。

    烟雾缭绕。

    其中果然有一片景象勾勒出来,但这景象中,呈现的并非是一个画面,而是无数奇奇怪怪的文字,像是蝌蚪文一样,在虚空漂浮,明灭闪烁。

    这是占卜专门用的天文。

    意思是可以和老天沟通的文字!

    这种文字,有神无形,需要用神识来解读。

    司马笑观看这些文字,片刻之后,豆大的汗珠便是从鬓角留下!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整个人都好像是从水捞出来的一样!

    “不!”司马笑喷出一口鲜血,落在那些文字的上面。

    那些文字,濡染血色,开始变得暗淡,消散!

    “这是一个局!一个惊天的局!所有人,收敛自己的气息,千万不要流露出半点的生命波动,懂吗?”

    司马笑对着众人低啸。他似乎是从那些天文中看出了什么,然而占卜的对象,又是太强,所以让他遭受了天道的反噬。司马笑的脸色苍白,看向那到从地下爬出来的身影,他的眸光之中,竟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然是闪烁出一抹强烈的——恐惧与期待!

    方岳立刻摒住了呼吸,乔巴,杜鲁斯,也没有反对。

    毕竟,他们只是帮忙的,哪怕是觉得没有必要,可是也按照司马笑的说法做到了。

    对于狼人族而言敛息,更是一种家常便饭!他们的呼吸收敛,连自身的生机消耗都是降到了最低!

    他们是佣兵出身,最常遇到的情况便是伏击与逃命!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他们都需要收敛自己的气息,避免被对方发觉。

    刹那之间,这片山丘,恍如没有任何生灵存在!

    那一双染血的手掌,轻轻挣扎,大地碎裂!

    随之裂开的还有一道古老的棺享。木质的棺享,朴实无华,像是凡人安葬的地方一样。

    但是那棺享之中,却是躺着一个面无表情的青年男子,寸头,短发,缓缓的张开双眼,一双眼睛,好像是天上的星辰坠落镶嵌一样,乌黑发亮,没有任何的杂质!

    他缓缓从棺享中站起身,一双眸子扫落四方!

    “千百年了!没想到我又回来了!污血掩日,遮蔽了天道!当年,我的计划果然没有任何的纰漏!”

    这青年男子,喃喃自语。

    在他的身上,方岳感应到的明明是天地境巅峰的修为境界,可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好像是一个黑洞一样,深不见底。

    这是一种诡异的感觉,他的实力和境界极不匹配。

    甚至方岳本能的感觉,自己有些头皮发麻!

    “千年沉睡,换来今日之醒!岁月无情,我虽然偷天换日,但终究被岁月卷去了太多的生机!若想恢复巅峰,我需要吸收足够的生命精华!”

    青年男子自语喃喃,他那冰冷的眸光扫落四周,在方岳和司马笑等人藏身的地方……微微一顿。

    旋即,他的嘴角翘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

    但下一刻,他的目光飘落到更远的方向——魔族军营!

    在那青年男子眸光落下的刹那,方岳便是知道,自己已经被对方给彻底看穿!什么敛息,什么隐藏,在对方的眼中,就好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留下来的一则笑话一样!

    在那睿智的目光之下,他们无处可逃。

    只是那青年男子,似乎是因为种族,又似乎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没有对他们动手罢了!

    方岳等人继续蛰伏。

    这种按兵不动,不将青年男子激怒,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青年男子仰望天空,内心之中似乎汹涌着无尽的该开!

    他举起左手,五指张开,好像是要出没天空与阳光一下!

    他似乎在缅怀着什么,在悼念着什么,但是他在那股淡淡的忧伤中,沉浸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便是有一队队的魔族在一片杀伐与呐喊声中冲涌出来!

    疯狂的咆哮,对于那青年男子而言,恍如是昨日的哀歌!

    他重返了那个疯狂,而又让人不舍的时代!

    青年男子目光迷离,对于那些挥舞着战刀,越来越近的魔族,并没有任何的警惕。

    脚步声近。

    刀光剑影,落在身上。

    所有的兵器,脱手而出,调转方向,反杀向他们曾经的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