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_第二百九十八章 神逻辑
    “方岳,你身为人族,怎能胆怯!你这丢人不仅是我方家的脸,还有整个人族的脸!”

    玄一道人说话很难听,直接将一次对决推到了人族大义的位置上去。

    如果方岳避战,就等于是让人族受辱!

    “丢方家的脸?我乐意啊!反正我自从进入方家之后就是天天受到迫害,半点的资源和培养都没有看着!而且你这个老棒子,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你真的想要为人族争取荣耀,赶紧的,替我出战,平了魔族的大军!”

    方岳根本就不怕这种威胁。道德绑架什么的,他遇到的多了!

    只要你不要脸,就不能够人逼你要脸!

    司徒静的脸色更沉:“你个狂妄小儿,如过不是我你招来的祸端,魔族怎么会如此咄咄逼人,让你出战!自己惹得事情还要自己来擦屁股!魔族让你出战,你就去,唯有凯旋,才能让人族免于蒙羞!”

    司徒静供出了一个神逻辑。

    连方岳都目瞪口呆!

    他不出战,完全是自己的事情,怎么把之前的事情都牵扯上了。

    “你这么说,我之前单枪匹马,斩杀魔族,都是我的错喽?魔族不该杀,而是要向你们**门一样把他们当成祖宗供着?我说,这魔族怎么一下子就跑到了古城之外了呢!莫非,是你们把魔族引到这来的?嗯,我觉得,按照你的品行,很有这个可能!”

    司徒静不再讲理,方岳也开始乱扣帽子。

    司徒静的脸色更黑了:“方岳,这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去不能乱说!你这是在污蔑,凭这一句话,我就能杀了你!”

    司徒静的杀气腾腾。联想到之前的仇恨,她抬起了手掌。

    方岳死了,一了百了,什么借刀杀人。司徒静已经有些放弃了!

    “你要杀谁?给我说清楚!”

    殷素素站在了司徒静的背后,空气凝结。大道碾压。

    司徒静的身躯僵硬,不能动弹!整个人像是在封印在琥珀里的昆虫一样!

    殷素素早就看这司徒静和玄一道人不顺眼了。她在场,这些人都敢刁难自己的弟子,让他去送死。

    这些人是要多疯狂,多嚣张。

    纵然阵营对立,但她好歹也是一位圣人境的强者!

    殷素素很是护短。之前因为碍于颜面和大局,她始终都没有明确的出手,帮助方岳。

    但这次,她实在是忍不了了!

    她在不出手,这司徒静怕是要真的对方岳下手了!

    司徒静瞪大了眼睛,她张开嘴巴,却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这一次,她真的怕了,因为她感受到了死亡的巨大威胁!

    “你们既然要对立那就彻底对立,撕开脸皮!以后**门的弟子和方家的弟子,我见一个杀一个,有本事你们别出门!否则的话,小心自己的小命!”

    方岳也是恼火,他不断退步,努力的想要息事宁人。

    但没想到,这方家和**门始终都是咄咄逼人,将他视作是一头蝼蚁!欲要碾死,斩杀!

    都到了这种份儿上,方岳明白,退让也是无用!

    他从殷素素的背后站了出来,一双冰冷的眸光扫落四方!

    “啪!”

    玄一道人拍岸而起,谈判桌都被瞬间崩裂。

    “方岳,你好大的胆子!公然叛出方家,挑衅**门,你是要成为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个人族的叛徒吗?”

    “人族的叛徒?仅凭你们两个人还无法定罪吧!不过有些东西,我倒是想要让两位来好好的欣赏一下!”

    方岳的嘴角,翘起了一抹冷笑。

    彻底撕破脸皮之后,方岳好像是破开了身上某个压抑的枷锁,比之前更加轻松!

    “这是我是从魔族的仓库中发现的!**门弟子专用的玉佩!还有这个,方家人的储物袋!我早就怀疑,这魔族兀然降临,会不会有人族的内应!这些东西,似乎已经在告诉我一些问题的答案和真相!”

    方岳取出了两样东西,一枚环形的玉佩,还有一个空空如也的储物袋。

    玉佩上面,**门专属的圣罗兰花瓣,格外的璀璨和鲜艳!储物袋上大大的方字,也是相当惊艳!

    “方岳,这是怎么回事?”

    殷素素放开了司徒静。

    这方岳的言论如果被坐实,那将会在人族之中引起滔天的波澜!

    方家,**门,都是人族之中屹立数千年的一流势力,牵扯到的利益关系,简直可以说的上是大到无边!

    他们勾结魔族,被落实,两个一流的势力都将被倾覆,成为历史的尘埃。

    在种族的利益面前,没有任何的人情可言!

    “本来,我不想说的,只是希望在暗中提醒一下两大势力,让他们迷途知返!但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执着,那就只好爆料一下了!这两样东西,是我在扫荡魔族仓库的时候发现的,它们意味着什么,大家应该是再清楚不过了!虽然,有这两样东西,并不代表两大势力参与了这件事情。但是最起码,也是代表了某种嫌疑!”

    方岳一开口,有凭有据,掷地有声!

    轮到泼脏水,道德攻击。

    玄一道人和司徒静和方岳相比,都是差的太远太远!

    方岳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惊人!

    “可是,你有什么方法证明,这东西是来自于我们两家呢?或许是你栽赃陷害,亦或者是故意想了一个办法要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也说不定呢?”

    玄一道人的脸色,这一刻,彻底的阴沉下去!

    他明显的意识到,以方岳的难缠,绝对不可能无的放矢。

    这一招后,肯定还有连贯的后手,组合拳,才是方岳最精通的战斗手段!

    “污蔑,这是污蔑!你竟敢说,我堂堂**门与魔族勾结,你就不怕遭到天打雷劈吗?”

    相比于玄一道人的冷静,司徒静,已经彻底失去了应有的淡定!

    虽然都是站在同一个阵线上,但是玄一道人也忍不住向司徒静投去了一个轻蔑的眼神。

    跟这样的一个没脑子的疯女人站在一起,真的是侮辱了他玄一道人的名声!

    “污蔑么?呵呵!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我会乱说?昨日,司徒前辈是不是半个三更,曾经与魔族有过密切的接触!还有方家的方三寿,似乎是将一份什么材料,递给了魔族吧!”

    方岳不慌不忙。拿出了自己所谓的证据!

    倏然间,方三寿和司徒静的脸色都是惊变!一片惨白!

    “不,不是!方岳,你胡说!”

    方岳还没有下文,方三寿就已经开始反驳。

    玄一道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这方岳乱扣帽子,他想说,就让他去说!以后,他说的这一切,都将成为他被判罚的罪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不是,大人!”

    方三寿似乎还想要狡辩什么。但想说的每一个字,都被玄一道人给堵了回去!

    玄一道人的心里安生,他最近的确没有和魔族有过任何的接触!就让这方岳说吧,说完了,他的死期同时也就到了!

    玄一道人的心中还在冷笑。

    但方岳给司马笑使了一个眼色,司马笑立刻说道:“方岳的事情,我愿意帮他求证!这一切的铁证,皆不如我们亲眼所见,来的更加真切!这未来,琢磨不定,但过去,则不可改变!正所谓,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付出一定的代价,过去万事,皆可占卜!”

    司马笑一开口。

    方三寿脸上的血色褪尽,他像是丢了魂魄一样,扑腾一声,瘫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不……”方三寿无力的呻.吟着。

    这个时候,玄一道人终于意识到了方三寿的表现不对。

    他想要过问,但为时已晚。

    古月仙子,饶有兴致的看向司马笑。

    “你还还算卦占卜?没有关系,这件事情,涉及人族大义!若是这方家和**门真的与魔族有所瓜葛,我不死帝国自然会为你做主!”

    古月仙子开口。

    给了司马笑足够的底气,她的针对之意,不言自喻!

    但是,方三寿他们偏偏还没有任何的办法。

    站在人族大义的立场上,谁都不能偏私!

    “诸位前辈,我身为方岳好友,若是占卜出最后,**门和方家与魔族有所瓜葛,那么最终的结果肯定会有人怀疑!说我舞弊,前辈们若是有谁,也精通这方面道术,不妨出手,以表明我和方岳的清白!”

    司马笑拱手抱拳。

    他说的很是客套。

    在场之人,面面相觑,八卦占卜,虚无飘渺,属于是三千左道中最难领悟的一门!

    他们都是精通战斗,但是轮到这些细腻的活儿,都是两眼摸黑。

    最终,李斯从众人中走了出来。

    “我身为万象阁的一员,曾参与过天地榜的制定,推演,占卜之术,倒是略同一二。不妨由我来辅助司马笑,占卜过去。相信以我万象阁的人品作为担保,诸位应该可以信得过!”

    李斯此言一出,谁还敢说些什么。

    人族之中,万象阁的地位超然,始终中立,无论信不过谁,也不可能信不过李斯!

    诸位大佬纷纷点头,表示信服。

    司马笑闻言,立刻摆出了供桌,点上了檀香与筮草开始燃烧。

    这次的公平不算很多,而且来历方面,也都是稀松平常。因为,占卜过去要比占卜未来,付出的代价小的多的多。未来飘渺,不可琢磨,但过去已定,无人能改!再加上,他们占卜的人,实力都不算很强!

    倘若换成是一方教主亦或者精通此道之人,遮掩天机,那难度也将骤然暴涨!

    祭品消失。

    筮草缭绕。

    烟气弥漫,最终构成了一副图案!

    这是方三寿昨日经历的场景,定格在他与一位黑衣魔族抬手交易的瞬间。

    那位黑衣魔族将一个黑色的储物袋,塞到了方三寿的手中,方三寿则是取出了一枚玉简,递交给了魔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