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诡异村落
    每当夜幕降临,总会有一些诡异的事情发生。



    阴风怒吼,挂的人浑身发渗。



    按照常理,方岳肉身百劫,血气鼎盛,像是一轮小太阳一样,根本就不可能感受到寒冷的感觉。



    但是,在这片荒林中。



    每当有阴风掠过,他都会感觉手脚冰凉,甚至连血液的流通,都有些滞涩与生硬。



    这违背常理,超出了方岳的认知。



    有些时候,方岳的目光余角,还会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场景。



    比如惊世之战的一角。



    月毁星沉,一只大手拍打之下,苍穹炸裂,太阳坠落。



    亦或者是有身躯庞大的古尸从坟墓中爬出,立身于天地之间。身高百丈,一双虎目,雄视四方。



    还有万族杀伐,列队而出,不同族群的面孔,汇聚成一片杀戮的海洋!



    但每次方岳定睛,那些景象都会消失。



    一切复归平静,没有任何异象。



    方岳怀疑,这是一片古战场,折戟沉沙,一些古老的战争器具被遗留在了这片土地上。昔日的一些武器出土,成为了人们追求的至宝。



    那阴冷的风,是昔日的阴魂浮现。将这里化成了一片冥途!



    方岳避过了其他的探险者,一人独行,如今,他的身份格外敏感。



    不止一波人在暗中跟踪和追杀他,许多大势力明面上与他交好,购买灵药,但暗地里却做出了两手准备。



    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他们并不介意杀人夺宝。



    方岳手中的几张丹方,格外珍贵,令人心动。



    其实,方岳很想说,就算是这些丹方落到他们的手中,他们不可能将这些丹药给原原本本的复制和炼制出来。



    这过程中,必须有小铁的配合。



    否则的话,他们即便有丹方在手,也只是废纸一张。



    深入荒林,方岳遇到了一个村落,这个村落很破败,只有三五户的人家。



    低矮的栅栏上,全部都是凶兽留下的牙印和抓痕。



    一个脸色漆黑,只有一双眼睛明亮的瘦小男孩,站在村口,咬着手指,怯怯的看向方岳。他一排老鼠一样的尖锐牙齿,轻咬指尖。



    在这小男孩的身上,方岳看到了一缕缕极为浓郁的气息。



    他的手中,那枚圣人的眼球微微发光。一道锐利的眸光落到了小男孩的身上。



    方岳附着在眼球上的神识,告诉方岳这小男孩是一具白骨演化,这具白骨,是人身鼠首。



    方岳二话不说,转身离开。



    他身上的汗毛炸裂,立刻远走。



    走出了数十里之后,回望身后,那小男孩没有跟随而来。这时候,方岳的心中的情绪,才稍微安抚下来。



    这小男孩的身上有大问题。并非单纯的诈尸这么简单。



    他有可能是死极而生,成为了一个阴人。



    这种阴人,介于生死之间。很是诡异,生而便是伴随着浓烈的诅咒。



    被他盯上,纵然是圣人都要头疼。



    这片荒林的来历,恐怕比古战场还要恐怖千倍。否则的话,不可能会有阴人这种特殊的存在酝酿出来。



    “这里可能不止一个阴人存在,人家三五户,难道说整个村落里都是这种阴人吗?不得了了!阴人出世,天地逆乱。这片荒林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将会有大问题!”



    方岳低声自语。



    下一刻,他的心脏猛然间停跳一下。



    他倏然抬头,张望四周。武道高手,预知祸福。一旦有大祸降临,会有心血来潮。



    难道是有阴人追杀而来?



    方岳心中猜测。



    沙沙的脚步声从四面传来。



    一道道人影出现在方岳四周,他粗略扫视,发现这些人面色冷峻,嘴角尽皆浮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这些人个个铁甲银盔,浑身都缭绕着一层薄薄的杀气。



    长刀入鞘,悬挂腰间。看装束与打扮,必定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在他们左胸的位置上,阴刻着“紫薇”二字。



    这些人的身份,已经是昭然若揭。



    紫薇教,曾经强盛,在数万年前,是天地间一座至高无上的大教派。



    但在万年前,他们在一场浩劫中被耗尽底蕴,圣人陨落殆尽,只余下三五尊的数目。从此之后,紫薇教逐步没落,成为人族之中的二流宗派。依附于太一剑宗,始终都不曾再度中兴和崛起!



    方岳和太一剑宗有仇,紫薇教的人马出现,他们的目的再明显不过。



    这一队紫薇教的高手,足有二十余人。每一位都是轮转境的高手,他们准备对方岳一击必杀,不留活口!故而,一出手便是如此强大的阵容!



    “方岳,束手就擒,我等或许还会放你一条生路!如果你胆敢反抗,我们也不介意将你斩杀,抽剥神魂,奉献给太一剑宗!”



    一位紫薇教的高手开口,他看向方岳的目光中充满蔑视的味道!



    先天境,在他看来就好像是路边的蚂蚁一样,而他是盘卧山涧的蛟龙,两者的生命层次,根本就不再同一个水平线上。



    他们出手,算是杀鸡用了宰牛刀,面对方岳,根本是碾压性的优势!



    方岳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他的身影闪烁,一个瞬移,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数百米之外的地方!



    这样的阵容对付他,说句实话,方岳真的是有点受宠若惊,他的心里已经把紫薇教的高层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都给问候了一遍!



    这也太夸张了。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先天,居然派出了一票的轮转境高手围杀!



    这是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啊!



    方岳撒脚丫子就跑,留下了一路的烟尘!



    紫薇教的轮转境高手齐喝一声:“追!”



    各自施展神通,在方岳的屁股后面穷追不舍。



    有人缩地成寸,一步千丈。有人咫尺天涯,一道身影跨越一道山川。



    方岳的逃命本事也是不弱,金翅大鹏的虚影浮现出来,翅膀扑动,风雷滚滚!他扶摇而上三千里,同样也是代表着天地极速。



    那些紫薇教的高手互相对视,并没有放过方岳的意思。



    他们联手,封锁空间。



    将方岳千里的范围炼化成了一片独立的世界!



    同时,一枚枚黑色的石头破空而出,足足千枚。分别镇压在不同的方位上。这是空间结晶,属于是一种难得而珍贵的资源,唯有位面崩碎,空间毁灭的时候,才有几率诞生出来,如果用参悟空间之道的修行者炼化,可以让肉身之中融入空间元素,演化成空间灵体与周围空间的契合度更高。



    空间天道的修行者稀少,空间结晶也同样珍贵!



    绝大多数的空间结晶并未被空间天道的修行者炼化,而是成为了一种特殊的阵法,来封锁空间,使之更加稳固难以被撕裂!<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饶是方岳领悟空间天道,钻研颇深。也被困在这方圆千里的世界中。



    这次紫薇教,显然是有备而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方岳没有犹豫,再度挥动羽翼,向着一个方向猛然俯冲。



    他身后的紫薇教的人马并不着急追上方岳,反而是一个个都哈哈大笑,目光中尽然是戏谑的表情。



    在他们的眼中,方岳已经是瓮中之鳖,再也没有一丝生机!与其一巴掌拍死,倒不如好好戏弄之后,再慢慢的将他折磨致死!



    紫薇教的人马聚拢,一个个不怀好意。他们这些人,每一个都是轮转境的强者。就算是方岳还有后手,可以抗衡他们其中的一两尊。最终也将无济于事。



    方岳的脚步有些踟躇,他的目光并未落到那二十余位轮转境的追杀者身上。



    他在迟疑,是否要走进背后的村落。



    那个黑瘦的小男孩,依旧在村口眺望,一双眼睛里,都是呆木的神情。



    方岳靠近,感受到这个村落里阴气惊人!如果他的推断没错,这里面绝对不止有一位阴人。



    古籍记载中,阴人的手段惊天,乃是从阴阳规则的缝隙中残活下来。死极而生,代表着一种无法想象的巨大造化。



    能有这种造化的人,生前都是无上的存在!



    “方岳,跪下来受死,交出身上的财富宝物,乖乖跟随我们回到太一剑宗认错。”



    一个轮转境的强者阴恻恻的冷笑,在的眼里,这方岳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紫薇教,你们不要后悔!太一剑宗,名扬天下。我无可奈何,但你们紫薇教算个什么东西?祖上虽然曾经阔过,但如今依旧是破落户!等我腾出手来,一定会把你们紫薇教杀个鸡犬不宁!起码年轻一辈,一个都别想活!”



    方岳咬牙,他最恨的就是这种爪牙与奴犬!



    他们狐假虎威,看起来威风凛凛,但实际上,无比可怜!



    看到那一道道冰冷的身影围聚。



    方岳知道,他已经别无选择!



    一个转身,方岳逃入到了村落之中,他的气息陡然一变,浑身的死气滔天,根本不似一个活人!



    “给我追!”



    紫薇教的人马逼近。



    宛如一道洪流,漫卷尘宵。



    他们的血气浓郁,宛如汪洋一般!滂湃如潮,卷动八荒!



    铁蹄落下,山摇地动。林中飞鸟惊起,扑棱着翅膀,飞向了不同的方向!



    他们肆无忌惮。这只是一片荒林,虽然曾有危险传出。但他们这一队人马足足有二十余人马,无畏无惧!



    守在村口的那个黑瘦的小男孩,对方岳熟视无睹,因为方岳的身上有浓烈的死气,被他当成了尚未蜕变彻底的同类。



    而这些人身上有什么?



    浓烈冲霄的血气。



    这对他而言,有致命的诱惑,是进化过程中最为珍贵的大药!



    黑瘦的男子,脚步机械而麻木的走到了村口。抬起一双无神而空洞的眼睛。



    他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食物……大药……美味……”



    他有些咬字不清。每一个词语之间,都有着很长的间隔与停顿!



    那些紫薇教的人马并未看出任何端倪,在他们的眼里,这就是一个身具荒山野岭的小男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