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一定能赢……
    这枚令牌,代表对赌双方签订协议。具有着极强的约束力。任何一方都不允许违反,否则的话,便是遭受到整个通天教的排斥与追杀!



    方岳将这枚令牌手里。



    把赌注全部都压在了通天教中。



    随后,方岳便是转身而去。



    而那赵括则是迟疑的看向虚空。



    ”老祖宗,这魂液……“



    ”这一次,我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一定能赢!哼,这个方岳就是一条小小的游鱼,想要在通天教这片大海中翻起风浪,凭他的道行还差上很多!“



    那位老祖宗的声音中信心十足,透着一股逼人的气势。



    但是赵括的心中微微打鼓。



    这方岳真的是那么好相与的吗?



    第二天,正午,灼热的骄阳,悬挂在苍穹正中。知了的叫声,在人们的耳畔徘徊。



    在这个普普通通的武斗场中。一座擂台上。方岳缓缓的走上了擂台!



    而他的对面,则是通天教中被寄予厚望,有很大几率能够走到最后争取到成为通天教先天境前往黑色试练代表的周梦蝶,周梦蝶的手中,拎着一把单薄的长剑,一袭青衣,看起来颇有一股高手风范。



    ”出手吧!“



    在擂台上面,裁判还没有宣布开始,周梦蝶依旧很是高傲的向方岳宣战。



    裁判讪讪,竟然默认了周梦蝶这样的行为,因为周梦蝶有这个资本,他出身于剑道世家,被通天教中诸多的大佬所看好,一旦他能够在黑色试练中活着归来,就会被破格提拨成为真传弟子!未来他的大权在握,谁也不愿意因为一些鸡零狗碎的事情得罪了他!



    方岳也忽略掉了这个怂的要死的裁判。



    ”让你一把,你先出手,我一旦出手你恐怕就没有机会再次出手了!“



    周梦蝶桀骜,方岳也不逊色。



    ”狂妄!“周梦蝶冷哼一声,一张秀气的脸上浮现出了薄薄的煞气!他不再和方岳多言,因为他懒得跟一个将死之人废话!



    对于执法堂的计划,他参与其中,明白一旦方岳落败肯定是修为尽废。没有了修为,那诅咒会立刻爆发,到时候方岳在诅咒的蹂躏之下,还不是一个死人?



    嗖的一声,周梦蝶刺出了一剑。



    他的剑光之中,寒意凛然,直取方岳的咽喉!



    这是他最简单的一剑,但却是快到了极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如果方岳连着一招熬不下去。那么就意味着他没有和自己对决的资格。



    冰冷的剑芒,凛然的杀机。



    让这片擂台,立刻成为了无数人视野的中央。



    这样级数的对战,给人们的借鉴,要比天地境强者的对决还要诱人!



    很多人也是好奇,这方岳到底是真的重伤未愈,还是始终都在佯装伤病!



    方岳的眼底,一抹冷冽和清澈的光芒也是同时闪烁而过。



    这周梦蝶名不虚传,绝对是一位剑道方面的天才,哪怕是最普通的招式,落到他的手中都可以成为杀人的大术。



    这一剑刺出,如果换成是随便一位天地境第一层甚至第二层的修行者的话,恐怕都会抵挡不住,立刻败北!



    但是方岳也是早有准备,他的手中,一张符箓扬起。



    符箓浮空,无火自燃。



    一面厚重的土盾横跨在两人的中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长剑刺下,正好被厚重的土盾抵挡。土盾上面,密密麻麻的裂痕出现,像是蛛网一样不断的蔓延开来。



    轰得一声,烟尘飞扬。



    这土盾轰然爆碎!



    然而,随着土盾的碎裂,周梦蝶的第一剑也被彻底废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是在刺穿了土盾之后,这一剑的速度也快不起来了!



    ”妈蛋还有这种战法?“



    很多人都看出来了,周梦蝶的这一剑的确精妙,然而,方岳的破解手段也同样让人称赞。



    他燃烧的那张纸符,并不是多么的昂贵和高深,顶头的那土盾的强度也就是支撑一下一个寻常的先天七层强者的一击之力。



    然而,它真正的作用却并非是抵挡住周梦蝶的攻击,只是稍微的一阻而已。



    只要周梦蝶的剑,无法刺中方岳,那么它的威力再大,也跟方岳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随后,方岳的手中又扬起了一张纸符。



    ”万象阁出品,必属精品!土盾符,不要9999,不要8888,只要998,只要998,998枚中品灵石,精品符箓带回家!“



    方岳挥舞着手中的纸符,激情昂扬的做起了广告!



    在观众席上,一个略显肥胖的身影也笨拙的站了起来。



    ”万象阁,你身边修行的好伴侣!“



    这俩人将一场万众瞩目的擂台赛,活脱脱的搞成了一个广告宣传大片!



    方岳本来就是和万象阁有着不少的合作,平日里素有联系,这次,他再次跟万象阁合作!成功之后,根据他所带来的广告效益,万象阁将给予他相应的分成奖励!



    无疑,方岳的这一手符箓,立刻给万象阁扬名不少,起码在底层的修行者,他这符箓的名号算是传开了!



    “土遁符,给我来两张!”



    “我要二十张!”



    还没等比赛结束,观众席上就传出了预定土遁符的声音!



    那胖子咧嘴,欢快的不得了。



    而周梦蝶的脸色阴沉起来,他万万没想到,这方岳竟然这么不要脸,以龌龊的铜臭来玷污伟大的战斗。出身于伟大的剑道世家,周梦蝶虽然个人的品德也不是很好,这次甚至和执法堂的人沆瀣一气,合伙同谋,针对方岳布下阴谋与陷阱。但是在战斗方面,他是很认真,很神圣的。



    ”方岳,你真的惹怒我了!“周梦蝶再次刺出了一剑,但是这次已经不再是那种最简单最普通的剑招。



    九朵银色的梅花,在空中绽放。这是剑道达到一定程度的体现。



    唯有基础最为扎实的剑客,才可以刺出剑花。



    如果没有常年的勤学苦练,甚至就算是一些轮转境的剑客,都无法刺出剑花。



    剑花的数量,同样也代表着剑客在见到方面的扎实程度。



    九朵剑花,已经是一种剑道在剑招基础方面极致的体现。



    ”哎呀,我好怕怕啊!“



    方岳佯装恐惧,可是手中的动作不停,他再次点燃一张符箓,一道光明之力凝聚而成的罩子,汇聚在了他的身体周围。



    剑花和罩子相互碰撞。



    一窜窜的金色火花,不断摩擦出来!



    这白色的罩子泛起的光芒不断暗淡,可是那九朵剑花,也逐渐的凋零,仿佛是经历了一场肃杀无比的秋风。



    剑花凋零,那犀利的招式被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再次瓦解!



    这次,方岳又是故技重施,拿起了一张符箓。



    然后举过头顶,很是郑重而深沉的说道:”制胜秘宝,光明符咒。天地境之下,一切攻势,尽可守住!三千灵石,好用不贵!这是您居家旅行的必备之物!“



    方岳的话,让周梦得气的鼻子都快歪了。



    “旁门左道算什么本事!”



    周梦蝶的话语中尽是一种贬斥和不屑,而执法堂中的一些老人也是感觉看不过眼,纷纷抗议。



    这是外物之力,不属于是方岳本身实力的一部分,影响这场比赛的公平与公正甚至他们要求,这场比赛应该直接判决方岳失败。否则的人,先河一开,整个选拔赛,就成为了一场丈量财力物力的比赛了!



    通天教中,有大人物点头:“方岳这样做,的确是有些过分!符箓,应当在比赛中被禁制,不过之前按我们没有宣布此类的规则!方岳之前的作为便算是不知者不罪吧!”



    那些通天教中的大人物不会受到执法堂的影响。



    但是符箓这种东西的确和修行者自身的境界无关。



    一个先天境的修者,如果得到轮转境的符箓,一缕神念注入其中,符箓自燃,可能散发出来的威力连天地境的强者都能够直接抹杀。所以通天教的大人物宣布不允许施展符箓,也是有他的苦衷的。



    但是他的这条意见很快引起了人们重大的凡响,在通天教中有不少的修行者都是专业的符修,他们就靠施展和炼制符箓为生,在通天教中除却这种选拔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门中考核需要战斗。



    那个时候,没有符箓的话,他们就相当于是被斩断了左膀右臂还怎么战斗啊!



    “长老大人你不能够这样!”



    “方岳小兄弟在擂台战中施展符箓,乃是属于正常行为并不违反擂台战的规则!”



    那些符修议论纷纷,他们在通天教中同样是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的符箓在通天教中乃是有着不可忽视的杀伤力,如果真的将这些人给得罪了,那么通天教中的大人物也不好过。



    那位大人物稍微思量一下,便是改变了最终的战斗规则。



    如果施展符箓的话,的确可以,但首先,是要自己炼制出来的符箓,如果不是自己炼制的符箓,就必须不能够超过自身的境界。



    否则的话,先天境的比拼,弄出几张轮转境的符箓,到时候谁还是对手。



    这条规则当场颁布,立刻执行。



    执法堂的弟子,一个个都是幸灾乐祸,看向方岳。



    有了这条规则之后看这小子以后还怎么嚣张。



    听到规则颁布之后,方岳自然是哭着一张脸,而周梦蝶则是喜出望外,他大声呐喊,“大人英明,像是这种旁门左道之术,就应该在战斗中被废止。”



    周梦蝶的声音颇大,再加上这场战斗因为参战双方的名头问题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围观者!



    周梦蝶的话被人记录下来,结果引来了一群符修的集体恶感,他们本来就是依靠符箓来进行战斗的不偷不抢的,什么时候变成旁门左道了!



    “方岳,你再吃我一剑!”



    周梦蝶的剑气横扫。直至方岳的眉心。



    方岳措手不及,眉心被生生刺破,一滴鲜血,滚滚落地。



    在剑气落下之前的一刻,方岳抽身而退,看看捡回了一条小命,但是所有人看得出,这方岳没有了符箓的帮忙,身体又是处于这种重伤的状态已经属于是强弩之末了。



    此战,方岳必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