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乐极生悲
    有人挖掘出了一块婴儿拳头拳头大小的太阳石,被当天拍出了天价。因为这是圣人铸兵的材料,哪怕是指甲盖大小,换取的价值都足以让无数人为之疯狂。



    这个金属世界被诸多大势力给联手封锁住了。不允许任何闲杂人等入内,甚至即便是一些世家,教派的弟子,想要入内,都需要经历严格的审查。



    这是一片矿产丰饶的世界,遍地都是财富,那些大势力不允许其他人染指,最终,这块蛋糕将被他们彻底瓜分!



    但是好久不长,第二天的下午,便有一个空间裂缝中,有人浴血而归,这是一个老者,满头白发都被鲜血染成了赤红。他的身上还有几个黑色的大窟窿,伤口的鲜血都已经流干,饶是以他名宿级别的战力,都差点陨落。眸光暗淡,似乎命不久矣!



    “快点组织人马救援!这片世界里有大恐怖!”



    这是老者最后说出的一句话,随后他的肉身就彻底炸裂,血肉横飞,他的鲜血都黑掉了,像是一池污水灌注到体内一样!



    他在死亡之后,尸体里面,冒出了一张狰狞的恶魔头颅的黑影。



    大笑三声,随后便是在阳光下,快速消融!



    这一幕被方岳目的,他的心中有些微冷。



    那可是一位名宿,放在玄黄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呼风唤雨的存在,最终陨落。居然如此凄凉。



    这已经超出了他可以接受的范围!



    “这是诅咒!快点用火焰将他的尸体焚烧掉!光明术修呢?有没有,施展净化之术,防止他体内的恶灵扩散!”



    一道焦急的声音在清月镇中弥漫与回荡。



    这是不知道哪一个宗派的负责人,他的神色焦急。眸子里映着无边的恐惧!



    似乎这具炸裂的尸体,都将成为一场大祸的根源!



    “烈火焚天!”



    清月镇中,一位轮转境的火系一脉的术修姗姗来迟,他轻轻弹指,一簇火光掠空而出。



    火焰落下。



    将那具残缺的尸骸焚烧。



    然而,哔哔啵啵的火焰,不断缭绕,却无法将这具尸体烧掉。



    这尸体的残块,像是化成了一块块的黑铁。



    坚不可摧,水火不侵!



    “光明一脉的术修呢?赶紧来啊!净化一下这具尸体,千万不能够让他复苏!”



    老者焦急的神色更为浓烈。



    他虽然贵为一方名宿。但却武修出身,对于术法方面,一窍不通。



    纵然知道,这样下去可能会酿成大祸,但还是无可奈何!



    “报告大人,清月镇中,似乎没有光明一脉的术修!”



    一个兵卒报道。



    方岳则是双手环抱,一副在期待好戏的样子。



    方岳懂得光明一脉的术法,但奈何境界有限,纵然是施展出诸多手段,也镇压不住这尸块中的污血与诅咒,反不如静观其变。看看其中到底隐藏着何等的奥妙。



    他相信,在这清月镇中,哪怕是这污血再强,也翻不了天,一座小小的城池里,藏龙卧虎,其中,甚至可能有圣级的人物坐镇。



    火焰燃烧,越发的剧烈。



    然而那尸块中的污血逐渐转变,成为了深蓝的颜色。



    它们飘散四方,如今却在向着一个方向汇聚。



    这些深蓝的血,汇成了一个小水洼,其中倒影着的无垠的星空,古老而璀璨!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镇压不住了!”



    那位施展火焰术法的轮转境火修脸色微微发白。他的嘴角,一缕殷红的鲜血溢出,额头上面,一层青筋,如同蚯蚓一样,时隐时现。



    “虚空倒影,星光璀璨!这是永恒之力的体现!”



    那位负责指挥的名宿,蹬蹬蹬退步,他联想到了一些古籍中的记载。



    心中生出了莫大的恐惧!



    “在最古老的年岁间,有人曾经经历过一系列大恐怖的事情!他们看到了湛蓝的鲜血,受到了永恒的诅咒。最终,连圣人都喋血,大能与名宿,像是割草一样的被人收走性命!如果不是在那个年代里,有一尊仙人降临,镇压了一切的不祥,或许整片玄黄世界,都将沦为一片劫土!”



    名宿的口中,喃喃自语。



    他的话晦涩而难明,让人难以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这湛蓝的鲜血来头很大,与诅咒沾边。可能会掀起一场莫大的劫数与风波!



    “咯咯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玄黄世界中还有人记得我们蓝血族的过往!我们曾经跨界而来,欲图征服这片土地,开始时,势如破竹。无人可挡,但最终,功败垂成,惊醒了深山中沉睡的阴阳道尊!



    我们被发配与流放,最终被封印到了一片枯寂而贫瘠的世界之中!在星空中,我们艰难生存,掠夺一颗又一颗生命大星,才逐渐恢复了当年的鼎盛!



    本以为,数万年过去,我们已经报仇无望,没有想到,老天有眼,再次开启了两界的门户!注定,这玄黄世界的土地,将再次于我们蓝雪族的脚下颤抖与臣服!”



    一道柔媚的女声,在虚空中飘荡。



    幽幽咽咽,恍然如一尊女鬼,在哭泣。



    方岳被这声音,渗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由得,从腰间的储物袋里,取出了一张驱邪符,贴在了自己的身上,一层乳白的光芒笼罩,才逐渐淡化的那种阴冷诅咒气息的影响。



    上官梵天也靠近了自己的孙女,一根手指,轻触上官果儿的眉心。



    一道道湛蓝色的水波,缓缓的荡散开来。



    同时,上官果儿的百会穴上。一缕灰色的烟气,飘然而出,在空气中,随着清风飘散。



    这声音本身就有着一股诅咒的气息。无声无息,钻入到了人们的体内!



    如果不加以驱逐,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那位负责指挥的名宿,显然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他立刻尖叫。



    “大家运转气血,将体内的诅咒,全部都蒸发掉!”



    然而,为时已晚。



    砰砰的响声,不断响起。



    一道道肉壳爆裂。



    许多先天境的生灵,都是如同之前从空间裂缝中走出的那位名宿一样,肉身碎裂,炸成了尸块。



    他们鲜血乌黑,体内的血液,向着那蓝色的水洼汇聚。



    潺潺的黑血,宛如百川归海,虽然流淌缓慢,但却有着一股坚定的味道。



    方岳粗略目测,方圆百里之内,约莫八成的人都被诅咒影响了!他们的肉身炸开,鲜血成为了那蓝色水洼的补给品!



    余下的两成人马,修为最弱的都是天地境层次!他们的境界足够,即便是受到了那神秘诅咒的影响,也不至于肉身炸裂,顷刻陨落。



    当然还有个别人,境界虽然不高,但却有神秘的高手保护在侧。



    譬如说上官梵天,他的境界高深莫测,如果真的出手,或许所有人的诅咒都将被净化。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但他显然抱着和方岳同样的心态。



    想要看看这蓝血人,究竟有多强的神通。



    所以,他并未出手,只是保护了自己的孙女不受侵害!



    那负责指挥的名宿,身躯已经在微微颤抖。那古籍中,一幕幕的记载,在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荡起来。



    同样的场景,几乎在他的眼前再现。



    “神秘的诅咒,无孔不入,声音,味道,乃是一眼回眸,尽皆可以成为诅咒之力的凭借!受到诅咒的身躯,将会炸裂,乌黑的鲜血,流遍每一处大地。万物不生,那鲜血将成为蓝雪族人的补给品。



    在沐浴黑暗之后,他们的实力将越发强大,不可战胜!”



    那负责指挥的名宿。声音颤颤巍巍。



    他的瞳孔紧随,双腿打颤。



    修炼到他这般境界,可能战死,但很少会恐惧!



    而这蓝血族人,给他的却是一种致命的恐惧与慌张。



    “这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嘛!比在魔族阵营前的那位神秘青年差远了!”



    方岳挑了挑眉毛,身上的光芒略显暗淡,他给自己又贴了一张符箓,这种驱邪的符箓,他有的是,在前往百里密境之中,在万象阁中,他购买了不少!



    方岳自语,并不觉得这家伙有多强大。



    诅咒,虽然悄然无息,但却对于浓烈的血气有着天生的畏惧!



    气血至刚至阳。而诅咒,则偏向于黑暗和阴柔!



    两者天生相克。



    让方岳无惧这种诅咒!



    “卑微的人啊!你敢亵渎我蓝血族的威严,你将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用你的生命与尸骨祭奠我蓝血族人的归来与荣耀!”



    方岳的声音,落到了那蓝雪族人的耳朵里面。



    飘渺的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那声音依旧是那样的飘渺与幽怨。



    方岳白眼。“这大白天的干嘛在这里装神弄鬼!不就是一滩蓝血吗?没啥可怕的!”



    方岳的手中,一团眀耀的光球浮出。



    缓缓升空,定格在了方岳的头顶!



    刹那之间,光耀四方。



    虚空中,一缕缕幽蓝色的气息被照耀出来。



    它们化成了一头头蜉蝣,在向方岳悄然靠近!



    原本,它们隐匿在虚空之中。纵然神识掠过都难以察觉。



    但光明之力,与之天生相克。



    照耀之下,踪影立显。



    “所谓虚无和飘渺,并非绝对!只要能够抓住这种诅咒之力,演化而成的蜉蝣,诅咒便会被立刻破解!”



    光球落下与蜉蝣一样的诅咒碰撞。



    滋滋的声音响起。一头头诅咒之力,演化而成的蜉蝣生物立刻蒸发和消失!



    令人恐惧的诅咒被破解。



    虚空中,那道幽怨的女声,尖利的嚎叫了一声!



    转眼之间,更为浓郁的咒诅气息扑面而来。



    成千上百的诅咒蜉蝣向着方岳扑杀而去!这是准备以力碾压!



    方岳冷哼一声,浑身血气激荡,澎湃的血气,宛如狼烟一样,直冲上天,又如似烈烈燃烧的火焰,将那些诅咒蜉蝣生生蒸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