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杀头的买卖
    “方岳哥哥,你刚才好厉害了啊!那么大的一颗太阳,都被你给遮住了!明明是白天,你的头顶上却浮现出了一颗颗的小星星!”



    上官果果看向方岳,她的眼睛里,也全部都是一颗颗崇拜无比的小星星!



    刚才的那一幕,太过罕见!上官果果活到这么大,第一次遇到白日星现的场景!



    上官果果的话,让田馨儿的心中微惊。



    “方岳,你也太不讲究了!在这种闹事都敢领悟异象。如今,来往之人如此之多,肯定会将刚才的异象给宣传出去,引来无数人的瞩目!”



    田馨儿忧心忡忡。那些门阀的作风,她太清楚。



    不能为自己所用,那边彻底毁灭。



    这是他们针对天才,一贯的作风。



    人族孱弱且式微,与多年来,这些门阀的残杀也并非全无干系!



    方岳挥手笑道:“不碍的,清月镇中,那些高来高去的强者,多如牛毛,没有人会在我一个小小的先天,是否具备异象!三天前,清月镇外,有一个老者渡劫,无穷的雷光,淹没了整片天地,黑夜如昼,被彻底照亮!第二天早上起来,方圆十里都被雷劫轰平,只留下了一片焦土,坑坑洼洼。



    五天前,有两位绝世高手,他们瞬间百式,打塌了了一片苍穹。有一头在地底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轮转境巨蟒苏醒,张开嘴巴,欲要吃掉两人,结果其中一位高手,只是弹指间便是将巨蟒杀死!



    这样的事情,在清月镇外,时时刻刻都有发生!清月镇中的居民,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若是一整天,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才会感觉不太正常!”



    方岳解释之后,田馨儿露出一抹苦笑:“这清月镇居然是如此危险。”



    “危险什么的,其实也谈不上。只要在镇子里,你不去惹是生非,一般不会有人来主动的骚扰你!它的位置很微妙,是诸多族群势力的缓冲带。谁敢在这里动手,无异于是对于那些大势力的一种无视与挑衅!”



    方岳细致解释。



    对于这座小镇,说句说话,方岳的感觉还算是不错,乱世之中难得有这么安宁的地方。



    尽管不知道这份安宁可以持续多久,但他却不希望被人打破!



    “方岳哥哥,这次真的有人来了!”



    门口,上官果果很是兴奋的呼唤。



    “哦,来了!”



    方岳闻言,给田馨儿留下了一个歉意的目光。



    然后便是大步流星的向着门口走去。



    两个五大三粗的天地境魔族走了进来,上下打量着方岳的店铺。盛放货物的格子里,摆着的都是一些比较基础的丹药与材料,价格不高,但却便宜实用。



    墙上还挂着两幅有些破旧的甲胄,很有可能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二手货色。



    上面的血迹,都是被认真清洗过的。



    看那甲胄的材料,都应当是先天巅峰的层次。虽说是二手货色,但在先天境层次的甲胄中,当属于是巅峰层次的宝贝!



    两个魔族微微点头,随后看向方岳说道:“方老板,听说你最近的生意不错嘛!”



    “嘿嘿,两位军爷,你们可真的是折煞我了!混口饭吃,我也就是混口饭吃!”



    方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表情很是谦卑,他的腰背,都有了一丝微微的弯驼。



    小商小贩,市井流民,这才是方岳的人生底色,穿越之前,二十多年的记忆,不是那么容易被抹掉的!



    在清月镇中,经营杂货铺,让方岳有一种又重新回到了地球时候的感觉。



    其中一位魔族开口说道:“有一桩买卖,如果做好了,好处大大的有,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接手!”



    魔族微笑,看向方岳。



    那一双眸子里,透着一股高傲和冷漠,在清月镇中,虽说是万族平等,但真正的种族之间的地位高低还是划分很明显的。



    人族,属于是地位相对而言最低的几个族群之一。因为血脉与天赋,注定了人族单体战力的薄弱。但是偏偏,人族在阵法,炼器,炼丹乃至经商等等一些辅助行业方面又都是此中翘楚,这又让诸多的族群不得不在这方面忌惮人族一二。



    “哦,有什么生意,不妨说说?”



    方岳从后院,搬来了两张椅子,示意让两位魔族坐下,同时,他让乔巴给两位魔族泡茶沏水。



    “杀头的买卖!”



    那魔族的眸光骤然凶戾。



    然而方岳却是无惧。



    “只要赚钱,哪怕杀头,又有何妨?”



    方岳也端起了一杯茶水,茶盖轻轻的划动。



    一些风风浪浪,他经历的也不是一次两次。这样的阵仗,还吓不住他。



    “好!有胆色!在我手里有一张地图,地图中,画着一处赤火铜的矿藏!这些赤火铜,根据我最保守的估计,起码有数十吨之多!其中更有一定的几率,蕴藏着一些赤火铜精!这赤火铜可是锻造先天境兵器甲胄的材料,只需要加上那么一点点,甲胄,兵刃,法宝的层次就可以提升不止一成!



    但是仅仅挖掘赤火铜,卖掉矿料,赚的太少,我又不甘!”



    魔族说话的过程中,始终都是在盯望着方岳的眸子,他在察言观色,看看这方岳究竟有什么反应。



    若是他有丝毫的犹豫或者恐惧,魔族便会二话不说,转身离开!



    这可是一旦调查出来,会被掉脑袋的大罪。他们不屑于找一个没胆子的合伙人。



    “所以呢?你准备找我,让我在人族中招募炼器方面的大师,给你深加工?变成一件件法宝,兵器,甲胄,然后贩卖出去。获取更大的利润?”



    方岳似笑非笑,看向魔族。



    魔族震惊:“这是我心中所想,你怎么知道的!”



    方岳无语,都说魔族的脑子不怎么好使,果然如此,他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还需要下多大的工夫去猜测吗?长点脑子就可以轻松猜测出来的好不好。



    当然,为了防止这魔族的恼羞成怒。



    他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



    而且,这次的事情,肯定不是这两个看起来脑子笨笨的魔族能够想出来的。背后,一定是有高人在指点,至于他俩,也就是个跑腿的!



    “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另外一个问题!炼制甲胄,兵器,招募炼器师比较简单,现在兵荒马乱,缺乏足够战斗力的辅助职业,正好希望有一个安稳的栖身之地!否则的话,他们便是一头头待宰的肥羊,平素里,那丰厚的家当,积累,都容易成为一些无良盗匪的目标!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可是炼器,需要的不只是一种矿料,最起码,一般的铁矿你得有,需要铁匠将凡铁提纯,炼铁成精!还有种种其他的材料,每一样都需要有进货的渠道!”



    方岳一说,两个魔族都是感觉头大。



    人族长袖善舞,经营统筹,自然都不是问题。



    可是对于魔族而言,这些东西都太复杂,十以内的加减法估摸着,他们是没有问题,但如果数值超过两位数,那就不太好说了!



    “那你说我们的计划是实现不了喽?”



    那个魔族面色阴沉,对于方岳的说法很不满意。



    “这话,我可没说,只是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这么简单。一个赤火铜的矿,就能够让你们想出贩卖兵器和甲胄,这计划,恐怕不是你们俩能够琢磨出来的!你们可以回去告诉背后的大人物,真的想要合作就拿出点诚意来!连面都不敢露,很多事情都是成不了的。



    风险与机缘并存,不想冒险却只捞好处的事,不是那么好做的!”



    方岳轻笑,他虽然想捞好处,但也不愿意被人当成棋子,把玩手中,之前被人族抛弃的事情,让他深以为戒,真的想要获得安全和自由,那就要从棋子的身份摆脱出来,变成一个真正的掌棋人!



    那两个魔族哑然无声。他们没想到,这个方岳居然这么难缠。



    他们的脸色变了又变,但想起了来之前,那人对他们叮嘱,最后不由叹气,抱拳说道:“方岳公子,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我们这就告退,去请我们的主人出来!”



    旋即,两个魔族起身离开。



    田馨儿则好像是完全不认识方岳一样,开始反复打量起来。



    “没想到,你除却狡猾之外,居然还擅长内政!不过,这联络魔族,勾结外敌,可是杀头的大罪,一旦被人抓到,最终的下场,肯定是必死无疑!难道你就不怕被人给卖了吗?”



    方岳还没有说啥,田馨儿就已经开始为方岳担心起来。



    方岳轻笑:“什么擅长内政,我只是胡说两句想要把这俩傻帽魔族背后的那个人给炸出来而已!至于联络魔族,勾结外地,这个罪名,我可是承担不起!但是你没有感觉,这清月镇本身就是代表着一种未来的驱使吗?”



    “驱使?什么驱使?”



    田馨儿虽然是天魔教的圣女,但平日里,她都是打打杀杀,粗枝大叶。对于一些细腻思考的东西,她有所欠缺。



    “族群融合!”



    方岳呷了一口茶,缓缓的吐出了四个字。



    田馨儿被方岳的这四个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方岳,你可不要乱说!族群融合,这怎么可能!”



    田馨儿的声音陡然尖利,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咪。



    然而,方岳老神在在,看着田馨儿,幽幽说道:“怎么不可能,人群熙熙,皆为利来,人群攘攘,皆为利往!只要有共同的利益,不同的族群之间,为何不能彼此合作?合作的久了,利益的牵绊深了,族群的融合,自然而然就会成为一种趋势,管你权势淘汰,身份惊人。但在真正天地大势的面前,也始终都是漫天江水之中的一簇浪花而已!”



    方岳此言一出。



    田馨儿的心中,生出了微微的波澜。



    同时,一阵掌声响起。一位样貌俊美的中年男子,踱步而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