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诅咒之道
    诅咒无解,否则的话,也不会折磨他这么多年,本尊沉睡大坟之中,自我封印,防止天机感应,而分身,更是被困在一片山谷中,没有极特殊的情况,不敢出行,生怕会祸乱人间!



    而方岳,完全无惧诅咒,在这个方面,连如意子都钦佩,他将诅咒之力,化成绕指红线。



    这根红线,在某些方面,堪比奇物。



    “我有感应,在第一波诅咒之后,应当还有第二波!索命的诅咒,并不是那么容易驱出的!而这诅咒背后,似乎并非是冥冥天道的一种感应和排斥,是有人,刻意建造出了阴阳秩序,因果业报!”



    方岳的推断。让如意子很心惊。



    “这点你能够确信吗?”



    对于诅咒,说句实话,如意子领悟的没有方岳深刻。以红线为引,方岳已经将诅咒之道,修炼入门。



    诅咒之道,乃是大道。



    在三千大道中排位靠前,只是少有人能够领悟!



    诅咒之力,涉及因果,触碰命运。它一度被视为一种禁忌的力量。



    对于这点,方岳也深有体会,其他的道,无论是小道,大道,乃至天道。他都是顺丰顺水,少有阻碍。



    境界的高低,只是时间和眼界的问题。



    但在诅咒之道方面,他如履薄冰,进展缓慢。刚刚入门,甚至连诅咒之道的第一层都还没有达到。



    “诅咒之道,本身并没用那么玄妙,它涉及到了一些莫名的因果和天道对人本身的一种感应!因果为线,牵扯业报。虽然会召唤出一些莫名的存在,引来不祥。但绝对不至于,让阴兵迷路,沦为杀戮的机器!这诅咒之道背后代表的水很深与信仰之力一样,触碰到了我一个我似乎不该触碰的禁忌领域!”



    方岳很是忌惮的对如意子点头。



    而如意子反而笑声爽朗。



    “如果有人为操控,那则是更好!大不了杀他一个人仰马翻,杀出一个郎朗乾坤!我本尊沉睡,分身禁足,这些年来活的太过憋屈!对天道,我无能为力,因为它无形无质,运转天地本源!可是如果人为,我一定要让他后悔!”



    如意子的声音坚强高亢。充满凛然战意!



    “你下一次的诅咒还有多久?我陪你度过!我要逆溯本源,寻找这诅咒的源泉之地!”



    这么多年,如意子沉寂很久。但他心中的战意,早就沸腾。哪怕真的陨落,堕入无比的黑暗,也要比现在的状态好上千倍!



    方岳拉住如意子,摇头说道:“老师,千万不要冲动!诅咒背后的水很深,千万不能轻易踏足!而且我要面临的第二波诅咒应当还有些距离。所谓诅咒,在我看来,只是一根引子,点燃的是身上的因果业力。上一次,诅咒来袭,我身上的业力已经被燃烧殆尽。所以,第二波的诅咒,还有一段时间可以缓冲,让我积攒一些身上的业力才会再度降临!”



    “佛家讲因果,灭度一切缘法。之前我听来感觉相当可笑,但如今向来,是否也和诅咒有关?因果不沾身,哪怕诅咒再强,也难有施展的空间!”



    方岳联想到了一些事情,感觉自己坠入到了无边的恐怖之中。



    他似乎触碰到了这世界黑暗的一角,涉足到了他不该知道的地方。



    联想那魔族军营处,那一个神秘莫测的青年男子,他的身上,何尝不是诅咒缠身?他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岁月,被方岳从地底生生给刨了出来!



    那人为何沉睡。他又为何会有如此浓烈的诅咒缠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还有,百里密境的荒血平原,究竟是如何形成,那连绵不断的诅咒血雨又是从何而来?



    细思极恐。



    一路走来,岁月不多。



    方岳已经不止一次与诅咒接触。



    只是当年见识太浅,没有明白其中的可怕程度。



    两人交谈,越说越是恐怖,其中涉及到一些大秘密,没有人能够道清其中的缘由。



    轰隆隆。



    远处,有烟尘飞扬!



    一道道身影傲然而立,跨骑骏马,飞奔而来!



    这些人全部都是通天教的外门弟子,胸前佩戴的胸牌上,一个法字,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杀了两个,引来一群!



    这些人全部都是执法堂的弟子,一个比一个强势,一个比一个骄傲!



    他们的引路人,乃是一位通天教的内门弟子。



    同样是隶属于执法堂的麾下。



    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死气。



    这是不知道杀戮了多少人,才会凝聚和沾染而成。



    “就是你杀死了我们执法堂的两位外门弟子吗?”



    那执法堂的内门弟子,声音低沉,煞气腾腾,仿佛是审问犯人一样,审讯方岳。



    “你又是哪只?我凭什么告诉你!”



    方岳梗着脖子,对那内门弟子的态度很是桀骜。



    反正现在靠山就在身边。他也不怕这内门弟子出手,出了事儿有如意子顶着。



    从心底而言,方岳反而是隐约有些希望这执法堂的弟子在凶恶和霸道一些!



    那执法堂的弟子听到方岳如此桀骜的语气,顿时气急败坏。



    “反了,反了!你这是想要造反吗?你可知道我是谁?竟然敢对我大呼小叫!”



    那执法堂的内门弟子乃是一位堂堂轮转境的强者,领悟法则,道行极深,在通天教的诸多弟子之中,他已经可以说的上是位高权重,就算是同为内门弟子的很多人都不敢得罪他,生怕到时候,他秋后算账,给自己胡乱扣一顶帽子,然后杀死。可是眼前的这家伙算个什么东西?



    居然连他都敢顶撞!



    那执法堂的内门弟子面色阴沉。抬手欲杀。



    这个时候,如意子终于看不过眼去,阴着脸,迈出了一步。



    “混账!”



    如意子站到了方岳的身前,挡住了方岳。



    他低声怒斥,心痛不已。在他成长的那个时代,通天教的门面虽小,但是是师兄师弟,相亲相爱。亲如一家,从来都不会出现这种同门相残的局面!



    如意子虽然处于半死不活的诅咒状态,可是他身为通天教的一员,还是心心念念,惦记着通天教。



    希望通天教能够越来越好。



    可是眼前的这个家伙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



    这是在公然破坏通天教团结的氛围。



    在如意子看来,人品比修为更重要,像是眼前的这个家伙,情绪暴躁,一言不合,便是喊打喊杀,甚至连青红皂白都不询问一下,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就算是给他再多的资源,培养出来的也是一个祸害!



    那内门弟子看到如意子之后,上下打量,他感应不到如意子身上有多么强势的气息,反而在他的每一寸褶皱的皮肤里都感受到了一股衰败,朽败的气息!



    “怪不得这家伙,一个区区杂役弟子,都敢挑衅我执法堂的威严,原来是有你这个老家伙在背后撑腰!不过,我劝你,还上要来趟这次的浑水,否则的话,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内门弟子看向如意子满脸的不屑与鄙视。



    这一幕,看的方岳目瞪口呆。



    “老东西?”方岳强忍着不笑。



    如意子向来强势,自由便是天纵英姿,同辈人杰。他修行三万余年,一路上顺风顺水,受尽同辈瞩目,长辈呵护。谁见到他都是礼敬有佳,谦让恭维。什么时候有人敢如此的冒犯他,将他成为,老东西!



    这个称呼,让如意子的脸彻底拉了下来,本来他就只准备给这几个弟子,略施薄惩,教育一番。只要他们能够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也不是不能放他们一马。



    但一个“老东西”彻底改变了的如意子的心思想法。他的脸色冰冷,一双眸子扫向那些执法弟子,原本天空湛蓝,风和日丽,忽然之间,便有黑色的风沙卷起,掩天蔽日。



    那几个执法弟子的心中微微颤抖,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一念生而天地共鸣!



    这是何等的境界,他们忽然意识到,自己惹了不得了的存在。欲要跪下求饶。



    可是,如意子已经不想给他们这个机会了!在有些方面,哪怕是如意子这种诸子级别的强者也很在意。他复苏以来,都是以分身生活,身周诅咒缭绕,难以化解,没有人敢靠近他半步!



    外界,有谣言纷飞,有人说他是一个老不死,老怪物。



    如意子再怎么大度,也不是圣贤之心,可以不在乎任何外界的评价!



    对于这些评价,他始终都是耿耿于怀。



    如今,这些执法弟子触碰到了他的龙之逆鳞,让他心中怒火中烧。



    如意子的手掌轰然落下。然而那执法堂内门弟子的身上,一张符箓骤然烧起。



    一束金光冲天而起,化成了一面金色的罩子。



    如意子的手掌居然稍微一阻,一道伟岸的身影随之降临。



    这道伟岸的身影并非真身,而是一道分身与化影。他的身姿魁梧,像是一位不朽的战神,随意的一脚跨出,万丈疆土一步掠过。



    “谁敢动我执法堂的人?”



    那身影的声音雄浑,头顶显化出一片异象,万千星辰,浮动九霄。仿佛是浩瀚宇宙,尽皆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是一位教主级的强者,修为天赋亦是无双。



    他精通星辰之道,并且将之炼化到了自己的异象之中。



    眸子开阖,两束精光落下。



    霎那间,山丘炸裂,碎石崩飞。山花烂漫的山谷遭到破坏,一片狼藉,很是惨淡!



    教主级的强者,威能极大,深不可测。随便的一个举手投足,都可以划陆为江,截断山海!



    哪怕是两束眸光落下,都可以炸平整座山谷。



    如意子环目四顾,看到自己的住处居然被人破坏。他心中怒气如火,燎烧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