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日进斗金
    年份极高的老药,可以续命的神丹,还有各式各样,在玄黄世界中不曾出现的一些战技与功法!



    不仅是大势力的人马,摩拳擦掌接踵而入,连一些自诩实力惊人的探险者,都纷纷组队进入空间裂缝之中探险。



    空间裂缝太多,不仅出现在了清月镇的外围,玄黄世界的其他地方,也有空间裂缝出现,连接着不同的世界。



    故而,除却个别的空间裂缝外,绝大部分的裂缝都被开放!



    探险者络绎不绝,时而不时的有一夜暴富之人的消息传出!



    方岳则始终都是在清月镇中,以保守为主,没有进入空间裂缝之中探险。



    他的各种疗伤灵药,销路很好,每一天都有起码近百万灵石的进账。一些探险者,也会从方岳的手中,购买一些破天弩,每一架破天弩的价格,都被他定在了十万中品灵石的数字上面。



    这个价码,比起寻常的先天巅峰的弩弓,已经高上了起码三成。但购买之人仍旧是趋之若鹜,始终供不应求!



    原因,很是简单。



    因为破天弩对天地境初期的强者也有杀伤力,而且它对于真气的消耗很少,哪怕是先天五层境界的修行者都可以开弩。



    半个月的时间,方岳的生意越做越大。他的破天弩,在清月镇附近,已经是小有名气,每天都售卖五架,先到先得,不接受任何的预定!



    同时,方岳也收购了一些各种世界中的矿产与资源!



    别人惨烈厮杀,九死一生才得到的宝物,最后,却是有为数不少的资源落到了方岳的手中。



    这段时间,方岳的鬼兵,也是每天都会炼制三件,交给夕月鬼差去贩卖!



    虽然方岳炼制出来的鬼兵,不再是成长型的鬼兵,但每一件都是天地境鬼兵中的精品!他的手法独特,制作出来的鬼兵颇受欢迎。



    每日,鬼贝的收入差不断也可以稳定在五万到十万之间。



    用日进斗金来形容,根本毫不过分!



    星月夜的那片鬼火矿还是在日日开采,似乎这里面的矿产无尽,每天三十到五十公斤的鬼火矿,必不可少!



    方岳再送出破天弩,让星月夜也是小赚了一笔!



    方岳坐地收钱,生意越来越大!俨然,他已经成为了一位小土豪,连寻常教主境的强者,都不见得比他有钱。



    但是,人族,星月殿里,却是一片惨淡。



    诸多大教的大能级使者汇聚一堂,一个个愁容不展。



    “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将方岳抛弃在阴阳古城中让他独对魔族,惨烈战死的!”



    有大教的使者怒不可遏,对着大厅咆哮。



    一个个使者,都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言不发!



    最近,方岳的百草液大火,因为其中蕴含有一丝淡淡的生命精华。别看这一丝生命精华很是稀薄,但聚少成多,却是疗伤的圣药。



    尤其是有些大教远征冥土,希望得到其中的黄泉之水。



    他们的战士归来,被冤魂与厉鬼留下的伤口,都是死气弥漫,难以愈合。但方岳的百草液却有克制死气,甚至将之驱逐疗伤的功效!



    然而,方岳留下的百草液的存货不多。半个月的时间,市面上消耗的百草液几乎已经被购买一空,尽管在一些无良商人的炒作下,一些百草液的价格已经暴涨了三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有余。



    但只要有货还是会被很快秒杀。



    大教中,唯有太一教还算是安逸,他们百草液的囤货不少。因为王霸道和方岳的私人关系。



    当时,王霸道从方岳那里购买了不下三百万滴的百草液。这王霸道,本来就是掌管太一教的后勤资源,满头满脸的奸商模样。如今,他一家独大,掌握了这么多的百草液,更是不肯向外兜售。



    太一教的百草液都是留着自己来用,如果你想要,也没有问题!灵石不要,想要就那那些市面上购买不到的珍惜资源来换!



    那些大教都是恨得王霸道牙根痒痒,但乃是太一教的架子摆在那里了!



    玄黄世界的无上大教,谁都不敢真的对王霸道动手硬抢!



    百草液,也并非没有替代品。譬如生命神殿的生命之水,效果更好。使用一滴,药到病除,甚至可以滋养肉身肉身,更加强壮!



    但问题是生命神殿更不好说话。它们不问世事与外界少有交流。



    就算是偶尔有一两滴生命之水从生命神殿中流传出来,也都会被炒到天价,同样的疗伤效果,最终的花费,却起码是百草液消耗的上千倍!



    如果只是一两个弟子负伤还好说。



    就算是花费稍微大一些,捏着鼻子,他们也都认了。



    问题是,空间裂缝开启。



    每天都会有大量的人员伤亡,百草液的作用,已经被凸显出来,廉价,高效,乃是所有势力的首选。



    而其他的传统疗伤丹药,则价格昂贵,还没有百草液的效果更好。



    那位大能的咆哮,在空荡荡的星月殿中回荡。



    一些人感觉心虚。但他们谁都不肯开口,因为当日的那件事情,的确是做的很不光彩,他们抹杀掉方岳所用的贡献,甚至让一位英雄孤零零的飘落在外,在绝望中被魔族蹂躏致死!



    没有人认为方岳可以生还。



    因为他身上拉拢的仇恨太深。



    而杀死方岳,也并非是某一方势力单独的决定,而是许多大佬共同的意志。



    只是,这方岳在被灭杀之后,人族之中,却不断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传来。



    永恒军团,因为此事,彻底与教派,世家一脉,宣布决裂,自成一个系统,不再守护人族边疆!



    万象阁提出抗议,虽然并没有做出明确的惩罚性措施,但是那几个主要蹦跶出来针对方岳的家族和教派,在万象阁中的一些福利和优惠,却在无声无息间被悄悄见面消失,使之损失惨重!



    还有太一教,对于方岳事件,发出了严重的抗议,虽然只是打打嘴炮,但是他们的态度,立场,尽皆鲜明!



    阴阳古城中,曾经参战的将士,居民,也表示不服。至今还不接受世家和教派一脉的管辖。双方处于对立的态度,成为了一方化外之民!



    本来以为,付出了这样的代价之后,事情不会继续严重。



    方岳,一个区区先天,终究会在死亡之后,尘归尘,土归土。生前的一切影响,都会逐渐淡化乃至消失。



    但谁能料到,中间,又出了这么一杠子事儿,一瓶瓶区区的百草浆,将方岳再次抬了出来!



    灭杀方岳,虽然是诸多教派和大势力中一些无上存在的意志,但却并不代表,整个人族,没有反对的声音!



    恰恰相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反。



    整个人族大到无边,其疆域广袤,几乎无限!



    有支持的声音出现,反对的肯定就不会少。



    这种不同势力之间的撕逼,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日常!



    “难不成,这天地大教如此之多,奇人异士,近乎无穷。这百草液有成品摆在这里,就没有人能够将之复制,仿造出来吗?”



    终于,半晌的沉闷之后,**门的使者,刘勇站了出来。



    灭杀方岳的事情,是**门挑的头,最后,这烂摊子,肯定也要由他们收场。



    “如果有,你觉得我们还需要在这里干瞪眼吗?我丹阁,宣召三千精英丹师,一起研究这百草液的成分所在。动用种种古老秘术,试图逆推出这百草液的丹方,但我们最终失败!这百草液我们可以仿制出来,但其中的一缕灵性,却难以捕捉和模仿。没有那一缕灵性存在,便不可能用一滴如此低级的丹液,蕴藏住一缕精纯而浓郁的生机!”



    丹阁之中,一位丹道宗师走出,他的声音沉重。对着**门的使者刘勇怒目而视。



    他的白色的胡须,一翘一翘。



    就是因为这些心胸狭窄的小人,导致人族丹道少了一位领军人物!



    刘勇被看的心虚,不敢吱声。



    在这星月殿中,他敢怒怼任何一方势力的代表,但唯独面对这丹阁的使者,他无话可说!



    丹阁,代表着人族近乎八成丹药资源的源头所在。



    若是把丹阁给得罪了,**门给把他的脑袋砍了,送到丹阁谢罪,哭喊喊着,要求人家原谅!



    “其实,方岳最终,未必陨落!阴阳古城,没有被魔族攻破,最终占领那座古城的乃是恶魔族的生灵!他们画地为牢,独居一方。若是方岳落到恶魔族的手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所以,我建议派人到阴阳古城之中,再走一遍,若是能够侥幸找到方岳,可以将他请回来,为人族炼丹!”



    **门的使者话锋一转,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而太一教使者的位置上,王霸道的脸色阴沉,眸光中,杀机隐现。



    都到了这种地步,**门还没有打算放过方岳吗?



    如果方岳真的没死,被从恶魔族的领地中“请”回来,他结局其实可想而知!以人族这些教派与世家的秉性,就算是方岳还活着,也不会将之奉为上宾。



    最好的结果,便是将之关押起来。成为一个为诸多势力炼丹的奴隶。



    本心之中,王霸道也曾猜测,方岳侥幸未死。



    他的手段诡异,狡猾多端,纵然一人独对千军万马,也未必陨落。



    但王霸道却将这个猜测放在心底。



    既然方岳不曾归来,那肯定是有着自己的计划与打算。



    王霸道不希望他才出狼窝,又将之推入虎穴。



    但这**门贼心不死。还要派人寻找。



    王霸道对于这个势力的厌恶更深,得饶人处且饶人,难道连这个简单的道理,他们都不曾懂得吗?



    “哼,一人独断千军,你们**门当日断绝了方岳的后路,就应该知道,他所要面临的下场!他还有侥幸生还的可能?你觉得你说出这话的时候,不感觉脸红吗?”



    王霸道顾及太一教与**门的关系,不曾开口挑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