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星辰神金
    在掘地三尺之后。



    一枚菱形的令牌被挖局出来。



    这枚令牌通体黝黑,任何的光芒落入其中都被吞噬,难以反射出半点的光华。



    方岳反复把玩这枚令牌,最终越看越是心惊。



    因为他意识到,这枚令牌并非普通的金属构成,其本质,乃是一种被成为星辰神金的材料。



    神金,但凡沾染上这两个字的材料尽皆不凡,最起码可以锻造出圣人之器,甚至一些仙器都是由神金构成,它稀有而珍贵,在玄黄世界中,哪怕是指甲盖一样大小的神金都可以卖出惊天的高价。



    这枚令牌,比方岳的手掌还大。其价值简直无法用道理衡量!



    就算是圣人见到都会发狂,因为圣人之器的材料可遇而不可求!



    这块星辰神金,能够源源不断的吸纳和吞吐星辰之力,辅助领悟星辰之道的修行者借助星光粹体。



    并且借助星辰神金,施展出任何星辰方面的术法,其威力都会暴涨十倍。这种加持与增幅的效果,哪怕是对于圣人境界的强者都是有效。



    星辰神金如此珍贵,为何会被锻造成一枚令牌,这枚令牌意味着什么?



    难道其中烙印有圣人的神念亦或者是一段不朽的经文吗?



    方岳以神念探入其中。



    发现其中空空如也,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机缘出现,没有经文,更没有圣人的神念。



    它似乎是一把普普通通的令牌,用最粗糙的方式打造出来。



    若是落到其他修行者的眼里,一定会惊声高呼,暴殄天物。



    方岳则是觉得,这样的令牌粗胚,对他正好。



    正所谓怀璧其罪反正这枚令牌他也卖不出去。如果真的被锻造成圣人之器,就算是把他抽干,也难以发挥出其中千分之一的力量。



    圣器的威力奇大,号称可以毁灭宇星辰。



    但对应的,每一击需要的元气也是海量!方岳这点修为,对于圣器的消耗而言,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而令牌没有被锻造,意味着它只是一块普通的星辰神金。



    可以辅助他的修炼,将星辰术法的威力扩大十倍,成为他的杀手锏!



    此刻,方岳有些感叹,自己的身上好东西还真的不少。



    一片仙兵的碎块,一件圣器层次的阴阳镜,还有这枚星辰神金,随便拎出一件来都能够令人殷红。



    另外,他脖子上的石坠也很神秘,方岳修行至今,连第一层的封印都无法破开。



    但即便如此其中的空间浩瀚,有混沌之气在沉浮。



    这已经证明了它的神秘与珍贵。



    还有世界之晶,那是专属于圣人的物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据说,其中蕴含有世界本源,其价值难以用灵石估量。



    还有那张上古时代遗传下来的棋盘。



    也绝对品质非凡。



    算来算起,方岳忽然感觉,自己手头的好东西太多,但绝大多数都因为他的修为太低而难以动用。



    “唉,我就是这样的优秀!明明很排斥,但好东西就是不断的向我涌来,想要挡都抵挡不住!”



    方岳很是自恋的说道。



    一双眼睛里,闪烁出得意的光芒。



    这个时候,那漫山遍野的小骷髅,再次有所收获。



    一口古井被挖掘出来。



    这口古井几近干涸,但在井底有成堆的晶莹石头。



    这些石头,每一块都散发出古老的气息。



    小骷髅下井将之交付到方岳手中,方岳开始的时候不以为意,以为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碎石。



    但很快,他的眸光凝注,浮现惊容,差点将这些石头全部都给扔出去。



    因为,他洞察到,这些石头是由最精纯的死气凝聚而出,他的《死亡真经》运转都难以将之炼化。



    大道之音弥漫轰隆,有星星点点的石屑落下。



    每一片石屑,细弱微沉,坠落在地,却可以形成汪洋大海一般的浓郁死气。



    方岳以《死亡真经》护体,凝出一层玄黑色的甲胄,他将外界的死气隔绝,这才堪堪抵挡住了外界死气的蔓延与侵蚀。



    方岳盘坐而下,足足炼化了一日的工夫,才将精纯到极致的死气全部炼化。由于这些死气的浓度太过惊人,炼化之后,甚至都导致他的经脉微微胀痛。差点爆体而亡。



    反倒是那些小骷髅,一个个收益颇丰,它们尽皆突破,从后天中期的境界,都提升到了先天境的层次。



    有的是达到了先天一层,算是先天境中的最弱者,有的天赋惊人,一日之间,直抵先天五层!



    须知道,这可是足足有五千骷髅被方岳召唤出来,其中八成的死气,最后都被方岳吸收与炼化,在丹田和经脉中贮存起来。



    余下的两成死气,却让如此数目的骷髅纷纷突破,这石屑中蕴含的死气浓郁程度可想而知。



    方岳看了看自己手中那一块块人头大小的石头。



    心有余悸。这些石头简直就是一种大杀器,制造出来的浓郁死气,足以将一片天地,化成一片死亡之域。



    他修炼有《死亡真经》,按照道理,不应该惧怕死气。



    但事实并非如此,当死气浓郁到一定程度,连死人都会害怕!



    若是没有死亡天道护体,方岳或许就已经被腐蚀成一堆白骨了!



    这如果换成其他人,哪怕是名宿落入其中也难以生还。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大能或许可以熬过,但必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方岳犹豫一下,将这些玄黑色的石头收藏到石坠之中,这是一种大杀器,动辄灭门,威力惊世!



    方岳将骷髅遣散。



    先有星辰神金,后又玄黑色的石头。



    这地方,已经被他确定,藏有重宝。



    但他不敢继续挖掘,因为担心会蹦跶出什么致命的东西。



    鬼知道这地方究竟还有什么东西存在,万一真的挖出一头万年的老僵尸,他连哭都来不及!



    见好就收。



    猥琐发育。



    这是方岳做人的两大原则。



    对于这次的收获,他已经知足。



    溜溜达达。方岳准备在荒林中再呆一段时间,等到世界成型,空间稳定,就利用传送阵溜之大吉。



    这地方太过诡异,连阴人这种传说中的东西都已经出现。



    方岳觉得其中的神秘,已经超出了自己可以驾驭的范围。若是以后有需要,他有传送阵,可以随时归来。



    “哈哈哈,方家神体,不过如此!纵然体质惊人,最终还不是落到了我的手中!”



    一道嚣张强势的声音如雷霆一般,轰然而起。



    纵然相隔十里,方岳都是被震得有些耳膜升腾!



    这是那个没道德没素质的家伙。



    扯着大嗓门子乱嚎。



    方岳有些不爽,刚才的那一嗓子把他给吓了一跳。



    方岳宛如闲庭漫步一般,循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他的心中还在琢磨,这大嗓门所说的方家,不会就是自己所在的那个方家吧!



    那方家的神体又是谁?方十三的后人吗?



    亦或者是方青龙他们几个,借助后天资源,强行淬炼出的体质!



    方岳的身影靠近,他看到趴在地上的那道身影,心中的火,蹭的一下就被点着了。



    那所谓的方家神体,居然是他的哥哥方凌霄。



    此刻的方凌霄无比凄惨,他趴在地上,好像是一条死狗一样。门牙被人用拳头打掉,一双手腕被脚掌踏到血肉模糊,骨头粉碎。还有两个膝盖也被长矛钉穿。难以动弹半分。



    方岳虽然是一个穿越户,但方凌霄好歹也算是他的亲哥,两人血脉相连。



    流淌着同样的血脉。他怎么人心看到方凌霄受到如此的奇耻大辱!



    在方凌霄的近前,站着一头大妖,他身高近丈,光头锃亮,浑身都披着一张鳄鱼皮,看起来很是霸道与嚣张。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群小妖在助威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一个个手持各式各样的兵器,不断的呼喊。



    “金鳄王万岁!”



    “金鳄王?!”



    方岳搜遍了脑海,也不曾记起这个名字。



    他似乎并不属于玄黄世界中赫赫有名的强者。



    方岳打量这位金鳄王,他妖气滔天,举手投足都散发出一股令人心颤的强大气势。虽然只有天地境第五层的修为。但在方岳眼里,他比自己曾经面对的紫薇教,站在天地境第六个小台阶的强者还要强大数倍。



    甚至金鳄王背后的小妖,也个个不凡,虽然都是先天境界,但它们的血气滚滚,法力滔天。比起同阶的人族要强上一大截,甚至个个都有排入天骄候补榜的潜质!



    “这些人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跶出来的,按照道理,如果在玄黄世界中有如此强势的一群人马,早该被人发觉!”



    方岳心中虽然狐疑,但他已经一步迈出,走到了方凌霄的身前。



    他挥手双手,将两杆洞穿了方凌霄膝盖的长矛拔出,矛尖上面还在沥滴殷红的鲜血。



    方凌霄再次吃痛,他从昏厥中醒来。



    抬头,他看到方岳的第一眼,并非惊喜,而是恐惧。



    “方岳,快跑!他们来自海洋世界,每一个都无比凶残!你赶紧跑,方家的天地境强者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已经被这些怪物给吃掉了大半,没有一个是他们的一招之敌!”



    方凌霄对着方岳大吼。



    他歇斯底里,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想走?完了!方岳,看来你也是方家的人!嘿嘿,正好,方家之人的体内尽皆蕴含有远古神血。吃掉了你,可以让我等体质再上一个台阶!”



    金鳄王开口,他看向方岳,目光中充满贪婪。



    他好像是在看待一盘美味的珍馐。



    在打量一根烤羊腿,压根就没有将方岳当成一个正儿八经的对手来看待。



    “蟹黄,给我灭了他!割掉他的头颅,你可以选择他身上的任何一个器官或者部位当成是对你的奖励!”



    金鳄王高高在上,俯视方岳。



    一个先天九层的小虾米,他甚至都不觉得值得自己去动手!



    随便派出一个手下,就可以送这个无知的人类归西。



    名为蟹黄的小妖走出,它横着走路,双手还是两个大号的蟹钳,没有彻底的进化出人类的十指。



    它只有先天八层的境界,但面对方岳的时候依旧高傲。



    在它的眼中,除却一些特殊的体质之外,玄黄世界的人族都是脆弱无比,实力与境界严重的不相匹配。



    别说先天九层的修行者,就算是天地境第一层的存在,它照样敢去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