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后悔莫及
    方岳的时间天道,空间天道,生命天道,死亡天道,火焰大道,星辰大道等等手段都已经达到了第三层的境界。其中的领域手段自然开启,当然,随着对于道则领悟的加深。领悟的面积和其中的道则压制的威力,也会随之增强。



    方岳如今施展出来的乃是火焰大道的领域。



    虽然四下无人,但是方岳依旧担心,有不世强者的神念扫落,意识到他的不凡。



    火焰大道,虽然罕见,但却并不算太过珍惜。



    先天层次,领悟火焰大道,形成领域,可以说是的上是惊才绝艳。



    但在通天教这种无上大教中,应该也没有达到让人感觉非匪夷所思的地步。



    火焰领域一处,尉迟空立刻无法动弹。在火焰领域之中,方岳处于绝对主宰的位置,唯独有相应的法则之力方能够与之对抗!



    领域之中,除却火焰之力,其他的元素尽皆被压制削弱!



    沸腾的火焰,翻滚成海,在两人的脚下,喧腾肆虐!



    尉迟空的脸色惨白,他从未想到这初入通天教的杂役弟子,会有这样的手段,原本,他只想猎杀一头肥羊,但谁曾料到,转身之间,竟然成为了一股孤傲的凶狼!



    方岳的气息展露无疑,先天境第九层的气息比之尉迟空在修为境界上不遑多让。



    至于那凶猛彪悍的道则之力,更是尉迟空所难以企及和媲美!



    别说道则三层,形成领域,就算是他能够在先天境界领悟道则,都可以被通天教中的一些老不死给看上,收录门下,成为他们的弟子,轻而易举,就可以突破天地境,成为外门弟子,不需要在易物处,天天拎着长刀手保护费,给人家来充当马仔!



    “该死的李青,这都是给我提供的什么破线索,如果我早知道会是这样,非得弄死他不可!”



    尉迟空明白,自己这次已经是成为了待宰的羔羊。



    法则三层,领域级别,别说是他,就算是换一个天地境的强者来了也照样歇菜。



    一般,只有达到轮转境界,才能够参透法则三层,形成自己的领域。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怪胎,竟然在先天境界就凝聚出了自己的领域。



    “我投降,我认输!”



    尉迟空很是光棍,他举起了双手。



    方岳无视了尉迟空的投降,一记刀光落下,尉迟空的头颅落地。



    方岳的身份见不得光,在通天教立足未稳的时候,谁都不能暴露出去!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说话。至于是谁提供的线索,方岳拿脚指头都能够想到。



    来到通天教中,方岳很少与人接触。



    唯有知道他身怀重金的人,唯有那店铺的主人一个。



    他前脚走出了店铺,后脚便是有人追杀而至,其中的因果,根本就不难猜测。



    方岳折身而返,再次回到易物处。



    但是那家店铺已经是人去楼空,连货架上面的物品都被清理干净。



    方岳最后,只得无功而返。回到了山谷之中。



    “幸亏我躲得快!没想到这家伙果然不一般,先天一层横杀尉迟空。来自远古部落的人,的确是很不简单!”



    方岳前脚离开,李青便是后脚出现。他躲在旁边的店铺中,暗暗捏了一把冷汗。他是一个相当谨慎的人。早就预料到,方岳或者的尉迟空中有一个人会来找他,所以,他提前收拾好了店铺,准备避一避风头。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也幸亏他的准备充分,否则的话,以方岳杀气腾腾的样子,恐怕他会血溅当场。



    “这个家伙不简单。不过这又如何?只要在这通天教中,我就有办法弄死他!人心险恶,江湖路远!只要他身上的宝物价值足够,就能够为他招惹来杀身之祸!”



    李青的眸光闪烁,阴险的光芒闪耀而出。



    “生命之道,在生生不息。在四季轮转,在春华秋实。生命之道,日日不同,年年又变,一切生灭,尽皆为轮回痕迹。”



    方岳喃喃自语,手捧书卷。



    其中文字,字字深奥,应和天道。这是如意子的手书。



    方岳手掌一翻,一粒普普通通的草籽出现其中。他屈指一弹。种子落下,深埋土里。然后方岳指尖一点,一记最为普通的乙木生灵术,打落其中。



    乙木生灵术乃是基础术法。



    甚至后天境界都可以施展出来。它可以催生植物,缩短生长年限,乃是一切灵植者的必备手段。



    然而,方岳的乙木生灵之术,又有所不同其中的元气不变,但多了些许方岳对于生命轮回的意念。



    这意念之力,乃是无形。



    可是落在种子的上面,却让种子立刻萌发,以肉眼可见速度生出根须,生出请芽,一根细长的杆颈在风中垂腰,上面,结出了澄黄的穗子,饱满丰盛。



    一息之间,堪比四季轮转。



    最后,芦草枯败,但却留下了千枚籽粒饱满的种子。



    “果然,任何手段都和施术者的心念有关,若是心念强盛,则威力更大,若是心念不足,则可能使之发挥不出正常水平。而心念之中,亦是包含施术者的种种领悟。领悟内容,无所谓对错,只介乎,信于不信!”



    方岳喃喃自语。默默体味着楚梦莹给他的那卷道书中记载的信念之力的修习之法。



    一思一念,看似无形,但实际上一念升腾便是缘起。一念坠下便是缘灭。



    这缘起缘灭之间,又蕴含有无穷因果之力。



    因果之上,更有至高无上的命运规则!



    方岳再次弹指,落下的种子已经变成了太阳葵的种子。



    种子入土,方岳再次打出一击乙木生灵术,这一击乙木生灵术落入其中,太阳葵的种子不为所动,似乎是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的刺激一样。



    “你的想法虽好,以念力注入到术法之中,但是术法乃是念力载体,术法太弱,哪怕你的念力有独到之处,依旧不能让太阳葵的种子萌发!”



    如意子悠然出现在方岳的身边。



    他依旧是那种老神在在的样子。



    他指点方岳,毫不吝惜。



    “你若是想要将这太阳葵的种子萌发不如施展先天境层次的生命术法,催生术!”



    方岳苦着脸:“生命术法,我只懂得十种基础术法。先天境层次的术法,都是有价无市,需要传承。那种传承玉简,要么昂贵到离谱,要么就是可遇而不可求,就算是你有钱都购买不到!”



    如意子眉毛微挑,有些哭笑不得。



    领悟念力,乃是千万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一些圣人境的强者,都未必由此觉悟。谁能想到一位领悟了念力的天骄,居然连先天境层次的生命术法都不曾掌握。



    “喏,这是催生术的功法玉简。你只能自己学习,千万不能外传出去。”



    如意子严肃叮嘱。家有家法,门有门规。在通天教中,任何手段,按照道理都应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用贡献点来换取。



    就算是师徒之间,亦是如此。



    如意子随意将一枚术法玉简交给方岳,已经是破坏了通天教的规矩。



    方岳本想拒绝,不愿意让如意子为难,受到通天教的谴责。



    可是他一个转念,旋即哑然失笑。



    这通天教中,除却掌教和一些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仙灵境强者,又有谁敢跑过来跟如意子为难?



    这样一个非生非死的老怪物,他们避之惟恐不及。怎会因为一点小事刁难!



    至于掌教和那些仙灵境级别的强者,更是将如意子当成为了宝贝疙瘩,捧在了手心里。如今,如意子的状态虽然特殊,但对于通天教而言,绝对是一位巅峰战力!



    因为一个小小的术法的传承而产生怨隙?



    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存在滴!



    方岳将之欣然领受。



    神念沉浸其中,只是片刻,便将其中的内容全部参透!



    方岳的手指幻动,一道道法印结出。



    片刻后,点点滴滴青色的雨滴,成为了细细的斜线,在空中交错缠绵,淋漓落下。



    那粒太阳葵的种子得到浇灌。哔哔啵啵的声音传出。



    漆黑的种皮,坚硬如铁,但依旧被一根青嫩的细芽戳破。



    阳光漫撒。



    嫩芽生长,转瞬之间,已经有寸许的高度!



    别看,这只是生出了些许青芽。按照正常的标准而言,太阳葵最起码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够生长到这般地步!太阳葵中,蕴含精纯的金乌之火的气息。它们能够吞吐太阳之力。神通与手段匪夷所思。实际上,就算是绝大多数天地境的强者,都不敢接触太阳精气。



    这太阳葵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算是一种难得的天赋。



    而在宇宙之中,有其运行的规则!天赋越高的族群,人丁越是稀寥,生长越是艰难!



    一道术法而已,能够缩短太阳葵足足三个月的生长光阴,已经是颇为难得!



    就连如意子都在点头称赞:“孺子可教,念力与术法结合,果然能够奏出不一样的旋律!”



    太阳葵,已经算是一种灵株,如果用血脉层次来衡量的话,可以相当于是黄级五层或者六层的水准!寻常的催生术,对它们无效,顶多算是一种补品,让它们生长的更加郁郁葱葱,但绝对难以缩短生长的年限。



    而方岳的术法,效果惊人。一道术法落下,可以令其缩短三个月生长的期限。这若是传出去,一定可以惊世骇俗。一些墨守成规的老家伙们恐怕会惊掉一地的下巴!



    如意子对这个随手捡来的便宜徒弟格外满意。



    方岳也任由这粒太阳葵在地里生长,放任自流,实际上,方岳并没有准备种植出太阳葵,他的目的只是想要实验以下自己的术法效果。



    如今,目的达到,这粒太阳葵的种子的使命暂时完成。



    在方岳没有研究出新的术法之前,他并不准备用术法催生!



    如意子看了方岳一眼,然后幽幽叹道。



    “方岳,你来我这里已经三天时间了,关于我的事情你想必也有所耳闻吧!”



    如意子主动开诚布公,超乎方岳的预料。



    他以为,如意子会所有隐瞒,等到月圆那天,看着自己在诅咒中魂飞魄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