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蛮牛之力
    气血滚滚,霎那之间,让袁野的伤势彻底恢复。



    他的眸光如电,掠过方岳。



    方岳神魂微颤,但片刻也稳定下来。



    “怎么?袁野大人准备违背诺言,恃强凌弱吗?”



    方岳的表情坚强,死死的盯着袁野。



    袁野冷哼一声,最终没有再次出手。



    “我等说到做到,岂会像是那些小人一般言而无信?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有两下次,最终那一击,连我的吞光拳都被破解!我既然已经动用了天地境层次的实力,那就意味着我已经落败!不过,这诅咒之力,绝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它将如影随形,不定期的发作!



    下一次诅咒发作的时候,你面对的对手,就未必和我一样将规则了!自古以来,宿命诅咒,从来都没有生还之人!”



    袁野言罢。



    方岳也终于是送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怕这袁野不将规则动手,如果如意子不去阻拦的话,他怕是真的要英年早逝,死在这场诅咒之下了!



    袁野深深的看了方岳一眼。



    一根手指在方岳的身上点落下去。



    这手指落下的速度,迅雷不及掩耳,甚至让方岳连反应过来的时间都是没有!



    方岳感觉自己的身躯一颤!



    体内的气血瞬间凝练!他的精气如龙,贯穿霄汉。



    一头头蛮牛的虚影,踏破虚空,对天长嘶!



    方岳的肉身百劫,层层提升!



    那冲迎而上的劲头,就仿佛是势如破竹摧枯拉朽一般!



    最终,方岳的达到了肉身百劫第十层的境界!



    足足有三百六十头蛮牛的虚影在他的身周缭绕,脚踏苍穹!



    三百六十乃是一个相当微妙的数字,它象征周天之力。在肉身的修炼方面,乃是一个门槛!



    三百六十,七百二十,一千零八百!



    这是肉身力道修炼的三大门槛!



    三百六十头蛮牛之力,意味着方岳的肉身百劫已经小成。单论肉身的话,哪怕是一些资深大能都未必是方岳的对手!



    但是,肉身百劫,修行到这一步,则会遇到一个瓶颈!



    要么渡劫突破,九死一生,险中求进!



    要么就是在三百六十头蛮牛的层次上,举步不前,混吃等死,一辈子止步如此!



    方岳愁眉苦脸,本来,他还有一个天地境的天劫没过,始终都在压制,在准备,在等待一个适合的时机。



    这下,又多了一个天劫。



    **的,这都快成天劫专业户了!随意一动,雷霆滚滚,万钧而下!一般的修行者,绝对没有这样的待遇!



    “你度过一次诅咒,颇为不易,这算是我给你的一点小小奖励,希望你一下次依旧可以如此幸运!”



    袁野虽然孤傲,但是能够挡住他两招不死,甚至还可以逼迫他施展出更高境界实力的小天才他却是颇为赏识。



    他对方岳赞誉有佳。



    不惜耗费道行,亲自为方岳醍醐灌顶。



    这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场莫大的机缘,比任何的灵丹与宝药都要珍贵。



    灵丹宝药,纵然再神奇,但是药三分毒,都会有一些药性的残渣余留。可是醍醐灌顶,没有这样的风险。不损道行,不伤根基。



    但这种手段,无异于是损己利人。



    给方岳传授一分力量,袁野则需要损耗三分的实力。



    当然,袁野的境界更高恢复起来的速度更快。这点力量的传承,恐怕只需要三五日的打坐调息,他便可以彻底的恢复过来。



    袁野转身离开,很快他的身影便是消失了在茫茫的天地之中。



    方岳目送着他离开。



    一缕诅咒之力,化成了一条红色的丝线,从他的体内飘荡而出,缠绕在左手食指指尖。



    诅咒之力,化成红线,这种情况,亘古罕见,几乎没有记载。



    方岳看着缠绕指尖的诅咒红线,满脸都是玩味的笑容。



    这诅咒红线,仿佛是一件诡异的武器,虽然很难从他的身上脱离下来。但方岳冥冥之间与之意念相同,指挥如臂,仿佛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没想到你真的可以熬过诅咒!”



    如意子看到方岳竟然真的从诅咒下生还了一下,不由得也是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这么多年,因为他始终都是介于非生非死的状态,诅咒缠身,天命抵触。



    所有任何人都不敢和他过多接触,让如意子倍感孤独。



    甚至,他每次掳掠来的杂役弟子,也只是在为他缓解寂寞,但如意子又知道这些弟子在他身边不能久活,所以也不敢投入太多的精力去培养。



    这导致,如意子的内心无比空虚,日日煎熬。



    如今,终于有了一个不怕诅咒的人出现,他如火至宝,怎么能够不对方岳亲赖有佳。



    “我宣布,从今以后,你便是我如意子的亲传弟子!谁敢动你一根汗毛,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如意子的双眼怒瞪!



    像是一头老虎不怒而威。



    方岳无语,自己还没有答应呢!怎么就被这位大佬收为亲传弟子了!



    “不过方岳,你成为我亲传弟子的时候还不能外传!”



    刚才如意子还壮烈满怀,下一刻又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我当年在通天教中仰仗自己的修为,地位,太过张扬。通天教中,一共三千山峰,十万支脉,其中大半都与我有理不清的瓜葛与旧怨!虽然十万年的时间过去,但是难免有些老怪物心中还在记恨!他们拿我没有办法。可是你若是被算作我的弟子,我怕你会成为他们的出气筒!”



    如意子开口。



    方岳的嘴巴张开,差点能够塞进一个鸡蛋。



    丹药宗师,都是天下皆吃!走到哪里,都是一片逢迎,接下无穷福缘。



    按照道理来说,如意子,乃是丹道领域,诸子级别的存在,更应该是受人敬仰。走到哪里都是一片欢呼,一片拥戴。



    这家伙连自己的老巢都混的如此惨淡。



    他恐怕也是人中奇葩!



    方岳乖巧点头,示意明白。



    随后,如意子便开始教导方岳:“这天下万道,万道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通!其实无论是炼体炼气亦或者三千旁门,八百左道,修炼到至高境界,都可以触类旁通。



    你的所学斑驳,涉及丹道,阵法,体修,炼气,术法,等等手段!按照正常道理,一个人研究其中一道,便足以皓首穷经,万般饥饿顾,只能够让你样样精通,样样稀松。但是我理论却不一样。我觉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能够了悟一种手段,然后可以帮助领悟其他的手段!”



    如意子一开口,方岳便是感觉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他在修行方面的见解与方岳不谋而合!



    “当年,我走的便是这条路子,旁门左道,几乎都被我给接触了便,你现在精通的一切,当年我都有涉及!什么炼丹,阵法,制符,风水。甚至连推演天命,窥伺天机的事情,我都不是做过一次两次!”



    如意子谈论起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颇有一股傲然的味道。



    他随手一挥,这山谷之中的风水阵势陡然一变,方岳之前布置的种种玄关,都被他恢复打了原来的样子!



    “不是我打击你!真的谈论到风水之学,你恐怕还真的不是我的对手!当年,在阵法方面,我可是达到了宗师的水平!阵法风水,我当年也颇为中意,投入了大量的财富,时间,精力去研究。在我们那个时代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一些一流二流的门派他们的护山大阵都是我亲自布置出来!种种细节,我记忆犹新,出入其中比自家的后院还要简单方便。只可惜,当年我在丹道方面的天赋太过耀眼,达到了诸子水平。导致其他方面的手段成为了背景,显得暗淡!”



    如意子自言自语,露出了遗憾和怀念的表情。



    方岳的心中充满无奈,他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自恋的师傅。



    不过很快,如意子便是恢复了正常。



    “一切循环有序,你以后的修行之路,可以自己来走。但是我的一些建议,你也必须听取!



    你若想要学习丹道,必须要灵植的手段,唯有这样你才能真正精通各种灵药的药性。同一张丹方,可能配出千差万别的灵丹,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是炼丹时候的手法问题。更大的关键在于配药的时候,你是否研究透了手中灵药的药性。



    每株灵药尽皆不同,哪怕是同一天生长出来,同种同族同一地点,但是每一粒的种子的先天禀赋也有很大的差距。这些差距累积起来,不去关注,便会导至诸多丹药的药效不尽如人意!”



    如意子一旦谈论起炼丹之道,便是满脸正色,滔滔不绝,当年,他虽然在修行方面也是颇有成就和建树,但是和炼丹方面比起来还真的不是一个档次的!



    “其实,绝大多数的丹药,都只能发挥出方子的一成药效不到!能够将任意的丹药,炼出三成药效的,便算是大师级的炼丹师!如果能够发挥出七成药效,则是宗师级别,无可置疑!十成药效,甚至还能够在丹方的上面稍微改动,使之出现十二成,乃是十五成的药效,便是诸子级别,自成一派!”



    如意子这么一说,立刻就把所有的炼丹师给贬斥到一文不值!



    一般的炼丹师炼制出来的丹药连古方药性的一成都没有?



    方岳听到这个结论之后立刻惊呆。



    在玄黄世界,炼丹师是何等的受人追捧,哪怕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炼丹师,地位方面都可以堪比一些小型教派的长老。



    “没错,他们只懂炼丹,却不懂药理,对于每一株的灵药缺乏必备的感知和灵性!这样的炼丹师,炼制丹药,对于灵药而言,简直就是一种药性的挥霍。你若是不信,咱俩不妨各自按照同一张古方,各自炼制一炉相同的丹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