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蓝血族
    方岳修有肉身百阶,论及血气,连寻常的天地境强者都难以媲美!



    他的血气至刚至阳,专门克制诅咒!



    成百上千的诅咒蜉蝣,犹如飞蛾扑火。尽皆成灰!



    “小子,你的身上已经被打下了我蓝血族的烙印!你将不得好死!”



    那虚空中的女声,似乎也明白,方岳并不好惹。她们蓝血族的诅咒虽然诡异,但是遇到肉身刚猛无铸的体修,便会老鼠托乌龟,无从下口!



    “撂下几句狠话就准备走吗?你以为自己走的了吗?”



    清月镇中,一道威严的声音终于落下!



    一位须发洁白的教主级强者,从清月镇街道的街头,背着手,缓缓走出。



    他的一双眸子里,分别有一轮弯月的虚影,还有一**日在燃烧。



    一步迈出,数条街道都被他遥遥甩在了身后!



    他冷哼一声,那片地上的蓝血水洼瞬间蒸发!



    丝丝缕缕,融入到虚空之中。



    一道女人的虚影显化出来。她的身子曼妙,面容妖冶,一眼回眸,一个微笑,都可以令人心生摇曳,意念飘飞。



    但她的头顶,每一根长发,都在随风飘舞,幻化出一条条毒蛇的虚影,令人生出一股不寒而栗。



    “美杜莎?”



    方岳看到了这女人的虚影,立刻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这个族群,在地球昔日的神话中曾经出现。



    美杜莎一族,与之对视一眼,就将被瞬间石化。



    她们天生便是掌握有诅咒之力。并且,在北欧与希腊神话中,还有一些细节在指证,她们的鲜血湛蓝。



    受到了诸神的遗弃与诅咒!



    “莫不成,地球中的一些神话都是对于当年真实的描述?某些地方,曾经有修行者世界的种族出没?”



    方岳自语,他也无法确定自己的猜测是真是假,但是总体来说,他对地球还有一些惦念,如果有机会的话,肯定是要回去一趟。



    逐渐的接触到一些修行者文明的手段。方岳发现,星际间的跨越并非如他想象的一般艰难。



    甚至连不同的世界都可以穿梭,只需要寻找到相应的空间坐标即可!



    一些猜测,需要被验证。



    地球,当年是否也曾是修行者文明的一员,《圣经》,《希腊神话》,《封神演义》,《西游记》其中全部都有一些记载和修行者文明的某些特征相合。



    如果最终一些猜测被验证为真,那么方岳对于地球的认知,将会生出翻天覆地的变化。



    美杜莎的虚影娇笑,他看向那位须发洁白的教主级强者。



    “这只是我的一道残魂而已,纵然送给你又如何?不过,玄黄世界的末日到了!九星连珠,将成为无穷劫难的开始。我们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真正的强者会陆续降临!玄黄世界,终将在征服者的铁蹄下臣服!你们所谓的骄傲,将被证实,是多么的渺小和可笑!”



    美杜莎的笑声如铃,极为悦耳,但是她所说出来的话语,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中微沉!



    最终那位教主级的强者出手,一巴掌拍散了美杜莎的幻影。



    “妖言惑众!”



    那位教主级的强者评价了一句,随后便是转身离开,消失在众人恭敬的目送之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gt;

    一场劫难平息,但是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无法随之平静下来。



    这美杜莎的出现很突兀,让人猝不及防。



    同时她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人印在心底,他们都有种莫名的惶恐,紧张与压迫!



    地上,那些已经失去了灵性的湛蓝色血液被方岳收集起来,他在理查德的手札中,学习到了一些研究血脉的方法。



    每一种血脉,都是上天创造出来的奇迹。



    其中的精妙之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不同的血脉混合,说不定可以创造出一些奇迹。



    方岳虽然并不认为自己真的可以有所斩获,但提前搜集一些材料,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美杜莎的出现,令清月镇中,凝结出一股肃杀的气氛。



    所有人都是忧心忡忡,脑海中,不断回闪和思量着美杜莎被灭杀前,所说的话语。



    傍晚,又是一队人马出现。方岳远眺,看到了天魔教的身影。



    他们的人马,不足进入空间裂缝之前的一半,而且人困马乏,每个人的身上都是多少负伤。



    包括身为圣女的田馨儿,她的香肩上,也是有着一道深刻见骨的伤口,一缕缕的黑色烟气,从中涌动出来。颇有些骇人的味道。



    天魔教的人马回归到清月镇中。



    田馨儿第一时间便是找到了方岳的店铺。



    她推开门,有些踉跄的做到了方岳店铺的长椅上,脸色苍白如纸,像是耗尽了所有的精血一样。



    “快,给我点百草浆,给我补充一下生机。那群老混账,真的很不是东西,居然派姑奶奶去探路。那是一片冥土,其中有许多幽魂与厉鬼出没,单纯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随便挠上一下就会留下一道满含死亡之气的伤口!这些伤口,腐蚀肉身,使用寻常的手段难以愈合。你的百草浆中,蕴含有微薄的生命气息,应该可以克制这种死气的蔓延。”



    田馨儿说话有气无力。可见,这次她真的是元气大伤。



    方岳面色凝重,走到了田馨儿的神色,他的手指虚点,落下了香肩上面。



    一道冤魂的虚影立刻凝聚出来。



    “果然,这并不是平平常常的死气,其中还有冤魂留下的种子。如果你再这样拖延下去,这种子便会生根,发芽,最终鸠占鹊巢,将你炼化成为它的身外化身!”



    方岳身为鬼差,虽然鬼术方面是一个半吊子。但却要比绝大多数阳间的人强得多!



    这是鬼术中,一种很平常的手段。



    但是放在阳间,就有些诡异,令人摸不出头绪。



    那冤魂的虚影尖叫。



    它想要挣脱方岳的阻拦。



    在田馨儿的体内扎根有了一段时间,这冤魂埋下的种子,已经开始具备了一部分的力量与神通!



    但方岳弹指间,便是将这冤魂的种子灭杀掉了,然后将田馨儿肩膀上的死气抽剥干净。



    这死气难缠,对于寻常之人而言,可能犹如附骨之蛆,难以除尽。但方岳修炼有死亡天道,降服这点小小的死气,也就是举手之劳,没有任何的麻烦!



    田馨儿的死气尽去。



    她的脸色立刻恢复了一丝血色和红润。



    那种无时无刻,不再侵蚀她生机的力量终于消失。让田馨儿如释重负,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田馨儿的压力消散,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陡然一变,不需要什么丹药辅助恢复,田馨儿盘膝而坐,呼吸吐纳。



    四周的空间,尽皆风雷滚滚,八方云动。



    一道道魔神的虚影,在她的背后逐一浮现出来,有的跨骑真龙,纵横天地,有的脚踩十二品莲花,拈花微笑,,有的一手指天,一手之地,寓意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每一尊魔神的虚影,如果想要仔细追究,都曾是这片天地间名声显赫的人物。



    甚至还有些人,至今都活在世间,不过有些已经渡劫飞升,抵临天庭,成为了真正的神仙人物。



    田馨儿微微吐纳,周围的虚空都差点坍塌。



    这才是真正天地境天骄的表现。吞天吐地,吸纳江河!



    田馨儿身为天魔教的圣人,在外界,其实也是声名显赫,在先天境的时候,她也曾经登临先天榜单,甚至一度闯入到了前百的行列!



    最终,她是以先天榜第四十九名的位置,晋升到了天地境层次!



    故而,她注定耀眼,注定醒目,纵然是在阿谀我诈的天魔教中,都有着自己的一派势力可以安心立足!



    约莫盏茶的时间之后,田馨儿终于彻底恢复。之前的那种沧桑,颓朽,被一扫而空,她的双眸之中,熠熠发光,宛如有雷霆和闪电在其中生灭不断!



    她宛似一尊女神,众星捧月,仅仅是一道眸光,不经意间,就能够给人很大的压力!



    退出调息吐纳的境界,田馨儿吐了吐调皮的小舌.头,重新恢复过来。



    她的一双美眸,看向方岳浅笑道:“刚才我有些着急了,所以才会立刻进入了疗伤的状态。那一幕,没有吓到你吧!”



    “没有,没有!”



    方岳连连摆手。



    田馨儿微微点头,收敛异象,娥眉微蹙,轻声叹息:“这次的九星连珠,是祸非福,连一方冥途的大门都被开启,谁知道其他的世界还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这些世界的门户,若是逐一开启,以玄黄世界的底蕴和实力,或许还可以勉强应对,甚至强硬征服,然而千门万户,接踵而至。



    纵然是玄黄世界的底蕴倾巢而出,最终都有可能化为一片劫土!”



    方岳听着,并不发表任何意见,他人卑言轻,根本没有资格参与到这种事情中去。



    反正天塌了有个子高的人顶着,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生意就可以了!



    乱世并不可怕。



    对方岳这种军火商而言,乱世代表的同样也是一次发财致富的机缘。



    “这些百草液你留着吧!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可以应急,你的修为虽高,但是距离万法不侵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有些手段,很是诡异,其中蕴含的力量未必多么强大,但因为难以理解其中的真谛,很容易中招!”



    方岳取出了十瓶百草液,每一瓶中都是蕴含有三千滴的数目。



    田馨儿没有客套,直接手下。



    她和方岳算是故交,相当的熟识。



    田馨儿上下打量方岳,这个小男人,她越发的看不透了!



    死亡天道。



    田馨儿刚刚在眼前这个小男人的身上感应到了这种气息。纵然在天魔教的内部,掌握天道之人,也没有几个!



    “方岳,你沾染了信仰之力?”



    田馨儿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倏然僵硬,然后消失,化成了一脸严肃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