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犯众怒
    刘万军的事件,再次给**门打脸。



    他们大军开拔,气势汹汹而来,结果还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就有弟子被人烧死在了一个杂货铺的门口。



    而且,**门弟子被烧死的理由很不光彩。



    因为巧取豪夺,遭到了人家的反抗!



    有些龌龊,各大门阀的弟子都不少干,但你既然要做就必须干净漂亮,让人抓不到把柄。



    一些事情,摆在了桌面上,那吃相也就太难看了!



    **门再度成为了诸多势力弟子,议论的对象。



    巧取豪夺,还技不如人,被一个边陲小镇,店铺的老板,以两个小境界的差距杀死。



    这无疑是在**门的脸上,又狠狠的来了一个耳光!



    “**门真的没落了吗?培养出来的弟子竟然如此不堪!”



    “连一个比他们地上两个小境界的店铺老板都打不过,我们还有理由和信息,让他们来保护我们的安全?”



    各种各样的议论之声,在民间流传开来。



    巧取豪夺的名声,他们可以不去在意,但是实力上的空虚,却有可能让**门沦为诸多门阀势力眼里的肥肉。



    “给我杀!把那个店铺给我拔掉!我要看着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所有玷污我**门名誉的人,都必须要用他们的鲜血,洗净对**门的侮辱!”



    **门中,一位教主如是说道。



    他主管**门此次出征,有人说,他那一日,状若疯狂,连头发都竖起来了,双眼通红,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



    但是上面的指令还没有下达。



    方岳就主动出击了。



    他一个人堵在了**门在清月镇驻地的门口。对**门下达了战书。



    “**门凭什么欺压我们这些小户散修,他们平日里接受我们缴纳的苛捐杂税,何曾培养出一个像样的人才!比我足足高出了两个小境界的高手,却连我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然后就被杀死了!我还怀疑,他们这样的实力,是否配的上我们平日的礼敬。



    如果只有这点实力和手段的话,说句实话,**门让我很是失望!因为他们太弱了,弱到了连当土匪和强盗都不够格的地步!”



    方岳站在**门驻地的门口如此叫嚣。



    让**门的弟子都是忍受不住!



    “弱到连当土匪都不够格!你小子在这胡说八道什么?”



    有**门的弟子从中走出,对着方岳怒吼和爆喝!他是一位先天八层的弟子,但并非杂役,由于自身的天赋卓越,他在先天境便被破格提拔为外门弟子!



    他实在忍受不住方岳如此的叫喧。



    站出来与方岳对峙。



    方岳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的就是你这种渣渣!像你这样的渣渣,我一根手指头能够碾死十个!”



    方岳的语气中,透着一股鄙夷。



    那**门的弟子不甘,他从小便是在赞美与逢迎中长大,纵然只有先天八层的境界,但真正的战力已经可以和初入天地境的强者比划两下了!



    他是真正的天骄,自幼耀眼,一个乡村之民,怎有胆量对他如此侮辱!



    **门的弟子脑子一热,悍然出手,他的手中,长剑一抖,剑光散落,照耀八方!



    银光灿烂,照亮了一方天野。



    他这一出手,声势浩大,引来了无数人的瞩目。



    “**门的弟子出手了!莫非他们真的是在欺负我们清月镇无人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巧取豪夺不说,如今居然肆意杀伐!”



    有人露出了不满的神情。



    虽然之前妥协,给了**门弟子一点灵石宝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真的怕了**门的门人。



    这些人,都是一方豪强,隐姓埋名,暂居在清月镇中。不显山,不露水,是为了避免麻烦缠身,关键时候,可以悄无声息的夺走一些大机缘,大宝物。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任人欺压,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可以在他们的头上拉屎撒尿。



    倘若**门的弟子做的太过,他们也不惜自降身份,出手给**门的弟子一些必要的教训!



    “爷爷,爷爷!方岳哥哥被人欺负了!你帮他一下啊!”



    上官果儿蹦蹦跳跳,凑了过来。



    她摇曳着上官梵天的手臂,娇声娇气的央求。



    上官梵天呵呵笑道:“放心吧果儿,你的方岳哥哥没有那么脆弱!一个**门的弟子还奈何不了他!你就站在这里,看你的方岳哥哥大杀四方就好了!”



    上官梵天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段时间的接触,让他明白,这个方岳的来头恐怕很不简单!敢与魔族合作,无异于是与虎谋皮,这样的人不是傻子,便是有恃无恐。而上官梵天,则是更加的倾向于后一种!



    这时候,那天出手的中年儒生也来了。



    他一袭青衫,手摇折扇,嘴角长嗪着一成不变的笑容。



    **门,昨天的一番折腾,将整个清月镇中绝大部分的强者都得罪了一遍。



    他们年轻气盛,不知道其中的水有多深。



    但上官梵天却隐约听说,**门的弟子昨天抄了两位教主级强者开设的店铺,还向一位圣人强者所要好处。



    无论教主级强者亦或者当世圣人,都自持身份,当然不可能和**门的一些先天境,天地境的小辈计较。



    但是暗地里,他们会不会有别的心思,就不怎么好说了!



    长剑破空,已经斩落到了方岳的印堂上方。



    然而方岳嘴角噙笑,纹丝不动,像是一尊神佛,任由那长剑斩落!



    咔嚓一声。



    长剑碎裂。化成了无数的碎片,哗啦啦,洒落一地!



    肉身百阶,不是白炼的,每精进一层,对应的肉身强度,便会翻涨数倍!



    那**门的弟子愣住,下意识的看向自己手中仅剩的剑柄。



    他的嘴巴微张,变成了o型。



    “这怎么可能……”



    那**门的弟子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在崩碎与坍塌。



    别说一个先天,纵然是天地境的强者承受他的全力一击,也不可能无病与无伤。



    刚才的那一下,已经可以碎裂山石,劈断山脉,按照道理,绝对不是一个先天可以硬抗下来的!



    “**门的弟子只有这段手吗?太让我失望了,我站在这里,任由你来劈斩,你都斩不掉我半根的汗毛。”



    方岳的眸子,失落的神色好不掩饰。



    那**门的弟子,则是心中掀起了惊涛与海浪!



    他意识到,这位清月镇中杂货铺的主人,绝对不是一位普通的先天之修!这是一场阴谋,针对**门!



    一切的一切,都并非纯然的巧合!



    **门的弟子掉头就走,准备找来门中更为强大的弟子处理这件事情。



    但他的脚步还没有挪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方岳的一只大手便已经悍然落下。



    “你打了我一下,按照道理,我是不是应该礼尚往来一次!”



    话音未落,那**门的弟子肉身炸裂,他被方岳一巴掌给生生轰碎,爆裂成漫天的血雨,红色的烟雾,在空中弥漫。



    他这来,就是为了找事。



    手段方面,自然不可能像是往常一样的温和。



    又一位**门的弟子被无情斩杀。



    对于方岳而言,越级杀人,斩杀三两个**门的弟子,仿佛如土狗一般的简单!



    两位**门的弟子相继陨落,都是被同一人越级斩杀。



    这令**门的脸上无光,堂堂一流的势力,培养出来的弟子实力方面竟然如此不堪,被人打成了靶子来打!



    无论这次的风波如何平定,**门的名声,一定会大跌!



    太丢人了!



    他们召集人马,气势汹汹而来,出师未捷,先有两位弟子相继陨落!



    这片刻交手的工夫,**门的驻地中,又有数人走出。



    他们的步伐匆匆,看到那门口凝而不散的血雾,一个个脸色僵硬,生冷。



    没想到,还是迟来了一步!



    他们被人家堵在了门口,还虐杀了一位弟子!



    “你是何人,胆敢杀害我**门中弟子!你可知道,这是犯下了泼天的大罪,会令你株连九族!”



    一个**门中天地境的弟子跳脚大骂。



    方岳闻言,并未动怒,反而是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神情。



    株连九族?



    这个恐怕有点难度吧!



    他的母亲,来历神秘,就算是他在修行者的世界中混迹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打听出,她家族的来历与底蕴。



    询问时,有不少知情者都是面露古怪的神色。



    只是告诉他,那个家族虽然低调而神秘,但有着绝对的实力,方岳不需要知道这个家族的来历与过往,等他的境界到了,自然会明白!



    这话是王霸道和一凡大师说的。连他们提及那个家族的时候都露出了相当忌惮的神情。



    **门想灭人家,估摸着是有些难度!



    至于他这边的亲戚。方家算吗?



    如果**门有这个勇气的话,方岳肯定是举双手赞成!



    **门那天地境的弟子,看方岳不语,以为他是怕了!于是乎,他更加得意:“现在回头,你还迷途不晚!跪下来,向**门认错。或许我们的领队,大慈大悲,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方岳回过神来。



    “啊?跪下来认错?凭什么啊!你们这么弱,有什么资格让我低头!”



    方岳继续耍横。



    这挑事的人设不能玩坏。



    方岳的话语一出,让那些**门的弟子,一个个都是气不打一处来!



    尤其是那天地境的弟子,二话不说,一只大手放大,刹那遮天,铺天盖地,碾压而来!



    他想要像是拍死一只小虫子一样,拍死方岳。



    但方岳只是翻了一下眼皮。



    呵出了一口清气。



    那**门天地境的弟子倒飞出去,很快就在天边化成了一个小黑点,连一根毛都找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