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玉罗刹
    万花仙子教导侍女。语气虽然严厉,但动作上还是有着些许安抚的感觉。



    毕竟,这小侍女如梦,跟随她已经有颇为不短的时间。教导归教导,但却不能够让她丧失了对于战斗的信心。



    如梦落败。



    青天赌坊杂役弟子附近的那些人个个都是张大了嘴巴,仿佛能够将一个个鸭蛋给塞进去!



    这怎么可能!



    万花仙子是谁?在这通天教中都赫赫有名的天之娇女,无论背景,实力,尽皆深不可测。而她身边的小侍女,也都是个个高手,精挑细选出来!



    她身边天地境第三层的侍女,怎么会如此迅速的败在了一个只有先天境第九层的杂役弟子身上。



    这完全不符合他们的认知,甚至对于他们的世界观都是一种莫大的颠覆!



    “来,来,来!五千贡献点,谁都不需耍赖!”



    方岳笑眯眯的走过来,将自己赢得的赌注取走。



    那些杂役弟子个个瞪眼,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贡献点都落入到了方岳的口袋里!



    但是他们也就是干瞪眼,在万花仙子的面前,谁都不敢升起任何杀人越货的心思。



    万花仙子,在通天教中是出了名的侠女性格,古道热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他们敢在万花仙子面前耍赖,保证到时候个个都人头落地!



    那些杂役弟子最终是一脸哭相,只能够吃下了这个哑巴亏!



    这个时候,那个之前对方岳不屑一顾的锦衣公子却是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因为在刚才,他目光的余角落在了万花仙子的身上,偶然发现这万花仙子看向方岳的眸光中,竟然闪烁着一丝欣赏的神色。



    他小肚鸡肠,生性善妒。



    这万花仙子乃是他中意的女子,怎么能够对别的男人表达爱慕。



    纵然这还远远不是爱慕,但即便是一丝苗头,他也要扼杀在萌芽之中。



    锦衣公子下定了决心,立刻表现在了脸上,他并不是一个能够沉得住气的人,对着自己的一个手下,冷声道:“司马泰,把这个家伙给杀了!敢对万花仙子的侍女出手,辣手摧花,此子一定心肠歹毒,成长起来将会成为我通天教中一头害群之马!”



    锦衣公子的声音冰冷至极,充满了一股不近人情的味道。



    他一开口。



    方岳的心里立刻骂娘,他吓得连筷子都要掉了!



    你奶奶个猴腚的想杀小爷,哥们没意见。但是你找理由,也得找个像样点的吧!



    这次的任务,明明就是在招募陪练,小爷跟万花仙子的侍女上台打斗还打出错来了?



    更何况,小爷也没有伤到那侍女的半根汗毛啊!



    明明是她在打小爷的时候,力竭败落!



    瞪大你的钛合金狗眼看看,小爷碰到那侍女的半片衣角了吗?



    方岳的心头,一万头草.泥马已经轰然而过!



    万花仙子听到了这种理由也是有些看不过眼。



    “玉罗刹,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这小哥是我请来的陪练!他和我侍女动手也是我安排,你说他伤我侍女,十恶不赦,这种理由太过牵强!”



    万花仙子想要护住方岳,她知道这玉罗刹的为人,小肚鸡肠,凶残霸道,如果这次她不为方岳出头,这玉罗刹肯定会杀了方岳毫无疑问。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锦衣公子玉罗刹看到万花仙子为方岳出头,更是感觉气不打一处来!



    这小贼果然和万花仙子有脱不了的干系!



    否则的话,万花仙子怎么会为这小贼出头?



    玉罗刹的心中,千万歹毒的伎俩闪过心头。他的眸子里,阴狠的光芒,明灭不定!



    他一生桀骜,因为背后有长辈的庇护,所以一切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就没有一样得不到的。



    万花仙子被他视为狩猎的目标,已经追求了数个月的光阴,但却不见有任何气色,相反,随着接触越深,万花仙子对他的厌恶越浓,最开始的时候还会跟他偶尔打打招呼,如今却已经视若无物。



    玉罗刹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他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待遇。



    玉罗刹心中的愤怒无处发泄,如今终于有了一个点可以爆发!



    你不是想要庇护这个带着青铜面具的小子吗?那我就偏偏要弄死他!



    玉罗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之色。



    他克制心中的邪火,对万花仙子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万花仙子,你还没有经历许多,不懂得江湖人心险恶,这家伙,藏头露尾,连真容都不敢暴露,分明就不是什么好人!让我的人上台灭掉他,我就不信他敢反抗!”



    玉罗刹阴气森森,身后的司马泰转眼走出。



    司马泰,身高八尺,手持流行大锤,他生有一双虎目,先天便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在通天教中,司马泰也算是一个名人。他的血脉很是玄妙,来源于一个古老的族群——幽冥虎族。它一旦暴怒,便会有幽冥虎的虚影召唤出来,可以吞噬阴灵与活人,颇为诡异和恐怖!



    青天赌坊的杂役弟子在大笑,“善恶到头终有报!你敲诈我们的贡献点,到头来还不是一分而花不出去,要成为司马泰口中的血食?”



    那些杂役弟子都是纷纷嘲讽,看向方岳的眸光中,多出了一抹莫名的仇恨!



    他们不论是非,不思考是他们先开盘下注,要谋夺方岳手中一千贡献点,在他们看来,方岳赢走他们辛辛苦苦积攒的贡献点就是他的不对!



    如果司马泰能够将他活撕与生吞,肯定可以让他们的心中出一口恶气!



    方岳则是感觉很莫名奇妙,两个大佬厮杀,结果他成为了其中的炮灰,牺牲品!



    那司马泰杀气腾腾而来,所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都弥留着一股浓烈的阴死之气。这样的地方,未来的数年内,都将寸草不剩,任何的生命路过,都将被腐蚀掉体内的部分生机!



    “血食?”



    方岳眯起眼睛,他敏锐的捕捉到那些杂役弟子交谈中,涉及到了一个词汇。



    这个词汇,让他很忌讳。



    在远古大地,神魔纵横,他们是这片大地真正的主人,那个时候,人族还未崛起,偶尔有一两尊强者坐镇,也很弱小。根本庇护不了诺达的人族。



    人族为了谋生,不得已将部分的族人贡献出去,成为一些残暴神魔的口粮。



    这种口粮便被称呼为血食。



    每当方岳到这一点的时候,都会生出一股莫名的悸动,恨到牙根痒痒。



    “哈哈,没错,就是血食!幽冥虎,乃是远古年间,天地初开时候诞生出来的强大族群。他们号称王族,地位远胜人类!人族为了求的生存,不得已将自己的族人当成牛羊一样放养,每年都会筛选出其中部分,贡献出来,成为幽冥虎的血食。而面具小子,你也要重复你先祖的道路!为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冒犯这一强大的族群,付出惨痛的代价!”



    那青天赌坊的弟子不知死活,竟然站在了幽冥虎的一方,他生性崇拜强大的族群,甚至已经达到了不分善恶的地步!



    这让方岳的心中,真的生出了一丝恼火。



    个人恩怨放在一边,在族群的大义面前,都如此卑躬屈膝,站在对立族群的一方。



    这样的人纵然培养出来也会成为奸细,反骨仔!



    方岳承认,有时候自己做事很混蛋,是土匪,是强盗,是人贩子,是最无良的奸商!



    但是在族群的大义面前,他的立场很分明。



    他是人族的一方,不能受到外敌的侮辱!



    方岳猛然转身,看向那青天赌坊的杂役弟子:“我再次下注如何?六千贡献点,压我能赢!你可敢跟我一比一对赌?”



    方岳的眸光骇人,差点让青天赌坊的杂役弟子肉身炸裂!强大的压力迫下。



    方岳展露出了自己的些许真正实力!



    最近,种种机缘加身,方岳的实力呈现出井喷一样的爆发式增长,连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强。但他明显的可以感应到,在先天境的层次下,他几乎快要无敌了!



    不仅是青天赌坊的杂役弟子,连他身后看热闹的那些人也统统都在方岳的眸光下颤抖。



    此刻的方岳,像是化身成为了一尊远古的大魔!



    仅仅是一眼回眸便可以摄走人的心神与魂魄!



    他们最终却缩。



    全部都感觉胸膛里心脏在砰砰的跳动。



    那是恐惧的感觉。



    死亡逼近,仿佛就在眼前!



    “我们……错……”



    青天赌坊的弟子,那个“了”字还没有说出来。



    又是一双冰冷的眸光落下。



    这次的眸光,来源于锦衣公子玉罗刹。



    那些杂役弟子,一个个如坠冰窖,他们在通天教中修行,虽然论实力,要比外界普通的先天弟子强上一大截。



    可是即便如此又当如何?



    在真正半步轮转境强者的面前,他们连尘埃都不如,哪怕是两束目光,依旧可以让他们如坠深渊。



    这次,他们真的后悔了!



    这是在干嘛?为什么非要跟上来!无论是那带着青铜面具的男子还是更加强势的玉罗刹,他们哪一方都得罪不起,神仙斗法,最后只会殃及凡人!



    “怎么,你们这是对我的人没有信心吗?”



    玉罗刹看似散漫,但如果这些人敢有一个人说出一个不字,肯定会立刻化成一具尸体!



    那些杂役弟子,最后在两位强者的目光注视下。接下了赌局。



    但是他们都快要真的哭出来了。



    仅仅是目光的注视就在他们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这些阴影,将会成为心魔,阻碍他们修行的进一步发展!没有三五年的时间,他们很难将这些阴影磨灭。



    这是一种惩罚。



    让他们将会刻骨铭心!



    “不错,很有意思!”玉罗刹看到方岳偶然流露出来的气势,并非惊怒,反而是流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