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示弱
    执法堂的弟子看到方岳重伤而归,一个个都是感觉扬眉吐气!方岳在通天教中太嚣张。屡屡让他们执法堂颜面大失。终于有了一次报复的机会,他们当然要好好利用!



    峡谷之中,方岳陪同如意子一同归回。



    如意子松开了方岳的身体,方岳一步踉跄,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撒泼打滚,这就要不起来了!



    “这黑色试练的选拔赛,我不参加了,情况你也看到了,不是我想要违逆掌教的意思,而是他们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买通选手杀我,还有情可原,算是规则内的事情。但是他们居然还弄来了一个杀手裁判,这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方岳捂着胸口,脸色更白,他好像是大病初愈一样,一副我很受伤,我是个病好的模样。



    如意子白了他一眼,都懒得搭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装什么装?你觉得你有几分本事,我不知道吗?就那点尸毒能够伤的了你?都是开玩笑呢!最后你吐出的那口鲜血是体内的废血吧!运转一下了枯木经,将体内的生机都藏到了生机灵珠里面!”



    如意子一开口,便是点破了方岳的那点小心思。



    方岳嘿嘿讪笑。不再瘫坐在地上,站起身来,拎出了一个小葫芦,饮用其中的百草浆。



    这次的百草浆,药效更好了!药方是经过了如意子和方岳联手研究和改造出来的!一滴百草液将,可以为天地境以下修行者增加一年寿元,千滴之内,不会产生出任何的抗药性,其中的生机浓郁,令人咋舌,当然相应的灵药材料也是换了一茬,价格方面都是百倍的翻涨!



    方岳稍微补充了一点生机。



    双眼的神光再度聚拢,刚才为了逼真,他可是让身体上下只还剩下了一成的气血!



    “不过,这执法堂真的太过分了!目中无人,连您都不放在眼里。大庭广众,敢买凶杀人,公然违背选拔赛的公平。真的是欺人太甚!”



    方岳义愤填膺。江湖路远,人心水深。



    执法堂的作为已经违背了江湖规矩。做出的事情,令人发指。



    如意子冷笑:“你说这是执法堂干的?但是你有证据吗?如果我猜测不错,他们肯定在雇佣杀手的时候把后路都想好了!你现在就算是告发他们,能够怎么告?人家到时候一推四无六,抹掉所有作案的痕迹,倒打一耙,说你诬告,你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如意子老谋深算,能够在通天教中立足这么多年,从一介最平凡的小修士,一步步登临到大圣的境界,他绝对不是那种一时冲动,没有脑子的人。他一开口,方岳的脸拉成了苦瓜,如意子说的每一件事情,他都是十分清楚,但是让他这样吃一个大亏,他又觉得是内心不甘。他从小到大,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在玄黄世界还没有这种打掉的牙齿往肚子里咽的时候。



    看到方岳的表情,如意子安抚道:“有时候,吃亏是好事,吃了亏才能够成长!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有了这次的经验和教训之后,相信以后你面对这样的事情也会有相应的处理经验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到你的实力足够的时候,自然可以将你今天受到的屈辱报复回来!”



    如意子并不认为方岳会有反击的力量,他最后只是安抚了两句,随后便是飘然而去!



    可是方岳的脸上,全部都是不甘的神色!他不是什么君子,也不想成为一个君子,方岳的原则是小人报仇不隔夜!



    “执法堂,你给我等着!”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通天教,执法堂的一处分舵中。



    两人的执法堂的执事正在干杯庆祝。周围美人环绕莺莺燕燕,全部都是一派祥和的风范。



    执法堂的执事,全部都是只有领悟了法则的天地境强者以上的弟子才可以担任!每一位都是大权在握,可以决定无数通天教中杂役弟子乃至于外门弟子的生死!



    这两位执事,阎青和李双,更是半只脚已经踏入到了轮转境的存在。如果不是为了锤炼金丹,凝聚天地之力。他们早就已经步入到轮转境,晋升成为内门弟子了!



    买凶杀人,谋害方岳,正是他们两人的主意。当然,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想要杀了方岳,只是想要羞辱一下,为执法堂挣回一点颜面。让他明白,在执法堂的面前,他的那点手段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渣。



    如果方岳真的陨落当场,可想而知,他们执法堂将会迎来如意子,一位绝顶大圣的暴怒。这种怒火,就算是执法堂背后的大人物,都未必敢说可以承受的住。



    所以他们就设下了这样一个局,可以让方岳受到一些教训,而又不会让如意子真的暴怒!



    两人交杯换盏,觥筹交错。这次他们的任务完成的很好,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上面大人物的赏赐肯定不会太少!他们已经开始幻象,在执法堂中,受到大人物的赏识,然后从此之后,平步青云,在整个通天教中作威作福,无人拂逆了!



    “哈哈,李双兄,这个方岳真的是不知好歹!连我执法堂的意志都敢拂逆!如果不是有如意子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在他的背后撑腰,我早就想要亲自出手,把他给活活弄死了!”



    阎青向李双敬酒,他的酒杯里,青色的光影微微摇曳!在他的眼里,方岳不过是一个仰仗长辈余荫的二世子,跳梁小丑,一个乡野之中走出来的泥腿子,有什么出息。



    没有如意子的余荫庇护,他可以弄死这个方岳千万次!



    阎青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眸子里,闪烁过一抹淡淡嫉妒的神色。



    李双听到阎青的话深以为然。



    “这通天教有通天教的规矩,只要弟子之间,不出现生死之危,长辈是不好意思出手的。他以为有如意子当靠山就可以在通天教里横行了吗?说句实话,他还差的很远!他不懂规矩,那么我们兄弟二人以后就就教他懂得通天教的规矩!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李双再次敬酒,青铜酒樽和阎青的酒杯再次碰撞!



    就在两人相谈正欢,用言语来贬斥方岳的时候。



    一个执法堂的外门弟子,跌跌撞撞跑了进来,满脸泥巴,惊恐无比的说道:“不好了,大人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你怎么这么慌慌张张的!我多少次告诉你,遇到事情,要冷静,要淡定!”



    李双看了一眼这个执法堂报信的外门弟子。冷声训斥!



    他和阎青喝酒的大好雅兴,都被这个家伙给糟蹋了!李双的眼底,浮现出一抹不悦之色。但毕竟这是执法堂的弟子,他也只是训斥,没有做出更进一步的严厉惩罚。



    那执法堂的外门弟子看到李双大人如此淡定,不由得也跟着淡定下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挺了挺腰板,掸掉身上的灰尘,不紧不慢的说道:“禀报大人,属下有要事要说!”



    “讲!”李双冷哼一声。心道,这才像话,大派弟子,就要有大派弟子的气魄。尤其是执法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堂的人更应该如此,否则的话和方岳那种穷乡僻然里面蹦跶出来的泥腿子还有什么两样!



    看着执法堂的弟子渐渐有了一丝大人物的威仪,他的心中也是有些暗喜。



    通天教能够找到像他这样懂规矩,识大体的弟子,绝对是通天教的福气。哎呀呀,真是越想自己越是优秀,感觉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李双的心中无尽欢喜。



    那外门弟子这才慢慢悠悠说道:“三里坡,千坟岗,发生尸变,一具具古尸爬出了坟地,已经杀了我执法堂三位弟子啦!大人要是在不去,就来不及了!”



    “什么?千坟岗发生尸变?你个魂淡为什么不早说!”李双一听这话,立刻就毛了,他火冒三丈,差点跳起来。



    千坟岗乃是他驻守的范围,如果真的出现个好歹,他离职在外,会遭到极为严厉的处罚。



    听到这个消息,李双眼前一黑。



    双腿都是有些站站颤抖,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外门弟子差点哭出来,这执法堂的外门弟子也太不好做了吧!刚才不是你说的要让我淡定,不要慌张的吗?



    外门弟子的心中全是怨言,但却敢怒而不敢言!



    李双稍微缓过神来,连忙向阎青道别:“千坟岗有变!恕我暂时告辞!以后若有机会再与兄台饮酒叙旧!”



    阎青拱手。



    李双火烧屁股一样离开了阎青的殿宇。



    他们乘坐蛮牛战车匆匆来到了千坟岗。



    果然,一头头的干尸从地下爬出,拖着腐朽的身子到处游逛。



    这些干尸全部都是昔日执法堂的弟子,英年早逝,但却为执法堂立下过不小功劳所以才葬在这里。这里的每一具尸体都是大有来头!虽然生前最强不过是天地境巅峰的层次,但是背景身份,都是非同小可。



    他们生前受到礼敬,死后依旧需要被善待。



    但平时这些干尸都很安静,埋藏地下。真特么是见鬼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个个从地下爬出来,居然发生尸变。



    有些干尸还在寻找血肉的气息,有些身上已经沾染了斑驳的血迹。



    地上有残破的躯干,沥滴出殷红的血液。李双的脑子都快要炸掉了。因为认得出,这些残躯的主人,全部都是被委派来和他一同看守这千坟岗的执法堂弟子!



    怎么会这样?



    李双的心中充斥惊怒。



    这些弟子虽然都是些杂役弟子,命不值钱,但是死在这些干尸手中,却足以让他被治一个看管不利的罪名!



    “吼!”



    一头干尸怒吼,他的双眼猩红,这是一头生前境界为天地境第六层的干尸,生前已经领悟了道则,死后,他的躯壳中有道与理的纹落在交错。



    导致被下葬数百年,仍旧不朽。他吸收地气,躯壳反而更加坚固。一只生长出了黑毛的手掌,伸向了李双的胸膛,森森的鬼气,呼啸而出!



    李双猝不及防被他一掌命中,身上的青衣被击碎,成为飞灰,进而露出了一件金色的软甲,软甲挡住了干尸的手掌,但是那诡异的黑色气息,却从软甲的缝隙之中渗透到了李双的体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